字体 -

070524 tim 500x125.jpg

认识Tim,是在半年前的那次圣诞Party上。

他是我妻的同事。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妻几次对我谈起过,说在她们的team里有一个小伙子。当时,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孤单一个人,工作在一群女人堆里头,和一群女人一道,为另一群女人服务,天天抚摸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女人的手,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那天在晚会上,和Tim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红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系一条黑色领带,风流倜傥,十足的小帅哥。他的个头细高,看起来刚刚二十出头,似乎具有北欧的血统,长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冲我甜甜地笑着,调皮地眨着,活像个淘气的中学生。

整个晚会上,他一直像个花丛中的蜜蜂,不停地飞旋在女孩子中间,和漂亮的姑娘们一起喝酒、拍照、聊天、跳舞。和晚会上那些西装革履的绅士们不同,他显得分外活泼,甚至有点放肆。最明显的是,在和女孩子们合影时,他总是做出一些大胆而夸张的动作,时而躺在她们的腿上,时而把头埋在她们的胸前。

最让我有些接受不了的是,在我给她们拍照时,竟然当着我的面,含情脉脉地搂着我妻,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好在我妻事先告诉过我,Tim是个同性恋者。我自己提示自己:同性恋男性,对女性应该是没有性取向的。

说他是同性恋,可我很少见他同男性在一起,倒是对每个女孩子都很好。同时,女孩子们好像也很喜欢和他在一起。也许,那些女孩子和他一起玩,可能心理上没有什么顾虑,没有什么负担,很放松,很自如。

他很幽默,常常逗得大家开怀大笑。他也很殷勤,主动照顾着女孩子们,一会儿端来酒杯,一会儿送来纸巾,不显山不露水的,恰到好处。

那一天,我们离开晚会时,那帮女孩子们还在人我两忘地玩着跳着,只有Tim细心地注意到了我们要走,赶紧过来和我们道别,并一直送我们到前厅的大门口。最后,还不失时机地搂着我妻又拍了一张照片。

从那以后,我们和Tim又见过几次,一起吃饭、喝酒、聊天。我妻也对我讲了不少关于Tim在平日工作中的故事。我越来越发现,Tim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他很敬业,工作认真。尽管是在女人的行业里,可他的工作仍然完成得很出色,许多顾客都很喜欢他。这一点,同事们都非常佩服他。

他很开朗,坦诚待人。当我们和他谈论有关同性恋、有关性的话题时,他一点都不回避,也不强加于人。对我们提出的许多疑问,他都认真作答,仔细解释。

他很热心,善解人意。他知道周围的几个朋友来自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对同性恋文化、对性文化了解得很少,他就提议带大家去几个很特别的商店、酒吧和夜间俱乐部,实地、实物地介绍那些对我们来讲完全是很陌生的文化。

我有时在想,如果没有Tim这样的朋友,我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了解他们的文化背景,和他们的生活方式,特别是他们的性取向。

以前,我一直很排斥同性恋文化,感到无法接受。通过Tim,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的另一群人。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善良,和我们一样真诚,和我们一样热爱生活,和我们一样努力工作。和我们不同的只是,他们有自己的性取向,有自己的性方式,有自己的性伴侣,可那又有什么不好,又有什么值得世人如此的冷眼和斜视。

不是我们误解,而是我们根本就不了解他们。即便是现在,我也只是知道一点点。由于语言的障碍,还无法触及到他们内心深处。应该说,他们的真实情感,有时候比我们埋藏得还要深。

上个月,Tim离开了我妻工作的那个大酒店,去了另一个城市。他走了之后,我妻常说,她们的Team少了很多笑声。大家都很怀念Tim在的时候,给她们带来的那些快乐的享受。

是啊,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和Tim在一起,真的是非常高兴、非常轻松!此时,我也很怀念和他在一起的短短时光,也很想能够天天和他在一起。哇!我该不会也“同性恋”了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