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529 lighthouse 500x125.jpg

像一位年迈的守塔人,孤独地站在路旁,望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回忆着一百年前曾经辉煌的时光。

在国家展览中心雄伟华丽的大门对面,在湖畔宽阔草坪和茂密树丛的北侧,伫立着一座灯塔。

那是一座早已废弃了的灯塔。它有一个高贵的名字:“女王灯塔”,那是为纪念维多利亚女王的加冕而命名的。

灯塔建于1838年,红色的八面体塔楼,高11米。当年,这座灯塔发出的明亮灯光,曾经指引着无数船只,避开水下的礁石、沙滩,顺利通过多伦多港湾;曾经指引着无数来自远方的人们,从水路驶进这个城市。

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交通逐渐由水中转到陆地,贸易也由港口转入街道,昔日喧闹的码头慢慢冷清,最后就消失了。

原先来来往往的船只,变成了现在来来往往的车辆。星空下,已见不到帆影;月光下,已听不到船声。灯塔老了,灯光也渐渐失去了点亮的意义。

如同守塔人的一生,这座灯塔工作了75个春秋后就退休了,曾经照亮过夜空的灯光随之熄灭了。

人们却没有忘记它,人们不想失去它,决定永久保留着它,尽管它已经没有了工作的价值。

1929年,灯塔被搬迁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日子越久,古老的灯塔越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另类,孤独地站在现代化城市的快速干道旁边。

1988年,灯塔又被重新维修,恢复到一百年前的工作状态。塔楼上的灯光终于可以再一次点亮,尽管离港湾远了,但灯光依旧可以朝着大湖的方向,遥遥地照着水面,似乎是在寻找早已远去的船队,和不再归来的水手。

夜,不再是一百年前的夜;水,不再是一百年前的水。而世界各地的人们,同一百年前一样,依然千里迢迢地投奔这个城市。不同的只是不再从水上登陆,而是由机场入境。

我不知道,它是在回顾,还是在展望。毕竟,一切,都不是从前。

只有,灯还亮着,即便暗淡;只有,塔还站着,即便孤独。

070529 lighthouse.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