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70531 mylife 500x125.jpg

人生半百,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一生中大半个生命里程。

记得二十多年以前,当时还算年轻的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生命,在延长中缩短,也在缩短中延长。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有时关注前半句,有时看重后半句,其实都是一生,如同那著名的半杯水。

有,也是半杯;无,也是半杯。

50年走过的路,连起来,绕着地球的话,应该已经走了几圈。小时候从床上走到地上,大了从陆地走到海洋,后来从海面走到天空,现在从天上回到地面。

50年的路上,见过无数的人。有的插肩而过,有的相视一笑,有的过目不忘,有的相伴永远。

有的人,在你关键的几步扶了一把;有的人,在你坎坷的途中一直相随;有的人,在你高位时步步紧追,又在你落魄时不告而别;有的人,在你失意时默默相陪,又在你得志时悄然离去。

50年的路旁,有过无数风景。有的是瞬间即逝,有的是永沉脑海;有的是过眼烟云,有的是刻骨铭心。

有多少想记住的,一直记不住;又有多少想忘了的,却总是忘不了。有多少越是久远的,越是新鲜;有多少越是偶然的,越是长久;有多少越是辛酸的,越是回味。

曾经背着12捆柴草,走过十几里山路。12捆,是当年我们每个中学生的指标。左一捆右一捆地摞好,中间插一根长杆,然后再整体捆上,象现在的双肩背包,背起来,向前走。

向前走,不停地向前走,人在路上,有时是不得不这样的。

曾经驾着马,一个人乘在爬犁上,在风雪中往返几十里路。马爬犁滑行在雪原上发出的那首悦耳的声音,我一直无法形容,却永远记在心里。

走过自己喜欢的路,当时是快乐的;而长久记在心底的,却往往是那些自己不喜欢的路。

曾经开着小翻斗车,在建筑工地上,来来回回地运送混凝土。炫耀地叫来访的朋友们,坐在前面的翻斗里,违反规定地开到马路上。当遇见警察时,慌忙中搬错了把手,把一车人都给翻到了地上。

路上,做了许多好事,也干了不少傻事,还办了一些错事。

曾经在夜幕里,爬过泰山,为了赶到山顶上去看日出;曾经在三峡的远山里,和船工一道拉过纤,而后又顺水漂流;曾经走进峨嵋山深处,寻找山林中古刹的钟声。

路的前方,仿佛总有什么在呼唤着你,不远不近地,就在你的前面。

曾经在途中,换上另一套衣服,为了更体面些,面对自己的学生。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半个小时之前,才刚刚从那间满是烟尘的工厂里走出来。

这条路,是对是错,将走到那里,我都不知道,那是天意,无法预见。

我只管走,向前走,不停地向前走,我只知道,这是命运使然。

今天,我要告别自己的前50年,开始走进自己的后半生。我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将走到何时。但我知道,走在路上,能够健康地向前走,快乐地向前走,才是人生最大的幸运。

对,也是半生;错,也是半生。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