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距离07/07/07还有7天

Posted by 海东 on 30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洋腔洋调

每个世纪的头12年,都会有12个特殊的日子。那就是:第1年第1月的第1天,第2年第2月的第2天…… 现在,属于二十一世纪的这12个日子,已经过去了6个。本世纪第7个特殊的日子,正向我们走来,还剩7天。这一天,无论按什么的纪年方式,都可以写成07/07/07。 777,是个幸运得不能再幸运的数字了,特别是在西方。最兴奋的时刻,是这个数字在老虎机上出现的那一瞬间,流水一样的金币哗… (阅读全文)

Pride的幕后

Posted by 海东 on 29 六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坐地观天

当那些同性恋、双性恋、变性恋们及其支持者们,兴高采烈地走在大街上Pride的时候,当那些来自世界各地以及大多伦多地区上百万人围观街头的时候,其实,此时最高兴的并不是他们,真正兴奋得手舞足蹈的是幕后的那个人。 真正的大亨,永远在幕后。 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其经济活动和商业运作的成熟与完美程度,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力。 如同体育产业中的NBA联赛、冰球联赛,如同电影… (阅读全文)

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多元文化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Pride周,多是在每年六月份倒数的第二周。参与Pride周的主体,主要是Gay、Lesbian、Bisexual和Transgender,译成中文就是:男性同性恋、女性同性恋、双性恋及双性人,和变性人。 由此,我们可以推论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确实存在着更多的选择。 回到前天的那个问题,如果那个男人变性为女人,就会出现女同性恋;同样,那个女人也可能会变性为男人,那就可… (阅读全文)

清凉,夏日别样的温暖

Posted by 海东 on 27 六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多伦多的夏天,天气开始热了。这几天的温度都在摄氏33度以上,今天是摄氏35度,若考虑到湿热效应,则感觉温度会达到摄氏40度。 多伦多市政府已经发出了极度酷热警报,并建议广大市民最好去带有空调设备的公共场所(如图书馆、大商场等)去避暑。市政府大厅及市府各部门敞开大门,欢迎市民前来避暑,并提供休息场地及免费的饮料和食品。 就像今天清早的炎热中,一进入公交车那… (阅读全文)

男人和女人,会有几种选择?

Posted by 海东 on 26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昨天,在关于同性恋主题的文章发出之后,有的博友留言表示很难理解,既然上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还要同性恋? 对这个问题,一开始我想说,如果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当然不会同性恋。可这个世界有着千千万万个男人和女人,于是,就有了多项选择。 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倘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和她,会有几种选择?仅仅是彼此相恋这一种吗? 恐怕… (阅读全文)

多伦多的Pride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六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上百米长的六色彩虹旗,在世界上最长的商业街——多伦多的央街上流淌。赤橙黄绿蓝紫,象征着生活的多姿,象征着人性的多彩。 上个星期,是多伦多的Pride周。在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作为Pride周最后一项活动,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将整个Pride周推向高潮。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不仅在北美,而且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名气的。 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译自于Pride Parade… (阅读全文)

一块石阶,我永远留在了清华园

Posted by 海东 on 24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在北京清华大学主楼门前的台阶上,镶着一块与众不同的青色花岗岩石阶。 远远望去,它和整个主楼建筑融为一体,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走得越近,它的颜色仿佛越深,直到看见在它上面刻着的一行字—— “一九七七级一千零一十七名同学一九八二年”。 那是清华1977级学生留给母校的毕业纪念,也是我在清华园里留下的唯一创意。 一九八二年初,我们七字班毕业前夕,校学生会研究一九… (阅读全文)

写连载,很过瘾

Posted by 海东 on 23 六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当我把最后一篇连载发出去之后,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六月初,当看到新浪博客为纪念中国恢复高考三十年在征集高考老故事时,我还没有想过自己要写什么。在读了几篇关于三十年前那次高考的老故事之后,从内底涌起一种倾诉的愿望。于是,提笔起了一个头…… 以前,在报纸看到的连载,都是来自于一篇现成的中篇或长篇小说,分段刊登。在网上读过一些连载的文章,也多数是小…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完)

Posted by 海东 on 22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二、新生 清华1977级的学生班级,按学校惯例,称为“七字班”,共有一千零一十七名学生。 当年的新生入校,不像现在有父母相陪,全都是自己一个人,背着行李被褥,右手拎着装满衣物的旅行袋,左手提着盛着脸盆的网兜,条件好一点的,还有一个小书箱。 我们系的新生住在一号楼,当时是最北面的一栋学生宿舍。每个房间住6个人,3张上下铺的木床。幸…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11)

Posted by 海东 on 21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一、报到 最美好的日子,并不是在你享受它的时候,而是当你已经看见它正向你走来。 从接到录取通知书,到离家赴京报到的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留恋的一段时光。 不像现在,新生入学之前大家彼此请客吃呀喝的,那时候,大家分别前,多是合影留念,相互赠送小小的纪念品。我当年收到最多的是日记本,塑料皮的那种,扉页上写着赠言,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10)

Posted by 海东 on 20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录取 从考试结束,到最后接到录取通知书,好像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期待中时而夹杂着一丝绝望,真是饱受煎熬。 考试后不久,我就得知了自己的分数。在我们这个系统,我的总分第二,语文单科第一。若在全省排名的话,我大概排在五十名左右吧。总分尽管没有预期得好,可也算是很不错的了。人那,知足吧。 无论在我们单位,还是在周围的同学中,…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9)

Posted by 海东 on 19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九、理化 那年高考,物理和化学是同一张卷,是四门考试中的最后一科。 写到理化考试,不能不提到一个人,尽管我在3月的一篇博文中已经讲过一次了。 至今,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他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故事发生在理化考试的最后三十分钟里: 那是最后一门考试。考第一门时还是满屋子考生的教室里,越考人越少,最后只剩下不过十个人,显得冷冷…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8)

Posted by 海东 on 18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八、语文 各门功课中,语文,一直是我的强项。在那年高考,四门单科成绩中,语文的分数最高,在我们那个系统里,我的语文单科成绩第一。 应该说,那年的语文试题并不难,记得第一题竟然是填写拼音。主要部分当然是作文,100分中占了60分。而我,恰好在作文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发挥。 那年高考,我们省语文考卷中的作文题是:伟大的胜利-难忘的197…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7)

Posted by 海东 on 17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七、政治 那年,依然处在坚持政治挂帅的时代,政治是不能不及格的。所以,政治是我们不得不重视的一门考试。 回顾那年高考,只有对政治考试的记忆是最淡的。不仅考什么题都忘了,而且得了多少分,也想不起来了。当时,我还有写日记的习惯,也许在日记里会记录着很多宝贵的资料。不过,几十本日记,都放在国内的家里了。以后回去好好翻一翻,看看当…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6)

Posted by 海东 on 16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六、数学 那年高考,我们省第一科考的就是数学。 按工作单位系统划分,我参加的是省直属单位考场。如果按编号的话,大概算是全省的1号考场。考场位于长春电影制片厂对面的建筑工程学院内,同我们公司的职工医院只有一墙之隔。 第一天上午考试之前,考场先是到了一些记者,接着省市有关领导都来了,视察文革后我省第一次考试的第一个考场。 我们考…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5)

Posted by 海东 on 15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五、志愿 那年高考,全国各高等院校及专业在我省的招生名额,都刊登在一张报纸上,整整印了好几版,那是我们填报志愿的唯一参考资料。 由于是在考试之前填报志愿,不仅给报志愿本身增加了一些难度,也给最终录取带来了不少戏剧性。戏剧嘛,总会有悲剧,也会有喜剧。只是有的时候分不清,你脸上的泪水,是来自悲伤还是源于喜悦。 我知道,那年高考…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4)

Posted by 海东 on 14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四、选择 有人说,人生就是不断选择的过程。 的确,人生进退起伏,都是因为选择。回首往事,有人为当初的选择而暗自庆幸,也有人为曾经的选择而懊悔终生。 那年高考,每个考生都要面临着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文科或理科,另一个是选择学校及专业。 对多数人来讲,第一个选择是很容易作出的。而对我,却并非那么简单。开始,我犹豫了很长时间,是学…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3)

Posted by 海东 on 13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三、复习 命运女神终于向我们招手啦! 文革后恢复高考的消息,我们都是在1977年10月里从收音机里听到的。那时候,尽管家里已经有了一台9寸的黑白电视机,但当时还是习惯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每天晚上八点钟的新闻联播。 高考的日期定在11月底,对我们来讲,只有不到两个月的复习时间。白天还必须按点上班,积极表现,丝毫不敢分心,生怕出现一点纰…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2)

Posted by 海东 on 12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二、回城 三十年前那次高考,我们省在语文考卷上出的作文题是,1976年10月伟大的胜利。几乎每一个考生都在作文里,称那是一个金色的十月。可在当年那个十月里,我却怎么也看不到收获的金黄色,反而有点北方初冬灰蒙蒙的感觉。 1976年10月,在中国的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大事:粉碎四人帮,标志着十年文革的结束。在我的人生旅途上,也在那个十月里,出…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1)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序 我永远记得,三十年前那个冬天,参加文革后第一次高考的那一天,市里下着漫天大雪。我起得很早,一步一步踏在尚无人走过的雪路上,两脚踩在厚厚的雪上,发出吱吱的声音。我抄着小南湖那条近路,怀里揣着那张小小的准考证,赶赴离家很远的考场…… 如今,三十年,过去了…… 三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那条小路,早已不见了;当年的那一片湖泽,也不见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