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80622 frewenworld 500x125.jpg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的小儿子

翻遍了所有手边可以找得到的国学经典文著,最后中意的这四个字,竟是一句成语。

黼黻文章,四个字中的后两个为常用字,中国人都认识,但此处的字义却远不是现在人们常用的意思。而前两个字,肯定算是生僻字啦,初遇时,竟不会念,甚至不会写。查《新华字典》,这两个在现代汉语中几乎不见踪影的文字,居然可以找到:黼,读府;黻,读浮。

在辞典里,对这个四字成语的注解中,大多引自于战国时期一位哲人的语录:

故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观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听人以言,乐于钟鼓琴瑟。故君子之于言无厌。

这句话,说白了就是:美妙的语言,比什么都好看,比什么都好听,比什么都珍贵,所以人们都喜欢。

这位哲人就是荀子。荀子,可是一位大思想家、大教育家。《荀子》全集三十二卷,从自然到人文,从哲理到道德,每一篇均是论题与说理通透,逻辑与结构严谨,尤其是其独到的短赋体裁,要比孔孟的文章更具文学风采。

其实,我一直认为,荀子的学识,不在孔子之下,无论是他的哲学体系,还是他的教育论著。荀子是赵国人,应该是现在的山西人,和山东人孔子一样,驾车四处游学,先后去过齐国、秦国和楚国。荀子也教过不少学生,其中的得意门生有李斯和韩非,他俩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力,应该比孔子的颜回和子路要强多了。

在史学上,荀子之说,与孔子之说,均为儒家学派。遗憾的是,荀子晚生二百多年,只好开创性地继承和发展啦。

说不上为什么,这两位哲人,都给了我深刻的颜色印记。孔子给我的,是一种浓浓的黄色;而荀子带给我的,却是一种淡淡的绿色。从色谱来看,算是一个色系吧,这就对了。

但这次,”黼黻文章”四个字,我还真不是从荀子全集中翻出来的,而是取自于《周礼》中的这一段话:

画缋之事,杂五色。东方谓之青,南方谓之赤,西方谓之白,北方谓之黑。天谓之玄,地谓之黄。青与白相次也,赤与黑相次也,玄与黄相次也。青与赤,谓之文。赤与白,谓之章。白与黑,谓之黼。黑与青,谓之黻。五采备,谓之绣。土以黄,其象方,天时变,火以圜,山以章,水以龙,鸟兽蛇,杂四时五色之位以章之,谓之巧。凡画缋之事,后素功。

后人在解释这段话时,多是一片华美亮丽的色彩。

说古时候的礼服,主要是五种颜色、十二种花纹(其中上下衣各六种)。其中,黑白相间的花纹或图案称为黼,青黑相间的花纹或图案称为黻,青赤相间的花纹或图案称为文,赤白相间的花纹或图案称为章。

黼黻文章,四个系列加一块儿,就概括了古代礼服上最精华的图纹及色彩。

就这样,黼黻文章,后来就泛指华美鲜艳的色彩了。当然,主要还是用来赞美或比喻美丽的服装。如前面,荀子的那句名言,就是在说,美言比衣服更美。

除了赞美服装之外,黼黻文章,还被古人用来赞美和比喻其他。

如汉代的刘安,用其赞美精雕细琢的建筑:”人主好高台深池,雕琢刻鏤,黼黻文章,絺綌綺绣。”

又如宋代的苏轼,用其比喻悦耳动听的声音:”以是业故,所出言语,犹如鐘磬,黼黻文章,悦可耳目。”

再如清代的程麟,用其形容美艳养眼的少妇:”内坐一女,年约三十许,黼黻文章,光明夺目。”

黼黻文章,入诗入画的不多,写入楹联的更少了。不过,有两副嵌有”黼黻文章”的楹联,一官一民,值得一提。

一副官联,挂在清朝京城内正黄旗官学的教室门旁: 上联:业精于勤,修其孝弟忠信; 下联:学优则仕,以为黼黻文章。

看来,正黄旗这样的太子党,真的是前程似锦呀。

一副民联,是以前在江苏丹阳城内吉氏祠堂里的那副民间广为流传的抱柱楹联: 上联:八代两乡贤,馨香俎豆; 下联:一门三太史,黼黻文章。

这副楹联巧妙对工的里面,记载着一段丹阳吉氏家族当年辉煌的历史:

“八代两乡贤”,指的是丹阳吉氏家族在明朝正德年间的吉棠、和清朝乾隆年间的吉梦熊,两人相隔八代,都是当年著名的”乡贤”,他们被荣幸地入配到孔庙里配祀孔子。在丹阳历史上和吉氏家族中,吉棠和吉梦熊都是享有特殊荣耀的人物。

“一门三太史”,说的是丹阳吉氏家族中有一家就出了三名翰林(即太史),其中 “兄弟翰林”是吉梦熊、吉梦兰两兄弟;”父子翰林”是吉梦兰、吉士瑛父子。翰林,相当于现在的博士后当部长,一家出三个,确实值得崇敬。

黼黻文章,也有用于商业店铺的,或招牌挂在门前,或堂匾挂在屋内,多为绸缎店所书。相当于银器店的”巧夺天工”,纸货店的”蔡侯遗风”,酱园店的”鼎鼐调和”。

上中学时,赶上文革,古文学得很少,从未学过”黼黻文章”。没有概念也就没有束缚,才会有此次这一番全新的认识。

当我第一次在《周礼》中读到前面那一段包含”黼黻文章”的文字时,呈现在眼前的,仿佛是一幅图画,确切地说,仿佛是一幅地图。

黼黻文章,我对《周礼》的这一段文字,有着自己的理解。

我认为,这是一种时空的意念,是一种东方哲学的理念。

东方,天水一色,遥远的青蓝;南方,夏日炎炎,浓烈的橘红;西方,白人的世界,当然是白色;北方,天黑得早,自然是黑色了;天空,日月星辰,黑中有红;大地,平川高原,黄土无垠。

青白相对,那是东方与西方彼此不同的文化;赤黑相对,那是南方与北方各自差异的民俗;玄黄相对,那是天地之间永恒的距离。

蓝色与红色合在一起,是文,将东方与南方融为一体; 红色与白色合在一起,是章,将南方与西方连在一块; 白色与黑色合在一起,是黼,将西方与北方紧紧相依; 黑色与蓝色合在一起,是黻,将北方与东方相伴永远。

黼黻文章,是东南西北;黼黻文章,是四方;黼黻文章,是天下。

这就是我为什么从浩瀚如海的国学经典文著中选出这四个字的原因。

而真正的缘由,是为了一个新的生命。

我愿意,将此文并由”黼黻文章”中选出的两个字,送给我的儿子–我们即将面世的儿子。

[此文初稿于2008年4月27日]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