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008

Monthly Archive

我们都在别人的风景里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来自香港的Johnny经常给我转发一些有意思的email。前天,看过他发来的一组图片后,颇有感慨。我将这组图片整理出来后附在下面,请朋友们使用鼠标轮慢慢地向下滚动,逐页浏览。 这组图片的题目就叫《Everything in Something, Something in Everything》吧!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谨以连续五篇短文,献给为自己的祖国捐躯、为自己的理想献身的人们。 同时,更是以此纪念自己的父亲。他也是在这个季节离我远逝的,他也曾经是一位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那朵花瓣如血、花蕊如夜的罂粟花,也属于他。真的属于。因为,血红的罂粟花,也曾经盛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罂粟花的故事,尤其在国内听到见到的,往往都和毒品连在一起。从鸦片、吗啡,到海洛因、冰毒。在… (阅读全文)

还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0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有很多人,在读过了John McCrae的那首著名的诗《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之后,都情不自禁地提起了自己的笔,或续写,或合颂。按中国人的雅风,这叫和诗。 我读过许多这样的诗。在众多的和诗之中,我感觉下面的这几首写得不错。原文都是英文,如果那位高手能够翻译一下,可以让英语不灵的国内朋友们也一同欣赏。   Reply to Flanders Fields John Mitchell Oh! sleep in peace w… (阅读全文)

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09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前天,我特地来到银行的柜台前,而不是如往常那样去门前的提款机,排了很长的队,取了一叠10元的现金,就是为了再仔细看一看印在纸币背面的罂粟花和那首诗。 在加元的10元纸币背面,有两只飞翔的和平鸽,下面就是《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的诗句,英文和法文,旁边是几朵开放的罂粟花,和枫叶,最底部是在纪念日里常常听到的那句话:Lest We Forget 让我们不要忘记! 我知道周围…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08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比11月的罂粟花还要著名的,是一首诗,写在一战的战场上,流传至今。 应该说,没有这首诗,就没有现在纪念日里的罂粟花。 诗的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的陆军中校,确切地讲,是一位军医。他的名字叫John McCrae,1872年生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1918年死于法国。 一战期间的John McCrae,如同二战时期的白求恩,同样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同样不远万里,来到欧洲,投入到那里的一战主战… (阅读全文)

11月的罂粟花,花瓣如血,花蕊如夜

Posted by 海东 on 07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一进入11月,一枚枚红色的小花,静静地绽放在许多加拿大人的衣服上。 那是一种丝绒质地的罂粟花,花瓣鲜红如血,花蕊漆黑如夜。人们将这小小的罂粟花别在衣领、胸襟或帽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战士。 没有通知,没有号召,甚至没有提醒,但年年这样,岁岁如此。我甚至一看到满大街的小花,才意识到:噢,11月又到了!这一年又快过去了! 每年的第11月的第11天的第11小… (阅读全文)

今天,你读的是A版?还是B版?

Posted by 海东 on 05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洋腔洋调

  昨天,是美国的“大选日”。晚上,我们一直坐在电视机前,关注着这次大选及最后结果。 午夜,在麦凯恩败选演讲之后,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家乡芝加哥发表了胜选演讲。 当奥巴马侃侃而谈的时候,儿子问我:他的演讲稿是预先准备好了吧? 当然。我回答。 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定获胜?儿子又问。 没有这点自信,还当什么政治家?还算什么总统候选人?我接着说。不过,每个竞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