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081108 flandersfield 500x125.jpg

比11月的罂粟花还要著名的,是一首诗,写在一战的战场上,流传至今。

应该说,没有这首诗,就没有现在纪念日里的罂粟花。

诗的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的陆军中校,确切地讲,是一位军医。他的名字叫John McCrae,1872年生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1918年死于法国。

一战期间的John McCrae,如同二战时期的白求恩,同样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同样不远万里,来到欧洲,投入到那里的一战主战场。

John McCrae参加战斗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弗兰德斯的原野,位于法国和比利时交界之处。

弗兰德斯地区,历史上就是一个兵家必争之地。好像欧洲每一次较大一点规模的战争,都离不开这个地方。由于战事频发,战火不断,这块地方是焦土遍地,白骨遍野。据说,现在有许多旅游者,在那里随处很容易就可以从土里翻出弹片或焦骨。

在这块连年被炮火翻遍的土壤里,好像其他所有的植物都无法生长了,唯有被鲜血浸透的罂粟花,可以一朵朵、一簇簇地开放在埋葬着阵亡士兵的墓地里,一年比一年浓郁,一年胜一年密集。

当年的加拿大军队,就驻扎在弗兰德斯地区。作为军医的John McCrae,每天不仅要在前线救治伤员,还要为不幸阵亡的士兵掩埋遗体。一边是战争的残酷,一边是葬送的悲惨, John McCrae难以抑制自己的激动与悲伤。

5月2日这一天,John McCrae的好朋友,同时也是他从前的一位学生,中尉Alexis Helmer被弹片击中,牺牲在他的身旁。第二天,John McCrae在埋葬了自己的这位好友之后,久久地坐在墓旁不想离去。终于,John McCrae拿出了纸笔,写下了这首流芳千古的诗句:“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那是1915年的20分钟。

John McCrae的这首诗,发表在那一年12月英国的一份杂志上。

后来,我们的军医和诗人John McCrae,因患肺炎,医治无效,和他的战友们一道,永远留在了那片开满了罂粟花的原野上。

再后来,加拿大决定采用John McCrae诗中的罂粟花,作为纪念战争中阵亡将士的正式标志。一战之后,美国、英国及英联邦国家也都相继选定罂粟花,作为纪念日之花。

前年的11月11日,记得是个星期六。在安大略省政府门前的草坪上,我参加了在那里举办的纪念活动。永远忘不了,在我转身离去的时候,一位四五岁的小女孩儿,站在了我的面前,天真而庄重地递给我一张粉红色的纸片。还没等我说声谢谢,她又走到了下一个人的面前……

我打开了那张纸,上面正是John McCrae那首著名的诗:

In Flanders Fields

In Flanders fields the poppies blow Between the crosses, row on row That mark our place; and in the sky The larks, still bravely singing, fly Scarce heard amid the guns below.

We are the Dead. Short days ago We lived, felt dawn, saw sunset glow, Loved, and were loved, and now we lie In Flanders fields.

Take up our quarrel with the foe: To you from failing hands we throw The torch; be yours to hold it high. If ye break faith with us who die We shall not sleep, though poppies grow In Flanders fields

In Flanders Field.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