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00101 new year 500x125.jpg

从十年前的2000年开始,每次迎接新年,印象最深的画面,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戴着不同风格的大眼镜,和眼镜后面的狂欢与快乐。

富有时代感的创意,将2000中间的两个0设计成眼镜的镜片。最后一位的0,随着时光的流驶,变为1,变为2……一直到去年的9。

时光到了2010,大眼镜的一个镜片不得不挪到最后一位了。幸好,还是一副眼镜,尽管两个0在一起的日子已成为历史。

快乐的元旦,和眼镜连在一起,好像只有这十年。

2010的新年,海东一家的笑声,也来自于眼镜。主角,当然是一岁半的小儿子。

中午,哄小儿子睡觉。我随手拿起一份报纸看着,不知为什么,竟然惊动了小儿子。他坐起来,对我喊着只有他自己懂的话。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是在要什么。

他想要什么呢?床头柜上有他睡前喝水的杯子,我拿给他,他不要;我又拿起他平时喜欢的闹钟,他又摇摇头;我只好把那本经常从他手里抢过来的书给他,他还是不要。

他到底想要什么?床头柜上还有一副我的眼镜。

平日戴眼镜的我,躺在床上看书看报时,一般是不戴眼镜的。书报看着困了,随手一扔就睡了,谁还戴眼镜?

难道小儿子想要戴眼镜?那怎么行?看他不停地喊,就是不睡觉,只好拿给了他,看他怎么戴?

他一接过眼镜,并没有自己戴,而是往我的眼睛上放。哦!原来他是想让我戴上眼镜!

戴就戴吧,我接过眼镜戴上。小儿子笑了,满意地躺了下来,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

见到他开始睡了,我把眼镜摘下来放在旁边。没想到他又坐起来了,又对我喊着。我只好又戴上了眼镜。

小儿子笑着又躺了下来,只是刚刚闭上的小眼睛,时不时地睁开看我一眼。这回我可不想再惹他了,反正戴眼镜也不是一件难受的差事。

小儿子睡着了。这件事,我跟他哥哥说了,他哥哥说他只认戴眼镜的爸爸;我又跟他妈妈讲了,他妈妈说他愿意管闲事儿。

不丁点的小儿子竟然管起爸爸啦!好吧,看看爸爸怎么治治你!

下午,游戏时间。我戴着眼镜躺在沙发上,看着小儿子在玩他的大车。等他好不容易坐进车里后,我喊了他一声,同时把眼镜从眼睛上摘下来架在头顶上。他见到后,马上从车里费劲地爬出来,颠颠地跑到我的面前,抓过我的手放到眼镜上。等我把眼镜戴好后,他才回去接着玩。

这成为我们之间的游戏了。他刚坐到玩具车里,我就把眼镜架起来,他马上跑过来,我又戴好眼睛。他不厌其烦地跑来跑去,逗得我们全家哈哈大笑,他自己也嘎嘎直乐。

眼镜,成了我的遥控器。一见他走到楼梯口,一见他钻到桌子下面,一见他翻开衣柜门,一见他小手伸向炉台,我就喊他一声:爸爸摘眼镜了!他就乖乖地跑过来。

他希望爸爸一直戴着眼镜。

我希望他一直和我这样快乐地玩着。明年的元旦还会吗?

明年的元旦不会再有大眼镜了,因为2011没有两个0了。我们需要再等十年,到了2020年,才会再一次戴上大眼镜迎接新的一年。然后又是十年……

那个时候,儿子大了,我们老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