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00611 would-cup 500x125.jpg

套用一句老话:世界杯足球赛开幕,是全世界球迷盛大的节日。只不过这个节日,要等四年才过一次。这样看来,2010年应当称为世界杯闰年。

记得在国内时,仿佛看世界杯就意味着熬夜。多少次后半夜爬起来,把电视声音放到最小,几乎是只看画面不听声,进了球也不敢喊,生怕吵醒家人。

如果没有了激情,那还叫世界杯吗?

最过瘾也最失望的,是那年在日韩举办的世界杯。既不用熬夜,也不用起早,还可以史无前例地看着中国队在世界杯上被进球。一群好友,一桌好菜,一地啤酒瓶,对着电视喊着叫着,比在现场还现场。

那个时候也赌球,不过很简单很业余,也就是个竞猜:在世界杯开幕那天,每个人把自己心仪并具冠军相的球队各自写在纸条上,并附上十块钱,一同装在一个信封里密封好。等到世界杯最后决赛那天,当众把信封打开,看看有谁猜中了,然后拿着一堆十块钱一道出去喝酒。

今天,南非世界杯开幕的同时,我们公司也组织了一场赌球:48场小组赛每赌中一个赢队得4分,赌中打平得7分;每赌中一个从小组出线进入16强的球队得8分;每赌中一个进入8强的球队得13分;每赌中一个进入4强的球队得19分;每赌中一个进入决赛的球队得26分;赌中冠军球队得35分。最后按总分排名次,冠军者获得全部赌资。

狠了狠心,决定付巨资参加这场赌球:掏出钱包,翻出里面一张最大面额的钞票――5加元,然后激动地大喊了一声:

赌球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