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10424 TsingHua100 500x125.jpg

谨以此文此歌献给清华母校百年诞辰。

每年春天的四月,都有一天属于清华,那是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那一天是校庆日,每一位清华校友的祝福与思念,都会不约而同地,一起飞回到北京的清华园。

今年的校庆,与过去的九十九年都不同,由一年一度,升格为百年一遇,只因为今年是清华大学建校一百周年!

从北京的清华园,到世界各地的校友会,纷纷举办各种形式的活动,迎接和庆祝清华母校的百年华诞。当年离开校园的毕业生们,今天就像洄游的鲑鱼那样,又从五湖四海,纷纷返回到母亲般温暖的校园。

如果每一位清华的毕业生,都唱给母校一首歌,那歌声汇集起来会有十七万。那里面,有一首歌属于我,真的有一首歌,真的属于我,尽管那首歌很短很短。

那首歌就是:《我们大学的歌》。

就在前天,母校的大礼堂,百年校庆的专场晚会上,演出的节目自然是千挑万选。我的那首歌也在其中,由两位女校友演唱,她们现居北美两个不同的国家,通过网上排练了很长时间,然后一同返校,带回她们美丽的和声,还有美好的祝愿。

回头想想,岁月如歌,真的很短。清华的历史有一百年,而这首歌创作至今,也有三十年了。说起来,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

八十年代初期,来自宝岛台湾的校园歌曲之风,席卷内地,也吹进了清华园。我也和周围的同学们一样,哼着歌去上课去食堂,唱着曲回宿舍去图书馆,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回到外婆的澎湖湾。

为丰富校园里的学生生活,同时也鼓励和倡导清华原创校园歌曲的创作与演唱,学校举办了音乐创作培训班,还举办了清华校园歌曲创作与演唱比赛,记得首届是在1982年。

就在那个时段,一个人,走进了我的生活,并一直留在我的心间。我叫他小牟,并一直这样称呼他,尽管如今他已过天命之年。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这首歌——我们的这首歌。有时候,真的应该虔诚地感谢命运、感谢苍天。

生命中有许多偶然,或是必然。我和他,在偌大的校园里,一个在东区,一个在西区,既不同系也不同班。曾在学校诗歌比赛获奖的我,和参加过学校作曲培训班的他,竟然在学校体育代表队的集训时,住进了同一个房间。

就在那个房间,我不会忘记,一号楼的531房间,前后很长时间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他作曲,我写词,我们合作的所有原创校园歌曲,几乎都诞生在那个房间。

在清华首届校园歌曲演唱会上,我们创作的《绿苗》获一等奖、《金鹿》和《雪花》获三等奖。在当年庆功的聚会上,我们那支创作、演唱和伴奏团队中的十个同学,结拜金兰,取名为《方舟》,命运由此相连。三十年后,在百年校庆的晚会上,演唱《我们大学的歌》的,就是其中的老四和老七,时光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我和小牟之间的合作很默契,创作过程也很简单。我们创作所有的歌几乎都是:我先写好词,交给他去谱曲,之后试唱排练。只有一首例外,就是这首《我们大学的歌》:是他先写好的曲谱,我后创作的歌词填进谱子中间。

记得那是一天中午,午饭后我们回到宿舍。那时候,房间里只住着我们两个人,都睡下铺,他在西边,中间隔着一张小书桌, 我在东边。

我正要午睡,小牟招呼了我一声,同时他的长臂从书桌上方伸过来,手上是一张小纸片。我接了过来,上面是他用简谱写的一段曲子,我大致读了一遍。然后问他:“主题?” 随手又把纸片递回西边。再次伸回来的纸片上多了两个字:“生活”,写在谱子的上边。

我拿过曲谱,想了一想,腾地坐了起来,又添了四个字“我们大学”,加在了“生活”的前面。所以,这首歌的原名应该是《我们大学生活》。然后,一挥而就,平行的两段加一个副歌,我很快就把歌词逐字逐句对应谱子填好。最后,我将写满曲谱与歌词的小纸片,轻轻地留在了小书桌上面。

那个中午,又躺回板床上的我,心里总是回响着刚刚读过的旋律,再也无法入眠。

20110424 Tsinghua 500x125.jpg

《我们大学的歌》,就这样诞生了,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午间——

我们大学生活,充满年轻的歌。 那是轻快的歌,也是紧张的歌, 轻快紧张一样快乐。

我们大学生活,充满智慧的歌。 那是丰富的歌,也是平淡的歌, 丰富平淡一样火热。

让我们珍惜这生活,让我们唱起这歌, 在走向未来的道路上,永远朝气蓬勃。

在所有与小牟合作的原创歌曲中,这首《我们大学的歌》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首,一直都很喜欢!

这首歌,曲调明快,旋律流畅,很容易上口,音域不宽;歌词简洁且对仗工整,平实而富有哲理。朴实无华,清新自然,一如我们当年纯朴的大学生活,一如我们当年纯真的理想与信念,一如我们当年纯洁的感情与浪漫。

毕业多年以后,我在国内很流行的《读者》杂志上,读到一篇文章,是当时一位清华在校生的演讲稿,里面就提到了这首歌,还引用了一段歌词,说这首歌一直传唱在他们中间。

一位海外校友告诉我,自毕业后,当年在校时抄录这首歌的一份手稿,就一直放在行李箱的底层。一首歌,有时就这样无声地,陪着一个人,渡过多少岁月,无论幸福,无论苦难,去过多少地方,从东到西,飘洋过海,走南闯北,沧海桑田。

在迎接百年校庆的时候,有几位校友将这首《我们大学的歌》,翻唱后录制成MP3寄给我,好几个版本,好多种音频视频文件。许多年过去了,谢谢他们还记得这首歌,谢谢他们还记得我,这让我很感动。能在百年校庆的晚会上,演唱我们三十年前创作的一首歌,我很知足了,在百年历史上有一个属于我们的瞬间。

今天,当我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听着这首歌的时候,真是万种滋味,千迴百转。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那段青春的日子了!太阳还会升起,却不再是昨天。我也知道,我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歌了!人生最动人的故事,只有一段。

不知是该庆幸,还是不幸,即便无悔,即便无怨,生活好像一直是这样,轻快而又紧张,丰富而又平淡,有过去的三十年,也许还有未来的三十年。曾经的年轻与智慧,已渐行渐远。曾经的朝气蓬勃,但愿不会改变。

也走过荒原,也越过关山,或许只有如此,我们才会懂得:厚德载物,任重而道远;自强不息,伟大而平凡。

清华大学已经走过了她曾经辉煌的百年,相信还会有更加辉煌的下一个百年、再一个百年……  无论在海角在天涯,无论在此地在彼岸,我们会一直一直为母校祝福的,在每一年每一年的春天。

每年春天的校庆,我都会唱起这首歌,从三十年前,直到今天,再到永远。

我们大学的歌手稿 500x670.jpg 一位校友一直保存着当年抄录的《我们大学的歌》手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