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maji 500x125.jpg

很久不从网上下载美文了。今天一气儿下载了三篇,其中一篇是写马季的。

记得最早听马季的相声,是从老爸那台红灯半导体里,他和唐杰忠的那段援助非洲的《友谊颂》。“除了椰林没别的树啦”,其实在非洲“别的树”比椰林多。

后来,就到了春节晚会,他那段《宇宙牌香烟》,和我一直很喜欢的《五官争功》。

再后来,相声在小品的兴起中衰落。他只好把那顶卖香烟时戴的破帽子送给了赵本山,而听他说相声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相声越来越斗不过小品,至少这十年来,是不争的事实。我以为这是历史的必然。就像收音机必须让位于电视机,相声是听觉艺术,而小品是视觉艺术,看着热闹,听着新鲜,谁不喜欢?况且,没有什么是长久不衰的。让一个把相声捧起来的人再去挽救它,是时代的悲哀。

在相声发展史上,侯宝林是一代宗师,其实他身旁有一代相声艺术家,是他把相声水平从地摊提到了舞台上;马季也是一代大师,是他把相声又融进了电视艺术,他应该有资格站在侯大师的身后。马季的后边是谁呢?姜昆?尽管他也想把相声带进网络,但想成为大师,似乎还缺点什么,而其他相声名家则缺得更多。

听说现在郭德纲的相声挺火。没有看到过他的视频,只听过几段下载的MP3。或许,相声真的应当回到天桥,回到当年最适于生存的那块地方,回到真正需要笑声的劳苦大众中间。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即便站在地摊上,我也非常佩服他,从心底。

马季带走了那个时代的笑声。我们在余下的时光里,只能自己逗自己乐啦。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