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00813_Tom_Thomson_500x125.jpg

在5月份的那个长周末,海东一家去了Huntsville小镇的鹿林度假村。那里是今年世界G8峰会开会的地方,我们比8国领导人早去了一个月。

回来后,我写了一篇短文并附上几张照片,为朋友们介绍一下那个地方。短文发出后,有不少朋友打电话给我,表示很感兴趣,也很想去看看,向我询问一些细节。

在一一作答之后,我没忘向他们表示一点点歉意:我在那篇短文中,只介绍了鹿林度假村,还没有写Huntsville小镇就收尾了。其实我打算接着写一篇短文介绍Huntsville小镇和那个小镇的艺术氛围,后来一直没空儿写。在电话的最后,我总是再三叮嘱朋友们:一定要去那个小镇看看,特别是镇政府门前的那座铜像。

在今年世界G8峰会纪念册的封面上,印的就是那座铜像!

谈起那座铜像,先要提到加拿大的“七人组”。在世界美术史上,加拿大画家能够享有一席之地的,首先当数“七人组”了。

“七人组”, 也称“七人画派”,是二十世纪初期加拿大的一组风景画家,他们是加拿大本土艺术的开拓者。他们基于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运用大胆而生动的技法、简洁而粗旷的构图、雄浑而热烈的基调、纯美而夸张的色彩,描绘出加拿大北方(主要指安大略及魁北克的北部)原野的苍茫、雪山的俊朗、森林的茂密、湖海的辽阔、蓝天的高远、白云的浑厚,创立了加拿大人自己独有的、也只有在加拿大本土才能孕育的绘画风格。他们的作品与精神,一直激励和鼓舞着以后加拿大艺术家的创作,成为加拿大国家文化与历史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关于“七人组”的绘画作品,我就不在这里介绍了,大家可以在网上看到很多。加拿大国家美术馆收藏了 “七人组”的很多作品。安大略美术馆的二楼,专门设有几间展室,展出“七人组”的绘画艺术。

著名的“七人组”,其实是由八位画家组成的,他们是:Tom Thomson、Lawren Harris、Arthur Lismer、Alexander Young Jackson、James Edward Hervey MacDonald、Franz Johnston、Frederick Varley、Franklin Carmichael。之所以称为“七人组”,是因为他们作为一个整体的第一次正式画展,于1920年5月7日在多伦多的美术馆举办时,他们中的Tom Thomson已于三年前的1917年7月,神秘地死于安大略北部的阿岗昆公园的湖水里,他们只好以“七人组”命名自己的首次画展了。

Huntsville小镇的那座铜像,塑造的正是这位逝去时还不到40岁的Tom Thomson,一位不在七人之列的“七人组”画家。

Tom Thomson的全名叫Thomas John Thomson,1877年8月5日生在安大略省的Claremont,那是一个位于多伦多和Huntsville之间的小镇。在他还不满百天的时候,就搬家去了北部乔治湾的Leith小镇,他父亲在那里花了6600块钱买了一座农场, 有100亩地和地上的房子。Tom Thomson是在那里长大的。

有趣的是,作为“七人组”的关键人物,Tom Thomson并没有受到过正规的美术教育。作为家中10个孩子的老六,他22岁就到机械厂当学徒,后来又随大哥去美国的西雅图学习商务与设计。毕业后回到加拿大,在多伦多的一家照版印刷公司从事美术设计,尽管主要是设计美术字体和图案,但总算是与绘画艺术搭上了边。

他的同事中,有几位就是后来的“七人组”成员,他们大多都毕业于欧洲的美术学院。Tom Thomson拜他们为老师,向他们学习绘画艺术与技巧,并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

安大略的阿岗昆公园,在Tom Thomson的生命中,仿佛就是他的天堂与圣地。他每隔一段日子,就要和画家们一道,去阿岗昆公园住上几天,在那里流连,在那里思考,在那里写生,在那里创作。阿岗昆美丽的自然风光,是他艺术创作的源泉和动力。

Tom Thomson每次由多伦多去阿岗昆,往返都要经过Huntsville小镇。他很喜欢那个小镇,经常是留下住一宿,或是一两天。据说他的作品中,有好几个是在那个小镇酝酿或完成的。

美丽的阿岗昆,似乎命中注定也是Tom Thomson的归宿之地。1917年7月8日那天早晨,有人看到他去了湖边,却再也没有人见到他回来。8天之后,在不远处的另一个湖面上发现了他的尸体。至今,人们也不知道他是怎样落水遇难的,他的死因成了一道不解的谜。

Tom Thomson是早逝的,还不到40岁,正是艺术创作的高峰时期。但他又是永生的,他把赋予生命与激情的画作,留给了阿岗昆,留给了安大略,留给了加拿大。他的《北方的河》、他的《松树》、他的《阿岗昆》等上百幅作品,都收藏在首都渥太华的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里,并且永远都在那里。

Tom Thomson逝去的半个世纪之后,在他生前喜爱的那个Huntsville小镇,诞生了一个女孩。这个名叫Brenda Wainman Goulet的女孩,也去了美丽的阿岗昆,他父亲是那里的护林队队长,她喜欢用那里的树根雕刻。她长大后去了多伦多附近的安大略艺术设计学院学习美术,毕业后从事了25年的雕塑与雕刻创作。

2003年,这位女雕塑家开始孕育和创作Tom Thomson的塑像。经过半年多的调研与构思、8个月的雕塑和6个月的铸造,一座与真人同样大小的Tom Thomson铜像诞生了!2005年5月18日那天,在Huntsville小镇的镇政府门前,举行了铜像落成典礼。Tom Thomson终于又回到了Huntsville小镇,并且永远都在那里。

记得5月的那天,我和Tom Thomson铜像一起,默默地坐在Huntsville小镇的路旁。铜像西侧建筑的山墙上,绘着一面巨幅的壁画,那是Tom Thomson的白桦树。这样的壁画,小镇有很多,几乎都是Tom Thomson的作品。

当时我就想过,如果说,“七人组”可以作为加拿大绘画艺术代表的话,那么Tom Thomson和他的作品,也应该当之无愧地作为“七人组”的代表。因为,Tom Thomson是“七人组”的灵魂。

在为本文题名的时候,我想起了很多年前看过的一部老电影,记得是一部阿尔巴尼亚拍的二战影片:一组游击队员七个人,抬着烈士的铜像,在回家乡路上,他们依次回忆着烈士生前和他们一起生活与战斗的日子。七个人的回忆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讲述着第八个人也就是那个烈士铜像的生平。

同样是七个人的故事,同样讲着他们中间的第八个人,而关键的第八个人同样都是铜像,生命中的相似与巧合,还有多少这般奇妙、这般神秘!

今年夏季,还有几个周末的好时光。所以我想对感兴趣的朋友们说一句:去看看那个小镇,去看看那座铜像。那个在100年前,一组年轻的艺术家们曾经写生和创作过的地方;那个在2010年的夏天,全世界都曾瞩目过的地方。

O, Canada!

20100813_Tom_Thomson_500x380.jpg Tom Thomson铜像,在Huntsville小镇的镇政府门前。

20100813_Northern_River_500x565.jpg Tom Thomson北方的河,在加拿大国家美术馆里,也在人们的心中。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