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地观天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在那遥远的地方

Posted by 海东 on 05 五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在浩淼的宇宙里,人类是孤独的,因为存在生命的地球只有一个。人类需要朋友,需要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朋友,需要来自另一个星球的文明,这是人类一直坚持进行宇宙空间探索的动力之一。 人类最早的兴奋来自于火星,太阳系中的一个伙伴。火星存在着生命,这一假设让人类激动了好几代人。随着登陆火星的实现,人们的热情逐渐冷淡了许多。 现在,我们又有理由再一次幻想,再一次期待… (阅读全文)

免费高速上网

Posted by 海东 on 30 四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坐地观天

印度政府计划在两年内向全国人民提供2M的免费宽带服务,到2009年,所有印度人都可以免费上网了! 真是一个好消息!印度政府真好,想着老百姓的网上生活,这才叫“为人民服务”。 目前,在几个国际大都市的市区也都提供免费上网服务,如美国的旧金山、法国的巴黎、日本的东京等,连多伦多的市中心地区也可以享受到免费无线上网的服务,只是速度慢一点。 其实,对咱们普通老百姓来… (阅读全文)

地球日,记住一个最简单的数

Posted by 海东 on 22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坐地观天

4月22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地球日”。 半辈子和数据打交道的我,计划在地球日这一天,记住几个有关地球的数据。因为地球的变化,是通过数据表现出来的。 太多了也记不住,就记一个吧!记住哪个数呢? 问地质学家,他会说:记住地球的地质年龄是46亿年。可天文学家会说:那太短,还是记住地球的天文年龄是60亿年。 问人类学家,他会说:记住人类在地球上生活的时间是300万年。… (阅读全文)

天动人不动

Posted by 海东 on 10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坐地观天

“男儿膝下有黄金”,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不会双膝着地的,尤其是男人。 为了挽救同伴的生命,我的几位辽宁老乡在去医院的途中12次下跪求救,却屡遭冷遇,24岁的农民工最终死在了狂风暴雪之中。 看看我的老乡都跪向了谁—— 1次下跪。 跪向一辆“依维柯”(车号辽BYB520),求救遭拒。 2次下跪。 跪向当地的120。120回答“雪太大,车出不去”,后来又推给了110。 3次下跪。 跪向… (阅读全文)

蒋介石与“钉子户”

Posted by 海东 on 03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房产 (全局), 坐地观天

从网上得知,倍受国人关注的重庆“最牛钉子户”与开发商最终达成协议,同意异地房屋安置,那座孤岛上的拆迁纠纷建筑物已被拆除。这个结果,恐怕是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最佳结果。 说这家“钉子户”牛,也是够牛的,和开发商对峙了好几年,换个别人早就挺不住了。 说这家“钉子户”还不够牛,至少算不上“最牛”。一是他最后还是妥协了,被人家给拔了下来;二是他只不过顶了一下小小的开发… (阅读全文)

有人还在做皇帝梦

Posted by 海东 on 02 四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每年两会闭幕后,总会有一些大会工作人员争相坐在江泽民或胡锦涛坐过的“龙椅”上照像留念。仿佛一坐上这把椅子,就真的变成“真龙天子”了。 说实在的,谁不愿意当皇帝?只不过绝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少数人充其量也只是个一闪念而已,不但敢想而且敢做的只是极少几个人。 常识中,中国最后一个皇帝应该是溥仪。实际上,在新中国成立之后,居然还有人敢于建朝称帝。当然,他们的… (阅读全文)

为了你心中的梦想

Posted by 海东 on 30 三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许多人有过这样的梦想,但没有人以这种方式去实现它。 西安古城边上有一位农村妇女,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像城里人那样,每天八点钟上班,五点钟下班。 多么朴实的梦想,对某些人来讲,简直算不上梦想,是他们天天都在做,甚至早已厌烦了的事情,而对另一些人,这梦想也许命中注定一生都无法实现。 联想到身边许多人,为了一个不确定的目标,抛弃了已经得到的一切,来到一个陌生… (阅读全文)

投上你神圣的一票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我一直收藏着两张大红的选民证,它记载着我那两次行使自己选举权的神圣经历。 可我一直记不住,自己那两张神圣选票到底投给了谁? 的确,每次选举人民代表都有两名候选人。简历格式是标准的,一系列职称职务之后,是一大堆先进事迹介绍。两个人的自然情况都差不多,经历、学历、职务、事迹。连长相都像亲哥俩,胖乎乎的,笑咪咪的,西服领带将军肚…… 这反而给我和同事们出了一… (阅读全文)

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坐地观天

在这里生活久了,出门过路口时,无论你是开车还是步行,看交通灯的注意力比看行人或看车要多,而在国内正好相反。 国内的交通管制系统,在世界上也算是先进的啦。 在主要交通路口,红绿灯瞪在每条行车道的上面,旁边还配备读秒显示,摄像头,照像机,红外线,超高清。高峰时部署数名交警,四个路口还有大量协勤人员配合。在监视系统的那一端,一个或数个设备精良功能齐全的中… (阅读全文)

尽快制止日本大量捕杀海豚

Posted by 海东 on 02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坐地观天

昨天早上收到了结构班老师Roger的Email,他转来的信息让我非常震惊,又是一件有关日本作恶的消息。 近几年,日本渔民开始大量捕杀海豚和小鲸鱼。他们在海豚和小鲸鱼迁徙的途中,将它们驱赶到浅海湾,然后逐个捕杀,海水都被染成了血红色。每年有一万多条鲸类海洋生物被他们杀掉,甚至有一些是濒临灭绝的种类,包括宽吻海豚、斑纹海豚、斑点海豚、花纹海豚、短鳍巨头鲸、白吻斑… (阅读全文)

多伦多华人春晚,说什么的都有

Posted by 海东 on 22 二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因去年我妻作为特邀化妆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在多伦多举办的《同一首歌》大型演唱会,所以前些天朋友们又打来电话,邀请她参加今年的多伦多华人春晚,为演员们化妆。由于演出那天我妻实在脱不开身,只好婉言谢绝了。我也因此错过了这道据称是本地华人社区一年一度最丰盛的文化大餐。 后来得知,对这台华人春晚,观众是怨声载道,网上更是恶评如潮。 由于没有亲临现场,所以不… (阅读全文)

今年春晚最真实的两分钟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邻居奶奶评价节目好坏的标准很简单也很实在:就是看歌唱得齐不齐,看舞跳得齐不齐。齐,就是好。所以,她老人家最喜欢看的表演,是六七十年代的大型团体操。 到了2005年,赵本山在他的《功夫》里说的那句“有点乱”,成为当年的流行语。没有想到两年后,在今年春晚零点报时前一分四十五秒的那一刻,“有点乱” 又开始应验了。 零点报时前最后一个节目一演完,朱军、周涛、李咏、董… (阅读全文)

虚假与欺骗,成了春晚小品唯一的主题

Posted by 海东 on 20 二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坐地观天

上一次看春晚是在2005年。记得当时看完后,我就对朋友说:春晚的小品全是欺骗的情节。 看完今年的春晚,我又想起了两年前说过的那句话。 数数今年春晚的小品吧:赵本山在骗记者,潘长江在骗前妻,严顺开在骗儿女,黄宏在骗老丈人,郭冬临在骗过路人,郭达在骗蔡明,赵卫国在骗大兵…… 连续几年的春晚小品,已经没有真实生活的笑料和包袱了,包括赵本山的。所有小品的所有包袱几… (阅读全文)

丝毫不懂棋艺,照样可以战胜国际大师

Posted by 海东 on 05 二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坐地观天

多年以前,读过西德尼.谢尔顿的几本小说。其中有一个情节,我在昨天上网时又回想起来: 在船上,女主人公同时与两位国际象棋特级大师对弈。可谁也不知道,她丝毫不懂棋艺。她没有任何下棋的经验,没有任何棋术的训练。她只有,一点聪明和智慧,这就够了。 她将战场分别安排在两间棋室内。在第一个棋盘上,她让先手给大师A,大师A好不客气地走了第一步棋。她故作思考状地走出棋… (阅读全文)

在48度的高温下滑雪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坐地观天

我不清楚哪个项目是世界上最奢侈的运动,但我知道在阿联酋的杜拜,现在最奢侈的运动是滑雪。当然是在室内滑雪场了,在室外摄氏48度的温度里只能烫澡。 不久前,参与设计了杜拜的一个高层住宅项目。那一座座矗立在海边的豪华建筑,窗外是一望无垠的海景,门前是停泊游艇的港湾,我想不会是普通民众所能享受得了的。不过,长袍上沾满油渍的阿拉伯人真是有钱。 据世界自然资源组… (阅读全文)

舔着自己的血,直到死去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坐地观天

两年前听到的这个故事,一直没忘。 你知道生活在北极圈的土著人是怎样猎杀北极熊的吗? 他们将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尖刀,四周裹上并冻住北极熊喜欢舔食的血水,象一支诱人的雪糕那样插在冰原上。北极熊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走近那支暗藏杀机的冰棒。它坐下来,歪着头,用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美食,像一个孩子。 开始,北极熊舔的还是冰冻的血水。后来,当舌头上的神经已经被不断… (阅读全文)

荷西,是三毛虚构的爱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5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坐地观天

我妻曾经是三毛的粉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尽管还没有出现“粉丝”这个词,但依旧涌现出千千万万把三毛奉为爱情偶像的少男少女们。 荷西,我的爱人。让多少当年的和现在的年轻人和三毛一起,为那个大胡子的西班牙大男孩如痴如醉。 梦里花开花落,多少痴情者开始寻找并熟悉撒哈拉大沙漠,不是从地理杂志或者教科书里,而是翻遍了三毛那本著名的散文集。 还是十几年前的一次与我妻… (阅读全文)

一位美丽少女已经被你蹂躏了,就别再糟踏另一个啦

Posted by 海东 on 13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见到满世界的货架上摆满了Made in China的商品,我妻总说我就像见到满大街上的美女,眼睛都不够你使的啦!但最近听人讲,可能要换牌子啦。 据可靠人士传,已经有高参们给领导出点子了,嫌Made in China这个黄脸婆名声不好,打算休了她,再娶一房Made by China的纯情少女。 这是谁出的馊主意?你不是硬要拆散人家的美满婚姻吗! 说人家性格不柔,可这么多年不就是靠那股泼劲,… (阅读全文)

名人,是一种产业

Posted by 海东 on 08 一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坐地观天

名人,是一种产业,就像娱乐业。在整个产业里,名人成为一种地地道道的商品。和其他行业一样,在名人这个产业里,有投资商,有销售商,有经营者,有消费者,各取所需,各行其道。处于核心环节的名人们,则需要通过各种方式,提升自己的魅力,显示自己的价值。如果有经纪人,或签约公司,会有人非常职业地替他们包装,打广告,搞宣传,甚至炒作。其目的和效果,都很明显。一方… (阅读全文)

还是马克思说得对,天下乌鸦一般黑

Posted by 海东 on 06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坐地观天

前天,就在我那篇短文《涨工资啦》发出的同一天,在本地报纸的头版头条,也有同样一篇有关涨工资的消息。 圣诞节前,安省人民代表们举手表决一致通过,给他们自己涨工资25%。一个月以后,还是这帮人,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决定为那些选他们或者没选他们的老百姓办件好事:自下个月起,安省最低小时工资标准提高25分钱,由现在七块七毛五涨到八块加元。 就在像我这样的平头百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