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文化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第八个是铜像

Posted by 海东 on 13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多元文化

在5月份的那个长周末,海东一家去了Huntsville小镇的鹿林度假村。那里是今年世界G8峰会开会的地方,我们比8国领导人早去了一个月。 回来后,我写了一篇短文并附上几张照片,为朋友们介绍一下那个地方。短文发出后,有不少朋友打电话给我,表示很感兴趣,也很想去看看,向我询问一些细节。 在一一作答之后,我没忘向他们表示一点点歉意:我在那篇短文中,只介绍了鹿林度假村,… (阅读全文)

Google在为谁庆祝生日?

Posted by 海东 on 16 七月 2010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多元文化

Google的主页图标,时不常地变换一下,大多是为了纪念或庆祝当天什么重要的日子。 昨天(7月15日)Google的主页图标是一幅画,冷眼一瞧,看不出Google的字母标识。唯有鼠标的箭头告诉我们: Happy 125th Birthday Josef Frank! Google为一个人庆祝生日,在记忆里,以前好像还没有过,而且还是为一个过世的人。 谁是Josef Frank? Josef Frank是个犹太人,1885年7月15日生在奥… (阅读全文)

大力神改称章鱼帝

Posted by 海东 on 09 七月 2010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本届世界杯最大的赢家,毫无疑问,是德国奥博豪森海洋馆那条名叫“保罗”的神奇章鱼。它目前的战绩是8战全胜,现存的荷兰队还有一拼,也是全胜,再靠边的就是一场未输的新西兰啦。 建议世界足协,将本届南非世界杯改为章鱼世界杯;建议联合国,将2010年改为章鱼年;建议所有今年出生的孩子改属章鱼。 真是太神奇了!在德国4:0战胜阿根廷之后,德国的保罗居然还是预测将输给西班… (阅读全文)

老马比贝利更像爷儿们

Posted by 海东 on 03 七月 2010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一直很喜欢巴西队,也一直很喜欢球王贝利。确切地讲,很喜欢无声的贝利。脑海里,永远有一个画面,属于贝利:门前倒钩射门进球。好像从那以后,所有的门前倒钩,都有贝利的身影。 说实话,不大喜欢后来开始发声了的贝利。特别是在世界杯之前,贝利对各队的评论和对冠军的预测。有名的乌鸦嘴,即不如韩乔生的幽默,也没有黄健翔的激越,倒成了每届世界杯赛前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娱… (阅读全文)

法国人很像中国人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六月 2010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在所有西方人面孔里,从欧洲到北美,我一直认为在男人中,只有法国人最像中国人。 我总是把这个人类学的新发现,有机会就讲给周围的人。经粗略统计,有40%的人同意此观点,有10%的人想了想2分钟后表示同意,有10%的人想了5分钟后才同意,有10%的人想了5分钟后还是不太认同,还有20%的人想也没想就不同意。 仔细端详一下法国男人,真的很像中国人耶:那黑头发,那黑眼睛,那颧… (阅读全文)

法国队呀法国队

Posted by 海东 on 18 六月 2010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在上周提到的赌球中,我对A组的赌测如下: 南非平墨西哥,乌拉圭平法国,南非胜乌拉圭,法国胜墨西哥,乌拉圭胜墨西哥,法国胜南非。法国小组第一,南非小组第二,两队进入16 强。 法国队是世界冠军队,出线似在情理之中(我甚至预测法国队能进8强);南非是东道主,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也许会给个奇迹。 世界杯小组赛正在进行第二轮。A组第一轮的两场比赛均为平局,和我的预… (阅读全文)

赌球了!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六月 2010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多元文化

套用一句老话:世界杯足球赛开幕,是全世界球迷盛大的节日。只不过这个节日,要等四年才过一次。这样看来,2010年应当称为世界杯闰年。 记得在国内时,仿佛看世界杯就意味着熬夜。多少次后半夜爬起来,把电视声音放到最小,几乎是只看画面不听声,进了球也不敢喊,生怕吵醒家人。 如果没有了激情,那还叫世界杯吗? 最过瘾也最失望的,是那年在日韩举办的世界杯。既不用熬夜,… (阅读全文)

2009年加拿大大学排名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十二月 2008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多元文化

我一向对大学排行榜不是很感兴趣。名校,终归是名校,不会因为去年排第二今年排老三而改变原本的价值。 对大学排行榜感兴趣的,除了应届学生之外,就数家长们了,再就是办理留学的机构。不信你可以上网狗一下,各式各样的大学排行榜都在他们的网站上,生意使然嘛。 最近,我对加拿大大学排行榜比较留心,主要原因是儿子明年要上大学,加上这些天国内几位朋友相继询问来加留学… (阅读全文)

我们都在别人的风景里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来自香港的Johnny经常给我转发一些有意思的email。前天,看过他发来的一组图片后,颇有感慨。我将这组图片整理出来后附在下面,请朋友们使用鼠标轮慢慢地向下滚动,逐页浏览。 这组图片的题目就叫《Everything in Something, Something in Everything》吧!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1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谨以连续五篇短文,献给为自己的祖国捐躯、为自己的理想献身的人们。 同时,更是以此纪念自己的父亲。他也是在这个季节离我远逝的,他也曾经是一位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那朵花瓣如血、花蕊如夜的罂粟花,也属于他。真的属于。因为,血红的罂粟花,也曾经盛开在黑龙江边的原野上。 罂粟花的故事,尤其在国内听到见到的,往往都和毒品连在一起。从鸦片、吗啡,到海洛因、冰毒。在… (阅读全文)

还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10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有很多人,在读过了John McCrae的那首著名的诗《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之后,都情不自禁地提起了自己的笔,或续写,或合颂。按中国人的雅风,这叫和诗。 我读过许多这样的诗。在众多的和诗之中,我感觉下面的这几首写得不错。原文都是英文,如果那位高手能够翻译一下,可以让英语不灵的国内朋友们也一同欣赏。   Reply to Flanders Fields John Mitchell Oh! sleep in peace w… (阅读全文)

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09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前天,我特地来到银行的柜台前,而不是如往常那样去门前的提款机,排了很长的队,取了一叠10元的现金,就是为了再仔细看一看印在纸币背面的罂粟花和那首诗。 在加元的10元纸币背面,有两只飞翔的和平鸽,下面就是《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的诗句,英文和法文,旁边是几朵开放的罂粟花,和枫叶,最底部是在纪念日里常常听到的那句话:Lest We Forget 让我们不要忘记! 我知道周围… (阅读全文)

血红的罂粟花,开在弗兰德斯的原野上

Posted by 海东 on 08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比11月的罂粟花还要著名的,是一首诗,写在一战的战场上,流传至今。 应该说,没有这首诗,就没有现在纪念日里的罂粟花。 诗的作者,是一位加拿大的陆军中校,确切地讲,是一位军医。他的名字叫John McCrae,1872年生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1918年死于法国。 一战期间的John McCrae,如同二战时期的白求恩,同样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同样不远万里,来到欧洲,投入到那里的一战主战… (阅读全文)

11月的罂粟花,花瓣如血,花蕊如夜

Posted by 海东 on 07 十一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一进入11月,一枚枚红色的小花,静静地绽放在许多加拿大人的衣服上。 那是一种丝绒质地的罂粟花,花瓣鲜红如血,花蕊漆黑如夜。人们将这小小的罂粟花别在衣领、胸襟或帽端,为了纪念在战争中为国捐躯的战士。 没有通知,没有号召,甚至没有提醒,但年年这样,岁岁如此。我甚至一看到满大街的小花,才意识到:噢,11月又到了!这一年又快过去了! 每年的第11月的第11天的第11小… (阅读全文)

加拿大第一个同性婚姻的国会议员

Posted by 海东 on 19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多元文化

昨日清晨的小雨,并没有为Scott Brison的婚礼带来一丝丝的诗意。国会议员的特殊身份,同性婚姻的别样风情,注定不会让他的婚礼像普通人那样平静。 Nova Scotia省海边的小镇,在一个只住着200个居民的小区,Scott Brison和他的同性伴侣Maxime St. Pierre,举办了结婚典礼。他成为加拿大历史上第一个同性婚姻的国会议员。 政治家们在创造着历史。加拿大的两位前总理、一位现任党… (阅读全文)

离婚,也可以如此美丽

Posted by 海东 on 16 八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从古至今,在人类社会的舞台上,婚姻从来都是一场大戏。或喜剧,也喜怒哀乐;或悲剧,也悲欢离合。 看过太多的关于爱情的艺术,看过太多的关于婚礼的艺术,但几乎从未看过关于离婚的艺术。 离婚,历来都是默默无语,历来都是悄悄无声,低调得不能再低,黯然得不能再黯。 现在,我们也许应该感谢多伦多的一位艺术家,Cathy Gordon,她献上了一部真实的现场剧,为这个世界带来了… (阅读全文)

小逛印度街

Posted by 海东 on 04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旅游 (全局), 多元文化

星期六上午,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来到多伦多的印度一条街,逛了一小逛。 印度文化,同中国文化一样,具有悠久的历史。在多伦多,印度移民,也和中国移民一样,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也把自己的传统与习俗,带到了加拿大。 即便是周末,同唐人街相比,印度街显得很冷清。也许是因为人们都去了湖边,今天那里很热闹,加勒比狂欢节正在安大略湖畔举行大游行。 印度街两旁的店铺,… (阅读全文)

尊重每一个人的选择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多元文化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Pride周,多是在每年六月份倒数的第二周。参与Pride周的主体,主要是Gay、Lesbian、Bisexual和Transgender,译成中文就是:男性同性恋、女性同性恋、双性恋及双性人,和变性人。 由此,我们可以推论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确实存在着更多的选择。 回到前天的那个问题,如果那个男人变性为女人,就会出现女同性恋;同样,那个女人也可能会变性为男人,那就可… (阅读全文)

男人和女人,会有几种选择?

Posted by 海东 on 26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多元文化

昨天,在关于同性恋主题的文章发出之后,有的博友留言表示很难理解,既然上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还要同性恋? 对这个问题,一开始我想说,如果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当然不会同性恋。可这个世界有着千千万万个男人和女人,于是,就有了多项选择。 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倘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他和她,会有几种选择?仅仅是彼此相恋这一种吗? 恐怕… (阅读全文)

多伦多的Pride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六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多元文化

上百米长的六色彩虹旗,在世界上最长的商业街——多伦多的央街上流淌。赤橙黄绿蓝紫,象征着生活的多姿,象征着人性的多彩。 上个星期,是多伦多的Pride周。在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作为Pride周最后一项活动,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将整个Pride周推向高潮。 一年一度的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不仅在北美,而且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名气的。 多伦多的同性恋大游行,译自于Pride Parade…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