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此情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上海世博会官网的政治错误(致世博会领导的一封信)

Posted by 海东 on 07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彼岸此情

  尊敬的世博会领导: 上海世博会开幕了!我们”身在海外、心系中华”的华人华侨,别提有多兴奋!尽管尚未身临其境,但仍可在网上一睹风采一饱眼福。在浏览世博会官网的展馆部分时,我们发现了一个不可饶恕的政治错误:竟然将台湾馆排斥在中国省区市展馆之外! 对这种分裂祖国、破坏统一的行径,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并保留进一步愤慨的权利。 台湾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 (阅读全文)

全国各省省长、各市市长、各县县长就职演说通稿

Posted by 海东 on 18 二月 2009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彼岸此情

在网上,读到国内一位新任市长的就职演说,觉得有点意思。回想起从前听到过无数次领导们的讲话,几乎全是大话连句、空话连段、官话连篇。联想到自己,不是也曾经起草过那样的文稿、不是也曾经那样讲过话吗?其实,有时候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目前,国内各地正在逐级召开人大政协两会,将新上任一大批县长、市长、省长。为他们慷慨激昂的一番演讲,我将前面那位市长的讲… (阅读全文)

2009,定是大事之年

Posted by 海东 on 01 一月 2009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2008年终于过去了!无论对世界,还是对中国,2008,都是一个不平静的一年。 新的一年已经来临!2009,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这个9字年,定然不会平静。 困难与考验,都是严峻的,并且是空前严峻的,对每个人,对每个家庭,尤其对中国。 严峻的经济形势不用说了,下滑的谷底,即便乐观的预测,最快也要在半年时才能出现。谷底后的回升,也会有半年的波动。 更严峻的是敏感的… (阅读全文)

1356号,人民的英雄

Posted by 海东 on 18 八月 2008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彼岸此情

当刘翔转过身来,背对着他炽爱的高栏,将身上的2号跑道号码纸扯下来,走回到刚刚进来时的那条运动员通道,黯然退出比赛时,我和所有人一样,目瞪口呆,并大失所望。 我们只能远远地看到他的背影,和他背上的运动员号码:1356号,一股莫名的悲情久久挥之不去。 一直记得4年前,电视直播雅典奥运会的男子110米栏决赛,我一口气喊了12秒91,为刘翔,为中国,为由此诞生的这位民族… (阅读全文)

多少故事由搭车开始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都是很平凡的,爱情也是。只要我们发现其中闪光的瞬间,那平凡也会永远在我们心底,就象多伦多一位朋友对我讲的,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 姗迪Sandy和罗博Rob,尽管工作在同一家公司,但由于在不同的部门,平日里彼此很少见面,也很少交谈。 姗迪知道,公司里所有人都喜欢罗博,所以当她有一天夜里被困在外面的时候,她本能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打电话到公… (阅读全文)

真实与平凡中的浪漫

Posted by 海东 on 15 八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我们也看了那部儿子极力推荐的《尖峰时刻3》,他刚刚在上周五的首映式上看过。 据说,成龙的这部影片,未通过在国内上映的审查。其实,片子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最后那场在巴黎埃菲尔铁塔上的搏斗戏,拍得扣人心弦,格外精彩。 这样的动作片,以巴黎作为事件的背景,感觉有点不同的味道。不过,对我们自己的纪念日,倒是增添了几分浪漫的色彩。 其实,普通人的爱情也是很… (阅读全文)

Free的网络电话

Posted by 海东 on 08 八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彼岸此情

回家的路上,买了一张6/49彩票,用了一个Loonie加三个Quarter、两个Dime和一个Nickel。巧得是,票面上有两个数字8,正好是今天的日子:8月8日。 这回,咱也沾点8月8日这个好日子的喜庆,中个千八百万的大奖也说不上。 说起好日子,想起几年前听过的一个谜语,谜面是谁谁谁进中南海,打一歌名,谜底就是:今天是个好日子。 假如把这个谜底作为谜面,打一词,那么谜底又是什么呢… (阅读全文)

幸福与你分享

Posted by 海东 on 05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加拿大有一本杂志,准备在明年2月份的那一期上,刊载一组真实的爱情故事。 其实,这本杂志已经连续两年了,在每年浪漫的情人节期间,与自己的读者们一道,分享故事里主人公们的爱情与幸福。 下面这个故事,就是其中的一个。 蒂娜与麦克,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 1998年10月15日,是在韩国汉城的津浦国际机场,第一次偶然相遇的。 当时,蒂娜是到机场接从加拿大来的父母。而站在… (阅读全文)

吸烟与成瘾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七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我不吸烟。但曾经吸过烟,并且差一点上瘾。 我是在烟雾中长大的。父亲的烟瘾很重,吸烟从基本靠买,到基本靠送,又到连买带送,他抽了一辈子烟。 文革时的商品短缺,对父亲的烟史,带来了严峻的考验。每月按量供应的几盒烟,根本就不够他抽的。 记得当时,父亲的几个学生为他到县城买回几大包烟叶,朋友从烟厂弄出来几卷烟纸,父亲开始了他自制卷烟的生产。 父亲把我和妹妹叫… (阅读全文)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狮子

Posted by 海东 on 08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前些天,到湖边散步,见到一对铜狮子,看那神态那气质,一定来自中国。 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似乎有点他乡遇故的感觉。 我默默地拍了两张照片,在夕阳下,为一左一右一雌一雄两个狮子。 一周前,这两张照片,被来海东一家作客的一对白俄罗斯夫妇见到了。他们问我,如何区分这一对狮子的雌雄? 我告诉他们:雄性狮子在它的右脚下踩着一只绣球,而雌性狮子在它的左脚… (阅读全文)

Live Earth 全球演唱会

Posted by 海东 on 06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彼岸此情

2007年7月7日,在本世纪底7个特别的日子里,全世界7大洲同时举办一场空前的盛会。 Live Earth全球气候危情演唱会。(中国官方译为“全球气候危机演唱会”,我翻成“危情”,自认感觉更好) 演唱会主要会场设在全球9个国家的大都市,时空跨越7大洲,24小时直播现场演出,向全世界20亿观众传达一个信息,一个紧急而充满希望的信息: 全世界人民要共同起来响应呼唤与气候危机搏斗! … (阅读全文)

一块石阶,我永远留在了清华园

Posted by 海东 on 24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彼岸此情

在北京清华大学主楼门前的台阶上,镶着一块与众不同的青色花岗岩石阶。 远远望去,它和整个主楼建筑融为一体,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走得越近,它的颜色仿佛越深,直到看见在它上面刻着的一行字—— “一九七七级一千零一十七名同学一九八二年”。 那是清华1977级学生留给母校的毕业纪念,也是我在清华园里留下的唯一创意。 一九八二年初,我们七字班毕业前夕,校学生会研究一九… (阅读全文)

写连载,很过瘾

Posted by 海东 on 23 六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彼岸此情

昨天,当我把最后一篇连载发出去之后,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六月初,当看到新浪博客为纪念中国恢复高考三十年在征集高考老故事时,我还没有想过自己要写什么。在读了几篇关于三十年前那次高考的老故事之后,从内底涌起一种倾诉的愿望。于是,提笔起了一个头…… 以前,在报纸看到的连载,都是来自于一篇现成的中篇或长篇小说,分段刊登。在网上读过一些连载的文章,也多数是小…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完)

Posted by 海东 on 22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二、新生 清华1977级的学生班级,按学校惯例,称为“七字班”,共有一千零一十七名学生。 当年的新生入校,不像现在有父母相陪,全都是自己一个人,背着行李被褥,右手拎着装满衣物的旅行袋,左手提着盛着脸盆的网兜,条件好一点的,还有一个小书箱。 我们系的新生住在一号楼,当时是最北面的一栋学生宿舍。每个房间住6个人,3张上下铺的木床。幸…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11)

Posted by 海东 on 21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一、报到 最美好的日子,并不是在你享受它的时候,而是当你已经看见它正向你走来。 从接到录取通知书,到离家赴京报到的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值得留恋的一段时光。 不像现在,新生入学之前大家彼此请客吃呀喝的,那时候,大家分别前,多是合影留念,相互赠送小小的纪念品。我当年收到最多的是日记本,塑料皮的那种,扉页上写着赠言,都是一些…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10)

Posted by 海东 on 20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十、录取 从考试结束,到最后接到录取通知书,好像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期待中时而夹杂着一丝绝望,真是饱受煎熬。 考试后不久,我就得知了自己的分数。在我们这个系统,我的总分第二,语文单科第一。若在全省排名的话,我大概排在五十名左右吧。总分尽管没有预期得好,可也算是很不错的了。人那,知足吧。 无论在我们单位,还是在周围的同学中,…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9)

Posted by 海东 on 19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九、理化 那年高考,物理和化学是同一张卷,是四门考试中的最后一科。 写到理化考试,不能不提到一个人,尽管我在3月的一篇博文中已经讲过一次了。 至今,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是他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故事发生在理化考试的最后三十分钟里: 那是最后一门考试。考第一门时还是满屋子考生的教室里,越考人越少,最后只剩下不过十个人,显得冷冷…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8)

Posted by 海东 on 18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八、语文 各门功课中,语文,一直是我的强项。在那年高考,四门单科成绩中,语文的分数最高,在我们那个系统里,我的语文单科成绩第一。 应该说,那年的语文试题并不难,记得第一题竟然是填写拼音。主要部分当然是作文,100分中占了60分。而我,恰好在作文上得到了近乎完美的发挥。 那年高考,我们省语文考卷中的作文题是:伟大的胜利-难忘的197…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7)

Posted by 海东 on 17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七、政治 那年,依然处在坚持政治挂帅的时代,政治是不能不及格的。所以,政治是我们不得不重视的一门考试。 回顾那年高考,只有对政治考试的记忆是最淡的。不仅考什么题都忘了,而且得了多少分,也想不起来了。当时,我还有写日记的习惯,也许在日记里会记录着很多宝贵的资料。不过,几十本日记,都放在国内的家里了。以后回去好好翻一翻,看看当… (阅读全文)

那年高考(连载6)

Posted by 海东 on 16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彼岸此情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和母亲 六、数学 那年高考,我们省第一科考的就是数学。 按工作单位系统划分,我参加的是省直属单位考场。如果按编号的话,大概算是全省的1号考场。考场位于长春电影制片厂对面的建筑工程学院内,同我们公司的职工医院只有一墙之隔。 第一天上午考试之前,考场先是到了一些记者,接着省市有关领导都来了,视察文革后我省第一次考试的第一个考场。 我们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