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新朋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接到这样的Email,请小心!

Posted by 海东 on 23 七月 2010 | Tagged as: IT (全局), 老友新朋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常收Email,难免有病毒。 网络这个虚拟世界,其纷纭复杂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身边的这个现实世界,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自己的Email邮箱也经常收到一些莫名其妙的邮件,即便过滤掉那些垃圾邮件。前一阵子,先后收到过不少这种加为好友的邀请函,一般我都不去理会,特别是来自于陌生的或不太熟悉的发信人。 如果你收到的邮件,是来自于一位… (阅读全文)

只为一种感觉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九月 2008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此文为清华校友会2009春节晚会而写 2008,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注定都是永远无法忘怀的一年。 北京奥运会闭幕的那天,我和几位校友聚在一起。当电视直播的画面里,马拉松运动员跑过清华园时,我们激动地站了起来,一道举杯欢呼着。为奥林匹克运动,为崛起的中华,也为我们自己…… 如同这难忘的2008,太多太多的磨难,让我们坚强;太多太多的惊喜,让我们振奋。尽管这个世界上… (阅读全文)

永不言败

Posted by 海东 on 30 八月 2007 | Tagged as: 体娱 (全局), 老友新朋

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田径赛场上,我们永远记住的是男子110米栏的决赛,是因为刘翔,他为中国夺得了奥运会田径的第一块金牌。有谁会记得那届奥运会女子100米栏的决赛呢? 在那场比赛中,有一位运动员在跨第二个栏时就跌倒了,和她一起倒下的还有她四年的梦想和亲友们的期待。 这是一位加拿大运动员,她的名字叫Perdita Felicien。 在别人欢呼胜利的时候,她忍着伤痛,默默地离… (阅读全文)

Mr. Hargrave

Posted by 海东 on 31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老友新朋

Keith R. Hargrave是我儿子现在的钢琴老师。平日里,我们都称呼他Mr. Hargrave。在这里,对老师直呼其名,是不礼貌的,即便彼此非常熟悉了以后。 自上个星期的那篇《儿子的钢琴老师》发出后,一些多伦多的朋友读后很感兴趣,希望我能够将这位老师推荐给他们。在征得Mr. Hargrave的同意之后,在此,我将这位钢琴老师的基本情况介绍给大家: Mr. Hargrave毕业于多伦多大学皇家音… (阅读全文)

一生的朋友

Posted by 海东 on 29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几十年都过去了之后,他们才发现,彼此的生命竟一直紧紧地连在一起。 赫博Herb和约翰John,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是同班同学。77年前,在他们的三年级的下学期,全班42名同学集体合影后,他们就分开了。 那张早已褪色变得发黄的老照片上,约翰站在第三排的中间,他是班上唯一的黑人学生。 在拍下那张照片的十几年后,二战爆发了。赫博入伍,当了一名飞… (阅读全文)

陌生人,也许是你的朋友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七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老友新朋

最近,常有陌生人打来电话,其中有的是朋友们介绍过来的。如果是在路上,则很少和陌生人说话。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是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之一,如今我们也许依然这样去教育孩子。 陌生人,真的那么陌生而可怕吗?在我们博大精深的五千年文明里,真的就容不下陌生人吗? 其实也不是,真正容不下的只是那些与我们自己没有丝毫关系的陌生人罢了。君不见,多数人为自身利益去拉关系… (阅读全文)

那位老人的生日Party

Posted by 海东 on 21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还记得那位老人吗?Honest Ed,在距自己93岁的生日还不到两个星期的时候,他离开了人间。 他的生日是7月24日。 每年在他过生日的时候,他都要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活动,不是只为他自己,更为和他一起生活着的人们。 住在他那个大商场周围的居民们,都不会忘记。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把商场西边的那条街租下一天,从早到晚,从南到北,整条街都摆满了食品和饮料,为孩子们准… (阅读全文)

我会永远记着这位老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多伦多市中心西面一个路口的西南角,座落着一家大型百货商场。商场与众不同的外墙上,镶着23000多个灯泡,日夜不停地闪烁了将近60年。 每年的圣诞之夜,这家商场的大门口,都会站着一位头戴红色圣诞帽子的老人,向周围的居民们免费发放圣诞火鸡和节日蛋糕。 他,就是这家商场的老板,大家都叫他Honest Ed,那也是这家商场的名字。 不过,从今以后的圣诞节,我们再也见不到他了… (阅读全文)

你在哪里?

Posted by 海东 on 09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昨天,无忧博客的moose为我连接了一张老照片,就是我附在后面的这张,并问我:海东,你在那里? 这是一张30年前的老照片,moose是从文学城的一篇纪念高考30年的文章《改革开放的记录:中国恢复高考30年老照片(组图)》里看到的,他转给了我。谢谢moose! 文学城的那篇文章,在引用这张照片时,写有这样一行文字说明:“1978年2月,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进入大学校门。这是清… (阅读全文)

一份最好的礼物

Posted by 海东 on 01 六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感谢无忧博客今天送给我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海东一家被列在博客月排行的榜首。 我从来没有到过这儿。我知道,这全是网友们在抬举我,在鼓励我,在支持我。海东在此真诚地谢谢你们! 写博客至今,一共162天。能够每天发一文,应该算是很勤奋的啦。然而,只有我自己知道,为此曾付出了多少的努力与艰辛。曾经有过两次,真的不想写下去了,比如今天。 今天,我粗略地统计了一下… (阅读全文)

我的同性恋朋友

Posted by 海东 on 24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认识Tim,是在半年前的那次圣诞Party上。 他是我妻的同事。在没有见到他之前,我妻几次对我谈起过,说在她们的team里有一个小伙子。当时,我的感觉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孤单一个人,工作在一群女人堆里头,和一群女人一道,为另一群女人服务,天天抚摸着女人的脸,摆弄着女人的手,真的很难让人理解。 那天在晚会上,和Tim第一次见面,他穿了一件红色衬衫,一条黑色西裤,系… (阅读全文)

人生又一个春天

Posted by 海东 on 14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我在一月初发出那篇《好人,应该一生平安》后,与文中老领导的亲人又通了两次电话,得知他正在治疗中。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几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了。说实在话,这样的长途想打又不敢打。 昨天,收到了他老伴发来的Email,告诉我们:他的病情经过前一段的治疗,还是有成效的,一是不疼痛了,二是体重增加了,目前已经基本控制住了。现在每天可以出去在小区里散步了,还时常拍几张… (阅读全文)

相聚在四月的春光里

Posted by 海东 on 29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每年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是清华大学校庆纪念日,是清华人自己的节日。 象回家过年一样,清华校友们相约在春天的季节里,相会在明媚的阳光下。 母校的校庆活动自然是最丰富的。值年校友聚会是主要活动之一,以毕业二十年、毕业三十年的同学为主,大家纷纷回到母校举办班级聚会。 自考入清华之后,几乎每一年我都参加了校庆活动。 在学校时,只记得是要参加这一天的学生运动… (阅读全文)

Good Afternoon

Posted by 海东 on 25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说来真巧,前天不见了的那位Good Morning,今天下班时,我竟在另一个地铁站遇见了他! 离着很远,我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不过,这次不是Good Morning了,而变成了Good Afternoon。 像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似的,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Good Afternoon!说起来挺别嘴的,不如Good Morning说着顺溜。 我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不是以前在L地铁站做过早班? 他说:对呀!你怎么知… (阅读全文)

Good Morning

Posted by 海东 on 23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老友新朋

星期一早晨,刚进地铁站,就发现入口处的检票员换了一个新面孔。原先站着一位高高的南美裔男性,现在坐着的是一位胖胖的非裔女性。 每天早晨上班的高峰期,地铁站都会打开一个快速通道,大家亮一下车票,就可以鱼贯而入,免得刷卡耽误时间。 通常在快速通道口会有一位检票员,他的工作很简单,不用手,也不用脚,只用眼睛监督着每一个进站乘客的手中是否有票。这里的上班族几… (阅读全文)

安钢的10个不应该

Posted by 海东 on 15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安钢,1982年毕业于安徽大学英语专业,曾任职于中原油田、西门子公司等,2000年技术移民到加拿大,2007年2月8日在驾卡车运货途中因车祸死于美国。 安钢之死,在多伦多引起强烈反响。关于他的经历,他的婚姻,他的人品,他的后事等等,在网上热贴不断,热评如潮。 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的。安钢的悲剧,其实在他没有发生车祸之前,就已经上演了。而这个悲剧,不是他一个人的… (阅读全文)

让我哭笑不得的一条评论

Posted by 海东 on 12 二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老友新朋

我的短文《丝毫不懂棋艺,照样可以战胜国际大师》发出后,收到了一位署名laowong博友的这条评论: “胡说八道!两个国际特级大师又不是两部电脑,下棋会一模一样吗!” 这是我自开博至今所有评论中最让我哭笑不得的一条评论啦! 我的好laowong,不会是我没说清楚吧?得了,就算我上次没有讲明白,现在再详细说说:就好比我分别和老王、老李两个人同时下两盘中国象棋。 在和老王… (阅读全文)

博客,为你而写

Posted by 海东 on 29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老友新朋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去了Calgary,更不知道我的博客一直陪着他,去了那么远的地方。 在昨天“散会”以后,其实我真的萌生一个念头,打算就此停笔的。除了家人,我对所有的身外之物都是“见好就收”,放了就弃了,免得“移情”博客,影响自己平静的生活。 早上打开邮箱,见到他的Email才知道,他现在一个人在那里工作。远离亲人的那份孤独与寂寞,我有过极深的体会。他在Email中谢我的… (阅读全文)

写诗,说明你依然年青

Posted by 海东 on 11 一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老友新朋

我妻流着眼泪听我读完了这篇短文的初稿。对我说:赶快发了吧!笑千这些年多不容易啊! 读后感写在前面。很佩服笑千。佩服他那股不服输的劲头。 我们是那种走得很近的朋友,是那种平日很少交流但总能知道对方心事的友情。老乡,校友,队友,同事,我们身上有太多相近的地方。 如果用“出污泥而不多染”仍然可以形容男人的话,他应该算一个。 那天,在他的博客上读到他写的一首《… (阅读全文)

好人,应该一生平安

Posted by 海东 on 02 一月 2007 | Tagged as: 健康 (全局), 老友新朋

昨天与国内通话时,正值北京的上午。对我来讲,却正如同一时刻这边的深夜,眼前一片漆黑。 每逢元旦或春节,我都要去一位老领导的家里拜拜年,特别是他退休后的这几年。如今远隔万里,只好打越洋电话问候老领导啦。 可这个元旦打到他家的电话,却总是没有人接,似乎有种不祥的预兆。 试着拨打老领导的手机,真通了!接电话的是他的老伴。 原来,他们这些天一直住在北京的儿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