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言自语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夜的平安

Posted by 海东 on 24 十二月 2008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自言自语

  入夜,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丝的轻松,或许因为是刚刚结束了一年的工作。2008,如同这悄悄暗下来的天空,也要静静地离去了。 雪,还在下着。风中的雪,轨迹在灯光中变幻着。偶而落在手上,看得见晶莹的六角,再仔细端详时,已经化了,一滴尚含六个边的水珠。 路旁的灯火,和橱窗里面的故事,一样的温暖。和往年同样,不变的主题,不变的旋律,在岁岁年年的平安夜里。 … (阅读全文)

鼠年鼠文数叽叽

Posted by 海东 on 08 七月 2008 | Tagged as: 教育 (全局), 自言自语

网上说,今年国内高考,江西的作文题目是: 以07洞庭湖鼠灾为背景,要以田鼠的口吻或者田鼠天敌的口吻给人类写一封信,八百字以上。 最强的一篇作文是这样写的:      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阅读全文)

当最后只剩下希望的时候

Posted by 海东 on 28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Crystal Dunahee,加拿大一位年轻的母亲,每天每天,为她的儿子收拾房间,尽管她的儿子在16年前就从操场上丢失了。那年,她的儿子才4岁。 16年了,她每天都要打扫儿子的房间。她把儿子小时候的玩具收了起来,摆上每年每年她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和圣诞节礼物,尽管那些礼品盒从未打开过包装。 慢慢不再年轻的母亲相信儿子还活着,相信儿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她为儿子留着那个房… (阅读全文)

雨中的怀念

Posted by 海东 on 12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蒙蒙细雨中,人们聚在他那座知名的商场前,深深地怀念着他,在他逝去刚刚一个月的今天。 临时搭起的舞台上,来自各个族裔的歌手,将本民族最深情的歌,唱给在场的人们,和不在场的他。 那位善良的老人,生前经常举办这样的街头Party,为他的邻居们,为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而今天,他的邻居们,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朋友们,也为他举办了一个街头Party,尽管他不在了。 多… (阅读全文)

回味无穷的字幕

Posted by 海东 on 07 八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自言自语

利用这个长周末,看了几部电影。我发现,自己对评价一部影片是否感人,有了一个新的标准: 当影片结束前放映字幕时,你看得越久,说明这部影片打动你越深。 现在的每一部电影,在最后部分,都有一段长长的字幕,其放映时间一般在五分钟左右,有的长达七八分钟,有的甚至十分钟。在电影的故事情节已经结束之后,开始放映这段似乎亢长而无趣的字幕时,如果你能够继续坐下去,就… (阅读全文)

不写博客的感觉,真好

Posted by 海东 on 17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自言自语

上个黑色星期五,我中断了自己坚持了半年多的每日一博,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彻底放松的周末。 这一放松,就是好几天过去了!一个人那,上进真难,“堕落”真快。 不写博客的感觉,真的不错。 不再去想今天的主题和图片,不再去看他人的赞同与反对,远远地离开那个世界,即便那世界是虚无飘渺的,同样有着光明与黑暗。 当勤奋变成惯性,当惯性变成驱使,当驱使变成压力,最好的… (阅读全文)

有电话,却找不到你

Posted by 海东 on 10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自言自语

家里的留言电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莫名其妙地罢工了。怪不得几位朋友,最近总在埋怨我,给我留言多次,却一个不回。 我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留言,电话机上一直显示着:无任何留言信息。 与国内不同,这里的家庭电话,是经常需要留给他人的,并且大多带有留言装置,为的是,你不在家时,可以留下信息给你。 记得以前在国内时,极少将家里电话告诉旁人,特别是陌生人。需要留… (阅读全文)

50,知命不知天

Posted by 海东 on 31 五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人生半百,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一生中大半个生命里程。 记得二十多年以前,当时还算年轻的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生命,在延长中缩短,也在缩短中延长。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有时关注前半句,有时看重后半句,其实都是一生,如同那著名的半杯水。 有,也是半杯;无,也是半杯。 50年走过的路,连起来,绕着地球的话,应该已经走了几圈。小时候从床上走到地上,大了… (阅读全文)

静静的文学城

Posted by 海东 on 19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文艺 (全局), 自言自语

我在文学城的那个小家,静静的,真象个世外桃源。 在我的四个博客中,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最年轻,成家最晚,是我在今年春节期间才搬进去的。这样一来,国内两个家,国外两个家,不偏不倚,亦中亦西。 和其他三个小家相比,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也最缺少母爱。主人常常是来了就发,发了就走,不大在意有多少人浏览又有多少人评论。 这个小家,象个书房,静静的,大门敞开着,… (阅读全文)

枪手,不应该是中国人

Posted by 海东 on 17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时政 (全局), 自言自语

32条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活生生地走了,被一个年轻的枪手夺去了。 昨天夜里,收到一位好友发来的Email,附件中的新闻报道说,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里的枪击案,杀死32名师生的枪手是一个中国人,持学生签证,姓赵,来自上海。 我们都不相信:枪手,怎么会是个中国人?不应该呀! 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是个友好之邦。中国人民勤劳、勇敢、善良、大度,至多在窝里斗一斗,一到… (阅读全文)

悲剧,不应该继续

Posted by 海东 on 16 四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我这个人极少去他人的博客浏览的(真对不起来我家的博友们)。可是,那个星期六,我在安钢纪念堂坐了一天。为这位同龄人,为这位老弟,还为我妻读他留下的眼泪,更为我自己内心同样的伤感。 我以为,我和安钢走得很近。我们是同龄人,同一年入学,又同一年毕业。我比他年长两岁,他比我早来两年。我们走过同样的路。我可能比他经历得还多些,吃过更多的苦,遭过更多的罪。论固… (阅读全文)

人生的选择

Posted by 海东 on 01 四月 2007 | Tagged as: 生活 (全局), 自言自语

人生,因为有选择而多姿多彩,同样因为有选择而起伏多变。 有选择,是幸运的。人生有所选择,说明你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多少人感叹“命运无常”,其实是由于他们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随波逐流,或一日千里,或江河日下。 有选择,是痛苦的。因为,选择同时意味着放弃。鱼和熊掌,无论选哪一个,都会失去另一个。脚踏两只船,最终总是逃不脱“鸡飞蛋打”。而更为痛苦的,是不得… (阅读全文)

夜敲佛门123

Posted by 海东 on 11 三月 2007 | Tagged as: 博采 (全局), 自言自语

掌灯,焚香,净体,空灵。 放心,自在,随缘,念慈。 佛说一念。乃一个念头,一门心思,专一坚信,专心业成之意;也有一瞬间,一刹那,时间极短,转眼皆空之意。长久与短暂,永恒与瞬间,均在一念之间。 佛说二谛。乃俗谛和真谛。俗谛为凡夫所见,真谛为圣智所见。凡夫所见,世间事相;圣智所见,真实理性。我之所见,亦俗亦真。 佛说三觉。乃自觉、他觉、究竟觉。断尽界内见… (阅读全文)

一个生命就这样轻轻地飘走了

Posted by 海东 on 06 三月 2007 | Tagged as: 情感 (全局), 自言自语

一个生命就这样轻轻地飘走了。 象窗外的雪花,轻轻地从天上落下,轻轻地挂在枝头,轻轻地有风吹来,轻轻地飞去了。 生命是如此坚强。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经过很长很长的路,奔着够着,只为一次相逢。走了几千几万里,走了几千几万年,寻着找着,只为见上一面。见了,也就知足了。 生命是如此脆弱。经不起多一点点的冷,经不起多一点点的热。冷了,冰一样的脆;热了,水一样的… (阅读全文)

豆腐不是命,肉也不是

Posted by 海东 on 05 三月 2007 | Tagged as: IT (全局), 自言自语

小时候,爸爸常笑我贪吃的样子,总是对我讲同一个故事: 说有一人最喜欢吃豆腐,视豆腐为命,不可一日无豆腐。一天,去朋友家做客。主人知道他的嗜好,做了几款豆腐招待他,当然还有几道肉菜。当主人见他只顾吃肉而不吃豆腐时,便问他:你怎么不吃点豆腐?那可是你的命呀!他赶紧吞下嘴里的肉,回答道:见到肉,我就不要命啦! 是啊,人总是这样,喜新厌旧,贪心如命,一见到… (阅读全文)

2007春晚的十大名句

Posted by 海东 on 19 二月 2007 | Tagged as: 其他 (全局), 自言自语

第一次在加拿大与国内同步收看直播的春节联欢晚会,让身在异国他乡的我们感受到了浓郁的年味。感觉稍有不同的是这里大年三十的上午,而不是除夕之夜。 连看了三遍春晚:一个直播,一个重播,一个两小时的剪辑。四个半小时的春晚,留下印象最深的有以下十句话: 10. 先喝点水,水喝多了也撑得慌。 冯巩的相声,越来越缺少新意了。喝了几碗水,像过去吃了几碗面条;换了几个角色… (阅读全文)

2007,我的七字年

Posted by 海东 on 31 十二月 2006 | Tagged as: 日志 (全局), 自言自语

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七字年,如同一幅硕大无形的天幕,就这样由东至西悄然无声地铺展过来。 七字年,是我为尾数逢七的年份命名的。我真的不知道,过去和现在是否有人用过这种方式或名称纪年。如果没有,算我原创;如果有,我是与之暗合。此时,我手边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纪年方面的资料或信息。 上一个七字年是1997年。在我的简历上,有关那一年的记录一个字也没有。但那年我却… (阅读全文)

Blog,一个虚拟的真实空间

Posted by 海东 on 24 十二月 2006 | Tagged as: IT (全局), 自言自语

BLOG,在大陆称为博客,在台湾则称部落格。起源于Weblog,就是个网页日记。大约七年前,一个叫Peter的人把它念成We Blog,才有了Blog这个单词,一个既是名词、也是动词的网络词汇。 博客,非博,亦博。每个人的博客,各具独自的个性与特色。而整个博客世界,却是包罗万象,海纳百川。“海不让水,积以成其大。”写于2100年前的一本中国古书上的这句话,可谓概括了Blog精神的丰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