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曾经是三毛的粉丝。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尽管还没有出现“粉丝”这个词,但依旧涌现出千千万万把三毛奉为爱情偶像的少男少女们。 荷西,我的爱人。让多少当年的和现在的年轻人和三毛一起,为那个大胡子的西班牙大男孩如痴如醉。 梦里花开花落,多少痴情者开始寻找并熟悉撒哈拉大沙漠,不是从地理杂志或者教科书里,而是翻遍了三毛那本著名的散文集。 还是十几年前的一次与我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