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此地,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只用三个单词,与一位多伦多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讨论起哲学问题。 她是我妻的同事,来自安省北方小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英语不用说,法语比英语还好。父母经营旅游酒店,自己则从小在外求学及打工。 她Part Time工作,Part Time在多大攻读硕士,研究东西方哲学。当她得知我们是来自东方文明古国之后,几次来家与我们讨论她的课题。 那时我刚来,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