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平安

2008年12月24日 | 作者: 海东 | 1,281 浏览

  入夜,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一丝的轻松,或许因为是刚刚结束了一年的工作。2008,如同这悄悄暗下来的天空,也要静静地离去了。 雪,还在下着。风中的雪,轨迹在灯光中变幻着。偶而落在手上,看得见晶莹的六角,再仔细端详时,已经化了,一滴尚含六个边的水珠。 路旁的灯火,和橱窗里面的故事,一样的温暖。和往年同样,不变的主题,不变的旋律,在岁岁年年的平安夜里。 … (阅读全文)

逃票

2007年4月24日 | 作者: 海东 | 1,556 浏览

昨天写检票,今天说逃票,两件事的跨度有三十多年。 下过乡的知识青年,乘车回家探亲时,没逃过票的人不多。 从小学到中学,我一直是个品学兼优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中学毕业下乡到九台,往返坐火车五站地,不算远,可也不近,票价不过一元钱。我从来都是买票上车,一是买得起票,二是不敢逃票。唯一的一次逃票经历,是无意而为之的“初犯”。 记得那是在春节前,大家扛着年货回家… (阅读全文)

回家过年

2007年2月16日 | 作者: 海东 | 967 浏览

无论你走多远,过年总要回家。 小时候,妈妈常在饭桌上对我说:看你握筷子的方式,就知道你长大了一定离家很远。 我的手几乎握在了筷子的最上端。 等我长大了,真的离家越来越远了:中学毕业后,去农村插队,坐汽车三个小时;考上了大学,到了首都北京,坐火车十个小时;前几年出国,来到地球的另一面,坐飞机十四个小时。 离家越远,越想回家。其实,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家… (阅读全文)

途中不是家(续)

2007年1月22日 | 作者: 海东 | 1,024 浏览

在昨天的《途中不是家》发出后,我真不知道写什么可以跟在它的后面,我的思绪还沉浸在那段往事之中。 我知道,最感动的还是我自己。 关于标题 不久前,读过白岩松的一篇文章,题目是《家在途中》。我一直很欣赏他敏捷的反应与思辨、犀利的口才与文笔,但我委实不敢苟同他对家的感觉。家,是你在途中向往的地方,是你在途中返回的地方。除非你是一个人,人走家搬,家随人迁,你… (阅读全文)

途中不是家

2007年1月21日 | 作者: 海东 | 1,389 浏览

我永远记着,在那个晚秋的雨中,坐满7个人的Van,在离家十天以后,从温莎返回多伦多。 坐在驾驶位的Gary,是我们Team的头儿。一路上,他反反复复地放着那盘陈淑桦的带子。他喜欢她,喜欢她的歌。 车窗外,是深秋时节很少见的倾盆大雨。看不清远方的山,甚至看不清前方的路。雨刷在前窗上快速扫来扫去,如同我们急切回家的心情。 我们离开家十天了。十天来,我们住在一起,吃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