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快乐与眼镜

2010年1月1日 | 作者: 海东 | 901 浏览

从十年前的2000年开始,每次迎接新年,印象最深的画面,是世界各地的人们戴着不同风格的大眼镜,和眼镜后面的狂欢与快乐。 富有时代感的创意,将2000中间的两个0设计成眼镜的镜片。最后一位的0,随着时光的流驶,变为1,变为2……一直到去年的9。 时光到了2010,大眼镜的一个镜片不得不挪到最后一位了。幸好,还是一副眼镜,尽管两个0在一起的日子已成为历史。 快乐的元旦,和眼… (阅读全文)

四胞胎带来的快乐与烦恼

2007年8月23日 | 作者: 海东 | 1,214 浏览

加拿大卡尔加里的一对夫妇,Jepp和Keren,做梦也没有想到,上天会赐给他们一胎四个女儿。 他们在两年前生了一个儿子,还想要个女儿,于是妻子如愿地怀孕了。绝妙的是,那个看似普通的卵子,竟然在她的腹中,分裂了三次,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一个女儿变成了四个女儿。幸亏生得及时,假如再晚生几天的话,没准儿会四分为八呢! 四胞胎出现的概率,原本就够小了,专家说是在1千… (阅读全文)

那位老人的生日Party

2007年7月21日 | 作者: 海东 | 854 浏览

还记得那位老人吗?Honest Ed,在距自己93岁的生日还不到两个星期的时候,他离开了人间。 他的生日是7月24日。 每年在他过生日的时候,他都要举办一个盛大的生日活动,不是只为他自己,更为和他一起生活着的人们。 住在他那个大商场周围的居民们,都不会忘记。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把商场西边的那条街租下一天,从早到晚,从南到北,整条街都摆满了食品和饮料,为孩子们准… (阅读全文)

不写博客的感觉,真好

2007年7月17日 | 作者: 海东 | 687 浏览

上个黑色星期五,我中断了自己坚持了半年多的每日一博,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个彻底放松的周末。 这一放松,就是好几天过去了!一个人那,上进真难,“堕落”真快。 不写博客的感觉,真的不错。 不再去想今天的主题和图片,不再去看他人的赞同与反对,远远地离开那个世界,即便那世界是虚无飘渺的,同样有着光明与黑暗。 当勤奋变成惯性,当惯性变成驱使,当驱使变成压力,最好的… (阅读全文)

海东一家致加拿大总理的贺电

2007年7月1日 | 作者: 海东 | 1,589 浏览

尊敬的加拿大总理Harper先生阁下: 在加拿大举国隆重欢庆建国140周年之际,我谨代表我们一家向您,并通过您向全体加拿大人民,并向你的家人表示诚挚的祝贺和良好的祝愿! 加拿大是个美丽的国家,加拿大人民是伟大的人民,生活在这样一个自由、和平的土地上的人们,都会为加拿大的未来而祝福的。 今天是加拿大建国140周年的生日。加拿大国家的140年,风风雨雨多不容易。国土那… (阅读全文)

50,知命不知天

2007年5月31日 | 作者: 海东 | 1,358 浏览

人生半百,毫无疑问,已经走过了一生中大半个生命里程。 记得二十多年以前,当时还算年轻的我,曾经在日记里写过这样一句话:生命,在延长中缩短,也在缩短中延长。 人生在不同的阶段,有时关注前半句,有时看重后半句,其实都是一生,如同那著名的半杯水。 有,也是半杯;无,也是半杯。 50年走过的路,连起来,绕着地球的话,应该已经走了几圈。小时候从床上走到地上,大了… (阅读全文)

打木嘎,儿时游戏之五

2007年5月23日 | 作者: 海东 | 876 浏览

木嘎,是一根约10厘米长、两头尖尖的小木棒。玩的时候,用一把用薄木片做的木刀,砍一下木嘎的尖头,木嘎会自己跳起来,随即象扇耳光那样,用手中的木刀挥击木嘎,可以将木嘎打出很远。 比赛规则很简单,在规定的击打次数内,看谁打得远。 打木嘎的技巧性很高。由于木嘎都是自己制作,材质不同,规格不同,性能差异很大。加上砍击的力度和角度各有不同,木嘎跳起来的高度和方… (阅读全文)

Good Afternoon

2007年4月25日 | 作者: 海东 | 759 浏览

说来真巧,前天不见了的那位Good Morning,今天下班时,我竟在另一个地铁站遇见了他! 离着很远,我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不过,这次不是Good Morning了,而变成了Good Afternoon。 像见到了久别的老朋友似的,我走过去和他打招呼:Good Afternoon!说起来挺别嘴的,不如Good Morning说着顺溜。 我对他说:我认识你,你是不是以前在L地铁站做过早班? 他说:对呀!你怎么知… (阅读全文)

Good Morning

2007年4月23日 | 作者: 海东 | 904 浏览

星期一早晨,刚进地铁站,就发现入口处的检票员换了一个新面孔。原先站着一位高高的南美裔男性,现在坐着的是一位胖胖的非裔女性。 每天早晨上班的高峰期,地铁站都会打开一个快速通道,大家亮一下车票,就可以鱼贯而入,免得刷卡耽误时间。 通常在快速通道口会有一位检票员,他的工作很简单,不用手,也不用脚,只用眼睛监督着每一个进站乘客的手中是否有票。这里的上班族几… (阅读全文)

静静的文学城

2007年4月19日 | 作者: 海东 | 1,004 浏览

我在文学城的那个小家,静静的,真象个世外桃源。 在我的四个博客中,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最年轻,成家最晚,是我在今年春节期间才搬进去的。这样一来,国内两个家,国外两个家,不偏不倚,亦中亦西。 和其他三个小家相比,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也最缺少母爱。主人常常是来了就发,发了就走,不大在意有多少人浏览又有多少人评论。 这个小家,象个书房,静静的,大门敞开着,… (阅读全文)

一碗香喷喷的肉滋

2007年4月8日 | 作者: 海东 | 1,035 浏览

一块钱一大包的肉皮,一个小时以后,让我变成了三样:熬了一大锅皮冻,炼了一炒勺荤油,还有一海碗香喷喷的肉滋。 满屋子都洋溢着肉滋那股浓浓的香味儿。 这个本领,还是小时候跟父亲学的。那个年代,整个社会的主副食都很紧缺。买粮凭证,你的年龄乘以2就是你每月的粮食标准;买肉买油凭票,都是按人头每人每月半斤。可父亲总是有本事,隔三弄回点猪下水,差五带回点猪蹄儿,… (阅读全文)

掼刀,儿时游戏之四

2007年4月4日 | 作者: 海东 | 780 浏览

掼刀,就是用一把长10厘米左右的小刀掼在地面。这个游戏适于在雨后比较潮湿的地面上玩,通常是两个人之间的较量。 比赛之前,两个人各自在相隔不远处,各自用小刀划出一个大约七八厘米见方的小格子作为自己的城堡。 比赛规则很简单:每人轮流用小刀掼向地面,将小刀扎进泥土中保持站立,然后从小刀刺入点划一条线连到上一个刺入点,这样一直掼向对方的城堡,最后一刀要扎在城… (阅读全文)

吹烟喷儿,儿时游戏之三

2007年3月29日 | 作者: 海东 | 879 浏览

烟喷儿,是用香烟的包装纸叠制而成,故称“烟喷儿”。有的地方也称之为“烟啪(pia)叽”,有用一张烟纸叠成三角形的称为“烟三角”,有用两张烟纸叠成正方形的称为“方宝”。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叠成五边形,如果将一张名片的上面两个角斜斜地剪去,大致就是那个形状,大小也差不多。 烟喷儿的玩法有所不同,有的是用手拍,我们开始是用嘴吹,都是靠气流把对手的烟喷儿吹翻个。每个人… (阅读全文)

煽啪叽,儿时游戏之二

2007年3月23日 | 作者: 海东 | 934 浏览

啪(在这里读pia去声)叽,是一个直径在四五厘米左右的圆纸板片,一面印有图案(多是古典文学中的人物头像)。 一般是两个人玩,多个人也行。我用自己的啪叽摔向你放在地面上的啪叽,如果你啪叽的另一面被煽翻过来,我就赢了,战利品就是你那张啪叽。 看起来玩法很简单,可还是有许多技巧。即要利用好地形地势,还要掌握好自己的力度和角度,高手还有一套完整的煽、克、敲、弹… (阅读全文)

弹琉琉,儿时游戏之一

2007年3月19日 | 作者: 海东 | 765 浏览

童年的快乐,是具体的快乐,常常和游戏连在一起。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和现在的孩子们有很大的不同,大多是集体的、户外的,器材简单,而且主要自己制作。今天,先重温一下“弹琉琉”。 弹琉琉,就是用拇指弹出手里的玻璃球,是小时候很流行的一种游戏。 这种玻璃球很小,球的直径在15毫米左右。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彩色球,球体透明,中间带有彩色花瓣;另一种是单色球,比彩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