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最后只剩下希望的时候

2007年8月28日 | 作者: 海东 | 1,289 浏览

Crystal Dunahee,加拿大一位年轻的母亲,每天每天,为她的儿子收拾房间,尽管她的儿子在16年前就从操场上丢失了。那年,她的儿子才4岁。 16年了,她每天都要打扫儿子的房间。她把儿子小时候的玩具收了起来,摆上每年每年她送给儿子的生日礼物和圣诞节礼物,尽管那些礼品盒从未打开过包装。 慢慢不再年轻的母亲相信儿子还活着,相信儿子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她为儿子留着那个房… (阅读全文)

留下卵子给女儿

2007年7月4日 | 作者: 海东 | 2,017 浏览

加拿大的蒙特利尔,有一位女律师Melanie Boivin,今年35岁。最近,她将自己的21个卵子冷冻起来,捐献给7岁的女儿Flavie。 世界上捐赠或出售自己卵子的案例很多,但母亲的卵子捐给女儿,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例。 众所周知,我们人类的体内细胞中所含有的染色体,是决定人类世代繁衍的遗传因子。通常,每个人有23对染色体,其中,前22对染色体叫常染色体,其大小与形态基本相… (阅读全文)

失散的包袱皮儿

2007年5月13日 | 作者: 海东 | 913 浏览

母亲很早就离我们而去了,当时我正在大学读书,离家千里之外。 母亲走后,家就慢慢地散了。 世间对母亲的形容或比喻有千千万万,可我只记住了一个,就一个。还是在我很多年前读过的一篇写母亲的散文,说母亲就像家中的一块包袱皮儿,家里的针头线脑、零七八碎,都可以让其包裹起来。一旦这块包袱皮儿没了,家里的物品就散乱了,逐渐就丢失了。 包袱皮儿,是北方百姓家庭里常备… (阅读全文)

妈妈都爱吃鱼头

2007年5月12日 | 作者: 海东 | 1,153 浏览

一次朋友聚会,当品尝一道美味的“红烧鲽鱼头”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这道菜我妈妈一定喜欢吃,她最爱吃鱼头啦。右手边的朋友马上接了上来:我妈妈也喜欢吃。左手边的朋友也说:我妈妈也是。 妈妈最喜欢吃鱼头,几乎全桌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随即,我们都静了下来,在这道鲽鱼头的面前。 这一天,我们才真正懂得了,妈妈为什么爱吃鱼头。 吃鱼,在那个年代,是一道不寻常的… (阅读全文)

家庭,就是父亲母亲和孩子们的爱

2007年2月18日 | 作者: 海东 | 1,008 浏览

除夕三十和大年初一,是互相拜年的高峰。真诚的祝愿与祝福,让我们感受到友情的醇厚与甜蜜。其实,我们真正应该好好拜一拜的,是我们的父亲和母亲。 是他们,给我们生命,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安慰,给我们力量,给予他们能够给予我们的一切。 是他们,为我们付出了艰辛,付出了劳苦,付出了思念,付出了一生,付出了他们可以付出的全部。 在我们的一生之中,还有谁能为我们做到… (阅读全文)

三个人,确是同一个男孩的两个父亲两个母亲

2007年1月12日 | 作者: 海东 | 1,800 浏览

上个周末的那篇《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发出后,反响比我预想的要热烈,特别在国内网上,答案是五花八门。看来大家的思路比我开阔多了,观念也比我开放多了。变性,并且是双向变性;乱伦,而且是隔代乱伦,令我大开眼界。 其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复杂。就像两个父亲两个儿子那道题,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中间那个男人是个双重角色,这回承担这… (阅读全文)

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

2007年1月5日 | 作者: 海东 | 1,601 浏览

今天是新年后的第一个周末,和我们家一起轻松轻松吧!据说,这样可以带来一整年的轻轻松松和快快乐乐。 晚饭前,给儿子出了一道智力题: 三个人,是两个父亲两个儿子,怎么回事儿? 儿子笑了:这题太简单了!爷爷、你、和我,三个人。爷爷是你的父亲,你是我的父亲;你是爷爷的儿子,我是你的儿子。 这道题是不是老了点儿?儿子对我说。 这只是预热,真正的智力题在后面呢!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