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以后,越来越感到:英文说不好,连中文也说不利落了。 昨天晚饭时,我妻“中西合壁”地对我说:“Mother’s Day 又快要到了!” 我随口接了上去:“Mother 哪天Day?” 说完,我自己都笑了! 我直打自己的嘴巴。一向口齿伶俐的我,现在怎么连说都不会话啦? 你别笑,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