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清华大学主楼门前的台阶上,镶着一块与众不同的青色花岗岩石阶。 远远望去,它和整个主楼建筑融为一体,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区别。走得越近,它的颜色仿佛越深,直到看见在它上面刻着的一行字—— “一九七七级一千零一十七名同学一九八二年”。 那是清华1977级学生留给母校的毕业纪念,也是我在清华园里留下的唯一创意。 一九八二年初,我们七字班毕业前夕,校学生会研究一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