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香喷喷的肉滋

2007年4月8日 | 作者: 海东 | 1,035 浏览

一块钱一大包的肉皮,一个小时以后,让我变成了三样:熬了一大锅皮冻,炼了一炒勺荤油,还有一海碗香喷喷的肉滋。 满屋子都洋溢着肉滋那股浓浓的香味儿。 这个本领,还是小时候跟父亲学的。那个年代,整个社会的主副食都很紧缺。买粮凭证,你的年龄乘以2就是你每月的粮食标准;买肉买油凭票,都是按人头每人每月半斤。可父亲总是有本事,隔三弄回点猪下水,差五带回点猪蹄儿,… (阅读全文)

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2007年3月28日 | 作者: 海东 | 1,323 浏览

已经很久不写古体格律诗了,感觉手很生。昨天的那一首七律,还是觉得气势有余,意境尚可,而典雅不足。 小时候学写古体诗词,多少受父亲的一些影响。父亲一生都很喜欢唐诗宋词,时常写几首古体诗词,或自赏,或送人。逢年过节,祝寿庆诞,常以诗词为贺礼,别有一番情趣。 父亲很少写诗送我。我半生的成功与失败,对他来讲,每件事都不算小,应该值得他书写几句的。可他很少写… (阅读全文)

家庭,就是父亲母亲和孩子们的爱

2007年2月18日 | 作者: 海东 | 1,008 浏览

除夕三十和大年初一,是互相拜年的高峰。真诚的祝愿与祝福,让我们感受到友情的醇厚与甜蜜。其实,我们真正应该好好拜一拜的,是我们的父亲和母亲。 是他们,给我们生命,给我们温暖,给我们安慰,给我们力量,给予他们能够给予我们的一切。 是他们,为我们付出了艰辛,付出了劳苦,付出了思念,付出了一生,付出了他们可以付出的全部。 在我们的一生之中,还有谁能为我们做到… (阅读全文)

三个人,确是同一个男孩的两个父亲两个母亲

2007年1月12日 | 作者: 海东 | 1,800 浏览

上个周末的那篇《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发出后,反响比我预想的要热烈,特别在国内网上,答案是五花八门。看来大家的思路比我开阔多了,观念也比我开放多了。变性,并且是双向变性;乱伦,而且是隔代乱伦,令我大开眼界。 其实,没有大家想象得那么复杂。就像两个父亲两个儿子那道题,很平常的事情。只不过中间那个男人是个双重角色,这回承担这… (阅读全文)

明明是三个人,却是两个父亲两个母亲,怎么回事儿?

2007年1月5日 | 作者: 海东 | 1,601 浏览

今天是新年后的第一个周末,和我们家一起轻松轻松吧!据说,这样可以带来一整年的轻轻松松和快快乐乐。 晚饭前,给儿子出了一道智力题: 三个人,是两个父亲两个儿子,怎么回事儿? 儿子笑了:这题太简单了!爷爷、你、和我,三个人。爷爷是你的父亲,你是我的父亲;你是爷爷的儿子,我是你的儿子。 这道题是不是老了点儿?儿子对我说。 这只是预热,真正的智力题在后面呢!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