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的网络电话

2007年8月8日 | 作者: 海东 | 1,832 浏览

回家的路上,买了一张6/49彩票,用了一个Loonie加三个Quarter、两个Dime和一个Nickel。巧得是,票面上有两个数字8,正好是今天的日子:8月8日。 这回,咱也沾点8月8日这个好日子的喜庆,中个千八百万的大奖也说不上。 说起好日子,想起几年前听过的一个谜语,谜面是谁谁谁进中南海,打一歌名,谜底就是:今天是个好日子。 假如把这个谜底作为谜面,打一词,那么谜底又是什么呢… (阅读全文)

民主如此简单

2007年5月4日 | 作者: 海东 | 1,932 浏览

我妻下班回来,对我讲述了她们公司今天开会时的一个细节: 会前,公司发给每人一个小小的无线表决器,上面只有一红一绿两个按键,绿的一个表示Yes,另一个红的表示No。公司草拟了一系列的管理改进措施,在大会上公开征求员工们的意见。每宣读一条,大家可以自由到台上发表个人的意见,有的支持,有的反对。然后按键表决,可行或不可行,简单多数为通过,否则为不通过。 “少数… (阅读全文)

静静的文学城

2007年4月19日 | 作者: 海东 | 1,004 浏览

我在文学城的那个小家,静静的,真象个世外桃源。 在我的四个博客中,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最年轻,成家最晚,是我在今年春节期间才搬进去的。这样一来,国内两个家,国外两个家,不偏不倚,亦中亦西。 和其他三个小家相比,住在文学城的这一家,也最缺少母爱。主人常常是来了就发,发了就走,不大在意有多少人浏览又有多少人评论。 这个小家,象个书房,静静的,大门敞开着,… (阅读全文)

除了白求恩和大山,还应该记住一位加拿大人

2007年3月31日 | 作者: 海东 | 9,425 浏览

大陆的中国人都认识两个加拿大人:一个是白求恩,另一个是大山。 认识白求恩,要归功于主席的“老三篇”。能够通篇背诵《纪念白求恩》,是那个时代的基本功。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逝去半个世纪之后,千千万万个回访者,不远万里来到他的故乡,住下就不走了。 认识大山,是因为他还算精彩的小品、后来不算精彩的相声、和最为精彩的一口比中国人说得都地道的京腔普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