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博客

老移民陈伯的故事

2006年8月12日 | 作者: 薛海伦 | 631 浏览
字体 -

香港街景.jpg

我的中国心 

  家技术移民登陆才一个多月,许多东西在逐渐熟悉摸索,其间得到了不少朋友的热情关照,令我这个新移民少走了不少弯路,毕竟都是老相识了,彼此也用不着客气。可能我的运气不差,新结识的也都是一些善良、真诚的人,尤其是在新房东家楼上租住的老房客陈伯。

  初次见陈伯是在与新房东Sally谈合约的时候,当我们站在走廊内寒喧时,旁边的一间房门打开了,走出一个略显清瘦的老人,他开口讲的是广东话,声音洪量,我没听懂,Sally马上说:“这是陈伯,他也住在这里, 他人很好啦,你们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他啦,他知道很多加拿大的事情啦,怎么讲呢,普通话讲叫做万事通。他人很好,好象我父亲一样。”转身看陈伯,典型的香港电视剧里的老伯形象,古稀上下,中等个子,稀疏斑驳的头发整齐地向后梳理着,面容慈祥,难得老来瘦的身材。听见Sally夸自己,陈伯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用略显生硬的普通话向我们问好,我们也表示友好的回应着。回去的路上,暗自思量着:这样一位老人独租别人House内的一间房,是加拿大老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不得而知。

 

待我们搬来后,发现周围大部分人是讲粤语的移民,我想起了电影《不见不散》里徐帆对葛优说的一句台词:我这哪儿是移民到美国了,我整个移民到广州了。真怀念在国内讲普通话的神气劲儿,连港人都以会讲普通话为骄傲呢,到加拿大反倒受粤语的“气”了。忿忿!

 

这不又遇到麻烦事了——垃圾分类,没办法去问讲粤语的陈伯吧。他非常仔细地给我讲解了有关倒垃圾的一切细节,这时候我发现我每讲一句话,他就把身子右侧转过来对着我,然后,又把身子转回去面对我讲话,他说:你看我是不是怪怪的,我这边的耳朵不好使,要这样才听得清。我发现他的普通话还是不错的,比起那些只会讲粤语的要强好多,他可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就来了。陈伯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官话,以后我可要多和你们讲普通话。”大概官话就是普通话吧,我打趣:“您说得真不错。”他来了兴致:“我是中国人嘛,我来的时候还没有祖国大陆来的,现在多了,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人才。还有我要告诉你,只有祖国强大了,人家才不会欺负你……白人内心是看不起其他有色人的,他们是做样子的。”陈伯眼睛发亮,由于激动脸庞显得有些微红。接下来的日子,我越发的觉得这个老头儿的可爱可敬之处。

 

一日,老公从楼上下来说:你不是要装电话吗?明天陈伯要带我们去,我有些疑惑:他如何带我们去?第二天是周末,吃完早饭已接近11点了,老公上楼,回来催我,快快,人家陈伯早穿戴整齐等在门口了。原来,陈伯很准时地在10点半就在楼道里来回溜哒等我们了,手里拿着车钥匙,偏偏不敲门,大概是怕我们没起床吧。急匆匆跑出去,陈伯已经发动汽车了,哈,原来老头儿还能开车,生平头一回坐上高龄司机的车,(七十二岁)一路风驰电掣,转眼到了电话公司。

 

陈伯健步如飞啊,我和儿子都是一溜儿小跑跟着,直奔楼上,一个黑人小伙儿叽哩刮拉的一通介绍,陈伯的英文又着实令我吃了一惊,和黑人小伙儿聊上了,黑人小伙也不客气,在电脑里乱敲一气,把房东的资料都调出来拉,大事不好!要下Order,我们还没定呢,赶紧和陈伯讲:他没定吧,我们还可以到其他家比较吧,陈伯显然没完全理解我们,说:不要紧,可以问其他家。我总觉得不对劲,转身问黑人小伙儿,他三下五除二,早把协议打出来了,我说:别,我们要比较其他电话公司,我听说有其他公司不收开通费,他显然不高兴了,陈伯也显得很尴尬,非常尴尬,对老公说:你先签字,我再带你去别家问。老公也僵在哪儿了,我虽说也觉得这样对不住陈伯,可这毕竟涉及钱呀,也顾不得了,就说:还是先问问别的吧,把个黑人小伙儿气得直翻白眼。陈伯说:这样不好吧,他已经做了工作了,你先签字,我再告诉你为什么。我们更觉得不能签了,执意要去其他家,陈伯这时的尴尬表情换了谁也不忍心看下去,我一扭头,心一横,撤吧。

 

找到另一家电话公司,谈来谈去,发现总是绕不过开通费这一关,打道回府,又回到起初那个黑人小伙儿哪,这回他可美了,吹着口哨,陈伯也恢复了表情,脚步轻快……这下好了,皆大欢喜。没想到陈伯提出请我们吃饭,没容我们客气,径直拉到茶餐厅,陈伯一改与我们说话的慢速度,与服务生讲起粤语,更象港台剧里的老伯了。陈伯信基督教,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偶尔用一个准确的英文单词代替实在想不出的国语,他称呼我那9岁的儿子为小弟弟。我故意逗他:“陈伯,你英文够厉害的呀,以后教我们英文得了。”陈伯却说:“不,我要多和你们讲普通话,以后我要去中国传教,在技术领域英文表达比较准确,文学一定要用中文,中文写的诗那才叫……美呀。”然后自我陶醉的晃晃脑袋,由于他突然停顿后蹦出一个拉长的‘美’字,引得我们都大笑了起来。趁着大家都聊的欢,我悄悄的买了单,惹得陈伯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埋怨。

 

一天下午,我去接儿子,碰到陈伯,他突然问“小弟弟喜欢吃冰淇淋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高兴的说“我要请他吃冰淇淋。”果然我领着儿子刚一进门,陈伯马上到冰箱里拿了一大盒冰淇淋……还一个劲说:“很便宜,我在最便宜的时候买的。”估计是对上次没能请我们吃饭一直耿耿于怀呢。

 

要说最感激陈伯的是在我考G牌前一天,因为从没去过考试场熟悉地形,心里忐忑不安的,硬着头皮找陈伯,想让他开车带我去考试场转转,陈伯痛快的答应了,一路上,讲了好多开车的注意事项,比教练讲的还多呀。第二天考试的时候果然走了昨天同一条线路,顺利通过G牌考试,你说我能不感激他老人家嘛。

 

陈伯,让我感受到同是中国人的那么一种亲近感,虽然我们的沟通夹杂了英语,国语和粤语,但对中国人的认同感却是那么的一致。能和这么一位善良,诚恳,又可爱的老人做邻居,令初来乍到的我们在寒冷的冬季也感到了些许的温暖和安慰。

 

注:本文曾发表于加国无忧网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写的很好..不错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