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博客

回忆八十年代初的相声

2006年11月7日 | 作者: 薛海伦 | 3,233 浏览
字体 -

老式收音机.jpg

相声:如此照相

  喜欢听相声。小时候电视机还不普及,听广播是主要的娱乐方式。每到播出相声节目时,我都会坐在收音机旁,一动不动地听,每到幽默之处,便会开怀大笑。在我的记忆中,八十年代初是相声的黄金时期,创作和表演都十分活跃,那时电台里经常播出一些时代特色浓郁的优秀段子,其中一些作品至今回味起来仍余味无穷。

  那时的相声有不少是讽刺文革期间极左现象的作品,姜昆与李文华合说的《如此照相》是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通过一间照相馆对前来照相的顾客提出各种荒唐滑稽的要求,再现了过去形式主义的泛滥。其中很逗的是照相馆中的一则《顾客须知》:“凡到我革命照相馆照革命相片之革命群众,进我革命门问革命话须先高呼革命口号,如革命群众不呼革命口号,则革命职工坚决以革命态度不给予革命回答,此致革命敬礼。”姜昆将这一段一气呵成,十分幽默。接下来就是更兜乐的顾客和营业员之间的口号对答:

        ——为人民服务。同志,我问点事儿。 ——要斗私批修。您问什么事儿? ——灭资兴无。我照相 ——破私立公。照几寸哪? ——革命无罪。3寸的。 ——造反有理。您拿钱吧。 ——突出政治。多少钱? ——立竿见影。六毛三。 ——批判反动权威。给您钱。 ——反对金钱挂帅。给您票。 ——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谢谢。 ——狠斗私字一闪念。不用了。 ——灵魂深处闹革命。在哪儿照? ——为公前进一步死。奔里边去。

  记得听到这里时,我跟广播里的观众一样哈哈大笑。后边的默诵老三篇、练习照相姿势、让老大娘举红缨枪、跳忠字舞、眺望包子铺等,更是精彩不断。

  随着思想的进一步解放,相声开始批判社会不良现象,比如商业服务态度、和爱情与婚姻有关的旧习俗、走后门等等,对社会弊端进行了抨击。当时相声界举办了许多主题专场,如社会道德专场、精神文明专场、理想道德情操专场等,这些相声大都被录制成广播节目,通过电台传送到千家万户。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侯跃文与石富宽合说的《财迷丈人》、杨振华与金炳昶合说的《假大空》、师胜杰与于孚生合说的《小鞋匠的奇遇》等。那时还出现了涉外题材的相声,比如侯跃文与石富宽表演的《糖醋活鱼》,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对外开放初期中国社会中人们的一些思想轨迹。

  八十年代初,新电影层出不穷,而且外国电影也开始进入中国,上海电影译制片厂译配了许多优秀的外国影片,毕克、李梓、童自荣、刘广宁、丁建华、邱岳峰等一批优秀配音演员的名字家喻户晓,虽然人们不知道他们的模样,但他们的声音早已为人们所熟悉。那段时间,许多优秀的电影也成为相声创作的题材,比如笑林与李国盛合说的学唱歌曲的《大篷车》等,其中最著名的要数杨振华与金炳昶合说的《下象棋》,作品将下棋与当时风靡中国的日本电影《追捕》中的部分经典台词近乎完美地结合到一起,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效果。多年后回忆起来,仍感叹于作者构思的巧妙。追捕

  不知从何时起,相声开始走下坡路,娱乐形式的日趋多元化和自身创作队伍的后继无人,使这种曾经广受喜爱的曲艺形式落伍了。是时代不需要相声了吗?我想不是,老百姓仍然需要关注社会、讽刺时弊的相声,只是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优秀作品实在太少。相声曾经给我们的童年带来许多欢笑,如今我们仍然喜爱它,期待能有更多好听的段子,尽管我们已无法像童年那样笑得开怀,笑得无忧无虑······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