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博客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2007年2月1日 | 作者: 薛海伦 | 1,855 浏览
字体 -

1.jpg

  近来媒体上关于“80后”的议论很多,我也心生感触,不过不是因为“80后”本身,而是想起那个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因世事变迁而变得模糊,但却从未真正从我们心底消逝的八十年代。

  对于四十岁上下的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年代,社会从多年禁锢中走出来,让每个人都感到身心舒畅,所有的憧憬、追求和创造在这个年代里交织、碰撞,组成一段虽无红色理想,但同样激情燃烧的岁月。

  从某种程度上说,对于八十年代的回忆是对逝去的青春的怀念,本是极具个人感情色彩的东西,但是,愿意珍藏这些记忆碎片的人很多,他们时常回放那个年代的往事,使得八十年代始终保持鲜亮的色彩,成为一代人的集体回忆。

  八十年代是文学艺术的春天,根据伤痕文学改编的电影屡屡搬上银幕,《天云山传奇》、《牧马人》、《芙蓉镇》等优秀影片让人们回顾起过去的不堪岁月;描写城市青年的影片格调清新,积极向上,《甜蜜的事业》、《小字辈》、《瞧这一家子》、《快乐的单身汉》等好电影一部接一部;农村题材影片同样受到欢迎,《月亮湾的笑声》、《咱们的牛百岁》为人们描绘了勤劳致富,建设新农村的美好景象;优秀译制片更是受到年轻人喜爱,《追捕》、《流浪者》、《佐罗》、《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的经典台词常常挂在人们的嘴边。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2.jpg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9.jpg

  从八十年代走过来的人没有追星的习惯,但却对通俗歌曲抱有特殊情感,因为在他们的青春岁月里,那些今天看上去模样笨拙的录音机曾经带给他们许多快乐时光。《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军港之夜》、《小城故事》等许多歌曲回荡在大街小巷,听惯了铿锵旋律的人们,在这些旋律优美、轻松的歌曲中感受到生活的温馨和爱情的美好。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3.jpg

  由于文革的冲击,八十年代的许多大龄青年知识基础不牢固,在“向科学文化进军”口号的感召下,整个社会形成了学科学、学文化的热潮,电大、夜大、函大等教育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以致于许多电影里形成了一种俗套:热爱科研、忘我革新的青年大都不善言谈,与女朋友在公园会面时总是呆头呆脑。那时社会上的流行语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那种豪气之高,仿佛未来的工资单都是依数理化成绩的高低来定。

  八十年代是思辨的年代,人们在朦胧诗中思考,倾听北岛“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人生感悟。知识青年不仅读萨特、尼采,也在关心身边的生活,对财富、消费开始觉悟。城市中有了个体户,农村中冒出万元户,面对脑体倒挂的社会现象,人们开始质问:为什么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拿手术刀的不如拿剃头刀的?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4.jpg

  对于现今中国知识界最活跃的思想者而言,八十年代是一个具有质感的符号。作家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一书曾引起许多人的关注,这部书采访了阿成、北岛、陈丹青、崔健、刘索拉等12位经过八十年代文化洗礼的知识分子,跟着他们的讲述,人们的思绪回到当年的历史环境,重温那段感人的岁月。

  八十年代是一个关于文化的传说。那时候,各种各样的思潮都在社会各个角落涌动,任何一点思想的火花都会点燃一簇簇探索的篝火。你可以为一篇小说激动,为一部电影叫好,为一个精彩的讲座失眠,那种真挚、纯朴的情怀,即使在二十多年后回忆起来,仍能令人到中年的你感慨万千。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8.jpg

  大凡让人怀念的年代都是理想主义的年代。这种理想不是高举红旗、呼喊口号的政治理想,而是以知识、理性和道德来追求美好人生的现实主义理想。八十年代犹如一个奔腾的闸口,用激情和梦想冲洗了一代人最珍贵的十年,当时光逝去,这些曾经的激情和梦想,如同沙子中的黄金一样,沉淀在他们的记忆中,成为他们人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正因为如此,有人说,八十年代没有作秀,你可以回忆它,但却无法复制它。

  八十年代的基调是激昂、上进,可是这样的乐曲不可能永远弹奏下去,在经历十年跃进后,它终止于1989年的一场运动。一首充满理想色彩的变奏曲以这样一个冷色调的休止符而结束,不能不说是一种宿命。

  仔细想想,八十年代的一切都是在追求一种梦想。经过二十多年的奋斗,这个梦想可以说基本实现,在某些方面甚至超额完成。可是,在享受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物质文明时,许多人的内心却时常感觉到一丝落寞,那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得到了从前不曾有过的,也同时失去了曾经拥有的美好。

  以现在的眼光回望八十年代,不难发现那时候的许多东西还都是粗线条的,远非我们记忆中的那般完美。可是,这终归是一个具有独特气质的年代,无论是张承志“北方的河”式的英雄气,还是崔健“一无所有”式的愤青相,都表达了一种不妥协、不放弃的精神。

  时代在前进,我们也在进步。只是在人生旅程中,我们仍会不经意地回想起八十年代,在心灵深处向那段曾经感动过我们的岁月致敬。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jpg

分享博文至:

29 条评论

  1. 1.匿名 says:

    I remeber, I cry forever, time is pass away, let us go back

  2. 2.LH says:

    Its a great article . I love it!

  3. 3.五瓣丁香 says:

    海伦,真是喜欢你的文笔.这篇文章好象把过去的生活都列了一遍,产生的共鸣使心情是那样的激动.原来,我们的青春曾经那样纯洁,那样有思想.为什么在中国,美好的精神,最后总是会在残酷中消失,真是悲痛啊!

  4. 4.黎匀 says:

    海伦的文笔真美。读不懂“匿名”的英文。五瓣丁香亦为才女,但不同意她的“在中国,美好的精神,最后总是会在残酷中消失”的悲观结论。

  5. 5.枫树A says:

    海伦,怎么想起了八十年代?

    我们就是唱着“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举杯赞英雄,光荣属于谁?。。。”离开学校走向社会的,谁知,二十年多年过去了,人们对“英雄”的定义已经有了不同的理解,社会已经变得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风采。物质丰富了,精神堕落了,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6. 6.都市沙漠 says:

    八十年代的思想文化是经过了二十年的思考沉淀出来的精华,本身就是精品。而对于四十出头的人来说这些文化氛围会唤起是更为深沉的回忆,恰如你文章的标题所示。好文!

  7. 7.哇咧 says:

    以前也有一些搞笑电影,有一个《回头一笑》不知有谁记得。当时觉得女演员很漂亮。 《甜蜜的事业》我喜欢的曲子:甜蜜的种子甜蜜的种子

  8. 8.Simon says:

    海伦的文笔美不用多说了,每次的配图也那么贴切,不知道海伦从哪儿找出这些图片的,真的佩服。

  9. 9.心漪 says:

    的确让我有了很多的追忆,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年代,一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还有一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至今唱起来,仍有万千感慨。

  10. 10.megi says:

    Yes, our gorgeous youth time flew by along with 1980’s. I remember a lot of songs of 80’s, this preriod of time will be carved at my memory for ever.

  11. 11.五瓣丁香 says:

    黎匀: 海伦提到那追求自由,美好生活的理想,那火一样的热情都终止与1989的民运,是 “冷色调的休止符”.我当时正在北京求学,可谓身临其境.只是一时感慨,不能算结论的.谢谢你的提醒.

  12. 12.peter liu says:

    海伦看了你的文章我想哭!那消失的美好岁月再也回不来了。想起夜读张贤亮的“绿化树”,张洁的“祖母绿”,张承志的“北方的河”。每次读完激动万分。那个时代政治贤明,民风淳朴。那是真正的“盛世”。现在虽生活略有改善,可娼妓泛滥,腐败成风。我中华千年古韵,就已丧失怠尽。呜呼,天灭祸国的GCD!

  13. 13.bernardxiong says:

    我喜欢>’因为这部影片是在我家乡拍的.

    那时还是小孩子,听说拍电影了,都往那里跑,看稀奇.

    看过才明白:电影原来就是那样拍的.

  14. 14.Milo Milos says:

    怎么发现,现在在各种场合,都是男人在哭,想哭?女人一个个倒好像无所谓。

    世界反了个了!

  15. 15.Milo Milos says:

    生于六、七十年代的,现在在这缅怀八十年代,批判“80年后”(都不知道这叫什么名词哈),等再过十年二十年,“80年后”又会来缅怀九十年代、二十一世纪。

    不给是每个Generation的青春回忆罢了。你们的弟弟、小孩这一辈,可没你们这么沉重哈。他们到时怀念的也多了,网络、QQ、MSN、网友见面、滑板、DV制作、自编自导自演,玩的花样翻新,层出不穷。

    社会虽然腐败了,但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他们生长在一个全新的世界,个性越来越独立,越来越有活力和创造力了哈。

    社会始终是在进步的。作家,很容易怀旧,而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必须也保持一颗童心,和年轻人交朋友,看他们这一代人的生活方式和想法。

  16. 16.薛海伦 says:

    昨天贴了文章,一直忙忙叨叨,没能上来。感谢匿名、LH、五瓣丁香、黎匀、枫树A、都市沙漠、哇咧、Simon、心漪、megi、Peter Liu、Milo Milos的留言。 回匿名:谢谢访问! 回LH:Thanks a lot! You’re welcome to Helen’s Blog. 回五瓣丁香:丁香,谢谢你的留言。我个人认为,八十年代是中国人精神风貌最好的时候,在追求富裕的同时,又不失精神的独立。现在也很好,尤其是物质生活质量,但精神世界不如八十年代。 回黎匀:谢谢黎匀的鼓励! 枫树A:枫树,《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也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在我的记忆中,八十年代是最让我感慨的,那个年代内心的感觉相信不少同龄人都有过,如果要简单概括,或许就是四个字:充满希望。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但是平心而论,我觉得从90年代开始,实用主义成了社会的主流哲学,一个过分强调实用主义的社会不会很可爱。 回都市沙漠:谢谢沙漠。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对八十年代格外钟情,我觉得不只是怀旧,我对七十年代就没有太深刻的感觉。或许如你所说:“八十年代的思想文化是经过了二十年的思考沉淀出来的精华,本身就是精品。” 回哇咧:很高兴见到哇咧!没看过《回头一笑》,不过那时却是会觉得某个演员特别漂亮,比如,电影《黑三角》中的于秋兰。 回Simon:谢谢Simon, 最近忙什么呢?图片都是我从网上找来的,可能是碰巧合适了吧。 回心漪:歌曲很容易让人想起从前,有时甚至能想起某个非常具体的细节。谢谢来访!你的博客很好,题图照片是在哪里?我也喜欢王菲的歌。 回megi: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feedback. You’re welcome here. 回Peter Liu:Peter,谢谢访问。八十年代是一个纯朴的年代,有理想有追求,现在的社会的确物质富裕了,但是有许多道德观念受到了冲击,甚至破坏。二十多年前刘宾雁写了《人妖之间》,现在有些事情却是人妖不分,黑白颠倒。 我有时想,社会总是在前进,但却未必总是在进步。我们获得了丰富的物质,但 也付出了很大的道德代价。 回bernardxiong:什么电影?可能是系统问题,片名没有显示出来。看拍电影可能比较累,因为一个场景可能重复多次,呵呵。 回Milo Milos:同意。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美好时光。应当紧跟时代。

  17. 17.Milo Milos says:

    现在的小孩,十几岁的,能歌善舞,写小说的,会作曲的,拍短片的,比比皆是。

    创造力惊人。

    未来是属于他们的。“80年前”,将是被抛弃的一代。

  18. 18.江南 says:

    我的少年记忆属于80年代。《铁臂阿童木》,《大西洋底来的人》陪着我长大的。

    喜欢你的插图和歌曲。

  19. 19.安惟彤彤 says:

    虽没完整地体会80年代(那时我还小),但看父母生活的劲头儿和自己常常有的幸福感能感受到那是个单纯、向上的年代! 看了海伦的文章真的有点怀念那个虽不富裕但却充满幸福的年代了!

  20. 20.薛海伦 says:

    谢谢Milo Milos、江南、安惟彤彤的访问! 回Milo Milos:现在的孩子知识面广,思维活跃,这些确实是过去人难比的。 回江南:我们的经历很相似,这两部片子也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看的。很喜欢你的博客。 回安惟彤彤:彤彤,好久不见了,一切都好吧?

  21. 21.无影随行 says:

    那个时候物质生活上不太富裕,精神生活上却不贫乏; 现在这时候物质生活不贫乏了,精神生活上缺不富裕了. 我是80后,自己觉得自己浮躁的要命,不过看看其他更小的,踏踏实实沉下心的少之又少

  22. 22.青山依旧 says:

    喜欢你理性、淡静的文章。

    没征得您同意就转载了,当然有说明有链接。

  23. 23.心漪 says:

    又听了一遍这些熟悉亲切的歌曲,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了,感谢你,海伦!

  24. 海伦就是高,又有好文,又有照片,还配上歌曲,真正让人感动啊。

  25. 25.飞来的仙鹤 says:

    深有同感!八十年代的记忆让我流连,每当听到熟悉的音乐,仿佛又回到那个充满纯真、理想和浪漫的年代,心中充满了留恋和轻轻的伤感!我觉得我们是幸运的,因为那个时代是无法复制的;它的美好是独特的、永久的!

  26. 26.薛海伦 says:

    感谢爱心幼儿园、123、peter liu、Paul、Milo Milos、飞来的仙鹤。

    回爱心幼儿园:八十年代的歌曲很有特点,尤其是电子音乐很流行,而且那时创作了许多优秀的电影歌曲。中年人听听那些轻快活泼的歌曲,感觉很是亲切。 回123:在多伦多一些超市中可以拿到。 回peter liu:赵本山有的小品我很喜欢,也有的比较闹。 回Paul: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回Milo Milos:也祝你节日快乐!昨天比较忙,过了一个革命化的情人节。 回飞来的仙鹤:音乐总能让人想起往事,快乐的日子,忧伤的日子,都会随着音符重新浮现在我们眼前。

  27. 27.眺望 says:

    Peter Liu说:想起夜读张贤亮的“绿化树”,张洁的“祖母绿”,张承志的“北方的河”。每次读完激动万分。那个时代政治贤明,民风淳朴。那是真正的“盛世”。但那时也是GCD领导之下阿。虽然现在GCD内的确有很多坏人,但不是所有的GCD都是祸国殃民的。Peter Liu大概受过什么刺激吧,言辞这么激烈

  28. 28.美好的回忆 says:

    好想再回到那片希望的田野

  29. 29.天涯 says:

    像听到了一首久违的“八十年代之歌”,回味无穷,令人难以忘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