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伦博客

分类:海伦日记 的存档信息

西单天府豆花庄

2007年6月22日 | 作者: 薛海伦 | 1,350 浏览

  每次在多伦多街头看到川味餐馆,我都会想起北京西单的天府豆花庄。   西单天府豆花庄位于西单文化广场地下一层西南角,主营四川小吃,兼营南北名点,是西单很有名的一个去处。到北京的外地人逛西单时,会不经意在这里找到家乡的小吃;许多北京人也时常光顾这里,要上一碗麻辣凉面或酸辣粉,一顿实惠的午餐或晚餐便有了。   现在的天府豆花庄是西单改造后移到地下的,… (阅读全文)

难忘小人书

2007年5月10日 | 作者: 薛海伦 | 1,035 浏览

  对于成年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童年时光更让人难以忘怀。那些如黑白电影的日子虽然模糊,却给人以温馨甜蜜的感觉。每当看到某种具象的东西,思绪便会被深深触动,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温暖的小手,拉着我们去靠近清贫而快乐的童年。   小人书便有这种神奇功能。无论何地,只要看到“小人书”三个字,或者看到一幅曾经熟悉的小人书封面,我都会想起童年,想起那些有小人书陪伴的… (阅读全文)

我印象中的王朔

2007年3月22日 | 作者: 薛海伦 | 3,409 浏览

  王朔曾火爆过,也曾一度沉寂,这次复出更是搅得周天寒彻,先是贬损大家名家,后因说吴征得罪了杨澜,不久前又与媒体吵得不可开交。王朔确实人如其名,到哪里都是一阵风,而且很凛冽。   因为偶然原因,我曾给王朔打过三个月工。1994年春,我的一位朋友跟我说,王朔的北京时事文化事务咨询公司正在招编辑,你只上半天班,去工作正合适。我想也是,一来有点事做,二来还可… (阅读全文)

我们曾经拥有最快乐的“年”

2007年2月15日 | 作者: 薛海伦 | 974 浏览

    不知不觉间又到了年根儿,看着日历上标着“春节”字样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心里却并没有多少过年的感觉。只有回忆起小时候过年的情形时,才感觉“年”曾经对我们是那样重要,让我们感觉那样亲切。   小时候,年味是从采办年货开始弥漫的。那时物资供应紧张,城里的人家都有个本本,油、肉、蛋票全在上面。采办年货时,副食店成了最热闹的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堆得满地都是的猪… (阅读全文)

你的青春记忆属于八十年代

2007年2月1日 | 作者: 薛海伦 | 1,855 浏览

  近来媒体上关于“80后”的议论很多,我也心生感触,不过不是因为“80后”本身,而是想起那个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因世事变迁而变得模糊,但却从未真正从我们心底消逝的八十年代。   对于四十岁上下的人来说,八十年代是一个充满理想的年代,社会从多年禁锢中走出来,让每个人都感到身心舒畅,所有的憧憬、追求和创造在这个年代里交织、碰撞,组成一段虽无红色理想,但同样… (阅读全文)

回忆八十年代初的相声

2006年11月7日 | 作者: 薛海伦 | 3,233 浏览

相声:如此照相   我喜欢听相声。小时候电视机还不普及,听广播是主要的娱乐方式。每到播出相声节目时,我都会坐在收音机旁,一动不动地听,每到幽默之处,便会开怀大笑。在我的记忆中,八十年代初是相声的黄金时期,创作和表演都十分活跃,那时电台里经常播出一些时代特色浓郁的优秀段子,其中一些作品至今回味起来仍余味无穷。   那时的相声有不少是讽刺文革期间极左现… (阅读全文)

《万山红遍》:我读过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2006年11月1日 | 作者: 薛海伦 | 4,105 浏览
标签:

  宋祖英:映山红   我从小喜欢读书,尤其是小说,其中的人物和情节总是深深地吸引着我。在童年读过的书中,黎汝清的《万山红遍》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它是我读过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这部由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出版的小说描写了红军走井冈山道路,在南方某山区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的故事。主人公的名字叫郝大成,具体故事情节早已忘记。小说把敌人叫作白匪,至于为什么… (阅读全文)

爱情是一桶葡萄酒,愈久弥香

2006年10月16日 | 作者: 薛海伦 | 4,752 浏览
标签:

赵咏华:最浪漫的事   不知不觉结婚已有12年了。记得看电视剧《结婚十年》时,也正赶上我们结婚十年。老孙说,这里边的事儿就像咱们过去的事儿一样,日子过得真快。是啊,可不是吗?一晃之间,儿子已经10岁了。   恋爱那会儿,我们俩的单位靠得很近,我在和平门,他在宣武门。单位管得松,有时中午溜达到他们单位吃午饭。他们食堂大,上下三层,伙食种类丰富,比我们单位… (阅读全文)

老移民陈伯的故事

2006年8月12日 | 作者: 薛海伦 | 631 浏览

我的中国心    举家技术移民登陆才一个多月,许多东西在逐渐熟悉摸索,其间得到了不少朋友的热情关照,令我这个新移民少走了不少弯路,毕竟都是老相识了,彼此也用不着客气。可能我的运气不差,新结识的也都是一些善良、真诚的人,尤其是在新房东家楼上租住的老房客陈伯。   初次见陈伯是在与新房东Sally谈合约的时候,当我们站在走廊内寒喧时,旁边的一间房门打开了,走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