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DSC_130111.jpg

您离开已经整整一年了,很多人都以为我会把您忘却。其实,我和我的儿子们都非常想念您。我时不常都会念起您同我们在加拿大度过的日日夜夜。您纯朴的微笑、和善的目光都不时地闪现在我的眼前。我相信您的灵魂在离开地球层的最后时刻,一定会瞬间来到了加拿大看望我,可能您一直注视着我,可我却无法看到您,同您叙叙家常。据说人在过世后的49天会逐渐地飞离地球电子层远去。可能您现在已在另一个空间享受着崭新的生活。

我研究人死后的灵魂去向问题已有数十年,我一直相信人的肉体可以死去但灵魂是永生的。当人最后离世的一瞬间,灵魂会从身体飘起,会感到非常的温暖和安全。同时,灵魂还会不停的在亲人们中间移动,以关顾那些曾经牵挂的人或事。当这一切都近乎办妥之际,灵魂就会别离远去,会瞬间回到原属你的星座或其它另外的世界。此时,我想您一定在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在做着与您在地球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事。

我最大的遗憾就是在您最后时刻没有能出现在您的身旁,向您做最后的告别。您加拿大同我一别就成了永别,我由于工作上的特殊变故无法脱身,只有洒泪看您含笑九泉了。我多么希望再能带您逛逛这美丽的多伦多,再能同您一起共尽火锅晚宴,再能聆听您的欢声笑语。您生前我记得曾经答应过若今年您再来多伦多的话,我会驾着我的爱车到机场接您,可这一天永远变成了回忆。着实无法让我接受这一事实。

我的儿子们常常念叨您,说老爷去哪儿了,我就对孩子们说老爷去了一个更加美妙的世界。说真的,依您的善良和爱心,您就应该去到一个让您尽享人生的地方,去领略那幸福与甜蜜。

我记得一首歌的歌词很能代表对您的思念之情,现写给您:

“一阵海风吹得长发飘,那海水凉透了双脚。一阵回忆又在心头绕,那影子怎么掠不掉。时光像流水已经无言,为什么我还是忘不了。说我傻说我呆,谁在笑我。原来是那朵花地浪潮。只有海浪他知道年年我都回来到,来找那离别地欢笑。” 

是呀,我对您的思念就像这朵秋菊花一样深情,会随着这片片花瓣飘向远方,带去我对您无限的怀念与相思。望您的灵魂永远活得快乐与安详。

您的女婿

Robert Xian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