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说也算是个老移民了,按当今国人的说法也算是早期的加籍华人了。在加拿大生活了这么多年按说应该是服水土了,可还是时不时地想家,思念自己在中国的亲人,像爸、妈、兄弟和那些亲戚好友们。 虽然不是每天都给他们打电话问候,但一打电话就会同这些亲人们聊上几个小时。最让我心里不是滋味儿的就是听到在电话的那头妈妈同我聊着好好的,可突然就不出声儿了,我是最了解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