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刚刚发表在 Economist “经济学家” 杂志最新一期上描述有关中国目前艾滋病现状的文章 ,读来觉得非常有现实意义,原文作者的写作手法和用词颇为微妙且严谨,堪称佳作。现试着将其翻译成中文供诸位参阅对照使用。 由于时间仓促,如有错译、漏译之处请原谅并欢迎指正。   Bad blood 肮脏的血 In central China AIDS activists step up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