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天出版的新一期经济学家杂志” Economist”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介绍了中国国企的去向以及私企的未来命运问题,也揭示出中国新任领导人们到底能承受多大来自各方的压力等问题。文章写作力度很强, 涉及的面很广,用词也非常刁钻,且一词多译现象非常普遍,在翻译时把握起来非常困难。我已经竭尽了全力,希望朋友们细心品味。 由于时间紧迫,错译,漏译之处在所难免,希望诸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