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的葬礼-祭奠我的父亲

字体 -

11166773693a_2d003a76eb_z.jpg

這张珍贵的照片是2006年用胶片拍成的,当时数字相机还不普及,现在看来在我心目中却成了永远的爱,也成了永远的痛。

父亲去世已经快一百天了,现在平静下来想痛定思痛地为父亲写点儿什么,以追思老父亲在世时的音容笑貌。老父亲是去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傍晚6时左右离开的,当时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家人也只是跟我透露说病情严重而已,但估计怕我着急就没敢跟我讲实情。接到所谓父亲病重的消息我立刻办理中国签证,但由于过节直到1月5日才算拿到,拿到签证后立刻订了1月6日回程的机票。要动身的前两天才从一个亲戚那里得到了一点儿父亲去世的消息,但她们口封太紧,我也只是有一种不详的预兆,不过还是猜出来了老父亲已经过世。当时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的儿子们看我哭得很伤心,就说几乎从来没看见我落过泪,你们可想我面对生活要有多坚强,无论遇到多大的磨难我都挺着,扛着。可這次实在是忍不住了,一直到上了飞机一路都是泪水洗面。坐在我旁边的人还以为我出了什么状况,几次关切地询问我是否OK. 我只是对他摇摇头说没什么,只是有些不舒服而以。

我一生有几次震撼,失去父亲才是我最大的痛,可以這么说对父亲的爱情深似海、无法抑制的一种亲情如潮水般涌上心头,根本就控制不住,太过强烈以至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飞机真坐的不舒服,前后都伸不开身子,一路真的非常痛苦,加上内心的痛基本上交织在了一起。昏昏沉沉地一路飞行,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的回顾 从小父亲对我的那份挚爱。在所谓中国三年自然灾害全民都饿肚子时,他省吃俭用把最好吃的东西留给我,而自己从来都是舍不得吃;每天睡觉前总是觉得父亲讲的故事最吸引人; 想起他骑着自行车带我到郊外去粘蜻蜓,去拍蝴蝶等数不尽的那份父爱让我感到最幸福;在我人生道路的转折点上给我的指引. 回顾老父亲一生,除了改革开放以后还算是享了几年清福外,基本上大半生都是在劳累奔波中度过的,为党的教育事业耕耘了30年可到头来连套房子都没有分到。 记得在我上中学的时候,是父亲提出来让我学习日文,其实我是非常抵触学日文的,就是到了后来有机会到日本公司去工作也从来不学日语。但当时父亲讲多一门语言,就让你看外面的世界多了一扇窗子。就是在他的启发下,后来对学习外语产生了兴趣,有意思的是,当时我们中学里没有其它语种只有德语,我一下子来了一股劲儿,沉迷到学习德语的海洋中去了,浸泡的很透,很深。才学了不到一年就可以参加当时学校举办的德语话剧表演了。但不巧的是,后来粉碎了所谓四人帮,结果教育部有了新的规定,所有中学小语种都要停办,只能开办英语。我又从ABC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儿地学起了英文。现在想起来多亏父亲当年引导我对外语产生了兴 趣,不然就不会造就我今天的人生收获了。其实小时候有很多同父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真可谓不胜枚举。记得我们一起养红头观赏鱼,一起去打乒乓球。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像现在這么多的娱乐,也没有现在孩子们那样人人手里抱着一台Ipad.我们那个年代家里能有台半导体收音机就已经算是家里比较富裕的了。

到今天我还记忆犹新的是我买第一辆捷达车的时候,是父亲跟我一起去提的车,他那份儿高兴劲儿就别提了。记得刚拿了驾照不久,有一天老父亲坐在我旁边看我驾 驶,我突然问他“您觉得我开的怎么样” 老爸风趣的回答说“ 还不错,只不过感觉有点儿瘆的哄” 当时把我逗得大笑,那说话的声音一直到现在都回响在我耳旁,成为了永远的回忆,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开心快乐。我时常把老父亲比作已故的相声大师马季先生,声音有点儿像,我总是对他说您当年要是同马季先生学说相声,保证是马先生的最好搭档。老父亲的那份幽默越是到老了,越发挥得淋漓尽致。

还有父亲的刚毅性格影响我太深,对我一生的影响可谓根深蒂固。他那爱憎分明的风格一直熏陶我。他平时总是教我处事哲学,教我做人的道理,让我一生享用不尽, 他的教诲成为了我人生最宝贵的东西。有时候很多朋友说我是性情中人,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受了父亲的影响。比如乐于助人,太拿别人当朋友了,但往往受伤害的确是我自己,还比如为人豪放,仗义疏财,宁愿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把喜怒哀乐全部挂在脸上,高兴时手舞足蹈,发起脾气来,暴跳如雷; 很实在,也很透明,自己不虚伪,赋予幻想,绝对是个好人。要不说父亲对下一代的影响至关重要呐。没有父爱的孩子懂人事的不多,也不知道如何把握同别人交往的机会,特别容易伤害身边最亲的也可能是他一生最难得的知己,而自己还当没事人似的,觉得那没什么,我的感觉是没有父爱的孩子基本上是人事不懂的。

父亲平时非常简朴,即便是后来生活富裕了,还是很节约简朴。基本上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本来我都计划今年的三月份回国给老父亲过80大寿的,策划都制定好了,遗憾的是老父亲没有能等到那一天。要不说人生会遇到几大遗憾,月有圆缺。人的一生不可能没有遗憾。此番老父亲的突然离世给我打击很大,让我变了个人,让我又重新思考人生的价值。只可惜這次给我的痛是深沉的,是刻骨铭心的,估计他的突然过世会改变我后半生对人生价值观的看法,以及会扭转我整个的世界观。

最可惜的也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能赶上父亲的葬礼,没能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到家的当天,是我弟弟到机场接我的,还有我的表姐及表姐夫,还有弟妹等一群亲戚。刚下飞机我就要求去父亲的坟上祭拜,但由于天色已晚,据说穆斯林的风俗过了中午是不能上坟的,于是就直接回家了。到了家一进门,看到老母亲满头白发,疲惫至极的样子让我更加心酸,我就一下子给老母亲跪下了,老母亲当时抱住我失声痛哭,那场面真的非常震撼;当时所有在场人的情绪都有点儿失控,不过我还是强忍悲痛安慰着老母亲,尽量让她节哀顺便,毕竟她老人家也快80了,怕过度悲伤会严重伤及她的健康。在老母亲的陪伴下,走进了父亲的房间, 一切依旧是那么亲切,还是老样子,我一般都是一到两年回去看望他们,可没想到上次一别就成了同老父亲的永别。亲手给老父亲点了支香,默默地,静静地坐在老父亲的床边呆了许久,当时真的是悲痛交加,一生从没有经历过的痛楚。晚上基本没睡加上时差的关系一直到天亮,爬起来,洗涮完毕就同家人前往父亲的坟地去祭拜了。我考虑到母亲的心境和年岁已高,不忍再给她雪上加霜,于是没有让母亲同我一起去。到了算在当地最好的穆斯林公墓,从选的墓地位置看还不错,父亲的坟背后是一片山脉,风水还不错,整个仪式由穆斯林的阿訇来主持念经(古兰经)虽然听不懂,但大意就是告诉我父亲:你儿子回来看你了,并祝他在主身边万寿康福之类的。我们所有前去祭拜的人都要跪在父亲坟前,当时还是寒风凛冽,跪的时间长了,腿都有点站不起来了。整个念经需要20分钟。阿訇念完经,我亲手抓了一 把土洒在父亲的坟上,一边洒,泪水一边不停地流。就這样一步一回头地告别父亲的坟,缓缓地退离而去。

写到這里,很多朋友就会问你既然没有参加你父亲的葬礼,怎么能写出所谓穆斯林葬礼的过程呢?这恐怕就是上天的安排了。就在父亲去世的40日当天,我的另外一 位亲戚,是我父亲的亲哥哥的儿子,也是我的堂哥,在2月初的一天也突然离世,绝对出乎所有人的意外,因为据说父亲的葬礼他还去参加了呐。可谁都没想到他会突然离世享年才62岁。本来我回国就说要去看他的,因为悲痛的心情一直没有去成,加上没有想到他也会突然离世。听到這个消息又是给我一个重磅打击,本来我们全家准备好要在他去世的那天去看他的,要不说嘛人生的遗憾太多了,才不到两个月我就经历先后失去两位至亲的痛,你们可以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难受了。 记得一大早我还在洗澡,突然接到电话,是我嫂子从朝阳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表哥刚刚离世,太过震撼,哪有同时发生這么多痛的事情。我连忙从浴池出来穿好衣 服驱车来到了医院,在位于地下室的急诊室旁的一间小屋子里见到了躺在担架上表哥的遗体,他表情安详。泪水洗面后,安慰了嫂子,就随同礼拜寺来接遗体的车子去了我父亲掩埋的那个墓地。穆斯林来拉遗体的车子叫“埋抬”车,念快了就是maitai。来拉遗体的就一个人,他不负责搬运遗体,要我们亲属自己整理遗体后搬运,实话说,我从来没见过死人,就是我父亲过世,我也没有见到他的遗体。我说不出来当时是什么心情,除了悲哀别的就都不知道了,完全麻木了。不知道什么叫害怕了。帮着把表哥的遗体抬上车,来到墓地,当天是不能下葬的,要等到第二天一早。我们全家是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墓地,母亲身体太弱了,但她老人家还是挺着要去送送她的這为爱侄。考虑到表哥掩埋的坟离我父亲的不远,怕老母亲去了见到父亲的坟又会痛哭流涕,于是就把她安顿在了休息室,由其他亲属陪同着, 我一个人前往悼念。

早年在很多媒体上都读到了有关穆斯林葬礼的报道,还有一本特别有名的小说叫”穆斯林的葬礼“后来还拍成了电影。但如今亲临参加穆斯林葬礼才发现有些报道是失真的,或被文学化了, 而如今我亲身参与的穆斯林葬礼才叫眼见为实。一大早,堂哥原来在黑龙江建设兵团插队时的一大帮好友足足要有几十人,早早就来到了吊唁大厅门前,堂哥的遗体放在一个低温的屋子里,里面相当一个大冰柜,整个屋子里停着几具遗体,每个遗体上都打着姓名标记,以免搞混。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还有我亲弟弟以及我的另外一个表哥我们三个人将遗体抬出,遗体非常沉,将遗体抬到隔壁的一个屋子里,屋子里就像医院的手术室一样里面有个台子,台子是金属的,将遗体放在台子上,两个专门穿戴封闭的人过来将遗体上的衣服用剪刀剪开,基本上就是将遗体上的所有衣服全部清除掉。想插一句就是考虑到民族之间的差异,因为穆斯林过世的人在净水后是不能再让其它宗教的人瞻仰遗容的,所以在净水前,嫂子就让所有表哥生前的战友瞻仰他的遗容,同他做最后的告别。每个他生前的战友能想象得出 来当年都是16或17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如今也都是满头白发的男男女女了,他们都按秩序地排成了一队,由我嫂子领着缓缓迈步进入房间,围着遗体转一圈。 有一个细节需要大家了解的就是穆斯林规定在瞻仰易容时是不能哭的,所以,他们每个人都静静地从遗体旁走过, 有的停留下来向我表哥深深的鞠躬,但我从他们的眼眶里可以看出那泪水都是在打转的。让我非常感动的是有个女士,出来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痛苦流涕。很多出来的人都擦着眼泪,有的还依依不舍地离开。场面非常感人。完毕后,就只有男性亲属可以进入遗体净水房给遗体做最后的清洗。這就接上我上面说的那两个“全副武 装”得像个手术外科医生模样的人把遗体上穿的所有衣服都要剪掉,可以说是遗体成了全裸的状态,但敏感部位还是提前用布给挡住了,我们任何人都看不到。這样做也是对死者的尊重吧!其中一个人举着水龙头管让我们其中一个来试水,当时是我给试的水,目的是看温度是否合适,温度确定后,那个工作人员就开始从头到脚的清理了,边冲水,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边不停地清理着遗体的鼻子、眼睛、耳朵还有嘴里,我们一行站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但气氛是肃穆的,没有人敢出声,都默默地看着。完事后,要求我们家属拿着毛巾给遗体擦拭干净。我也拿着毛巾就轻柔的帮助把大哥的遗体擦干净,他非常安详,我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但一点儿害怕都没有。估计毕竟是自己的亲人。擦干净后,那两个工作人员和我们一起将遗体移到事先准备好的埋抬榻上,要说明的是,穆斯林用的不是棺木,用的是一个埋抬榻,上面再用一个类似棺木的盖子扣上,那个盖子非常大扣上后就像是个棺材一样了。在埋抬榻上事先都铺好了,最上头一层是一块整张的白布,说是白布其实并不是特别的白,有些发黄的白,像是用来做披麻戴孝的那种布的质地。遗体放好后,工作人员在上面又盖上一层白布,然后用绳子从腰部把整个人和布都系死在一起,最后,还要在逝者的耳、鼻、嘴里放上一些除虫的药粒,可能是为防虫之用吧。那天说也奇怪,我表哥仪态安详,就像睡着了似的,头自然朝向右边,是朝向西边。当时那个工作人员说這是逝者生前基德了,所以不需要我们再帮他把头扭向西方。估计他是去了极乐世界吧!一起准备就绪,我们几个人再加上他的几个战友帮忙还有他的儿子一起将遗体台上埋抬车,所有的人都随着埋抬车缓缓地朝坟地走去。

坟地是在山脚下的一片空地上,一个人一个坑,穆斯林的坟坑是有讲究的,有个专有名词叫“拉孩儿”(這也是音译)我也不知道正确的字应该怎么写。有双坑还有单 坑。双坑是夫妻将来可以埋在一起的,单坑就是其中一方如果不是穆斯林,就不能埋在一起,這样的逝者只能用单坑。但不是穆斯林的配偶在火化后骨灰是可以拿来与先前逝者埋在一起的。据说這是穆斯林宗教的规矩,我父亲选的是双坑因为我母亲也是穆斯林,将来母亲百年后还是可以同父亲葬在一起的。而我堂哥的情况不同,我嫂子是汉民,所以,给他的就只有单坑了。坑一般要挖很深,大约3米左右,据说,要单独额外给挖坑的人一笔小费,大约几百块吧,這样那些人可以给挖得 更深一些。我们随着人流队伍尾随着埋抬车一路就来到了坟坑前,当然,也路过我父亲的坟,我看到了就不受控制的又勾起了我的伤心和悲痛。到了我堂哥的坟坑前,把像棺材的大盖子拿开,遗体被抬下车,将遗体递给事先已等候在坟坑里的那个工作人员,他顺势将遗体接住后把遗体放平在坑底,我刚才忘了说了,为什么坟坑要称作“拉孩儿”呢? 是因为双坑的坟内遗体是不能放在坑底的,要在坟坑的墙壁上掏个洞,那个洞就叫“拉黑儿” 。洞的大小正好将遗体放入,过去小的时候听大人们讲要在放入遗体前由逝者的大儿子来试躺一下,舒服了,再将遗体放入,可据说现在规矩改了,所以,这道程序就免了。单坑的就不再掏“拉孩儿”了,直接将遗体放入底部便是,好像是将遗体放在一个木架子上。当时人太多,坟坑前挤满了人,我也看不清,但我大体描述的 不差。把遗体放好后将事先困住腰部的绳子要撤出来,只留下白布,让逝者觉得比较舒服。我当时就想穆斯林的葬礼没有给逝者穿衣服,也没有放任何金银财宝,身上不能带任何装饰品,什么金首饰,项链這类的一律禁止,也不能在坟坑里放入任何陪葬品,这倒好真应了那句话:人来时光着身子,走时也光着身子,两袖清风, 来去无牵挂“ 有个特别重要的细节就是在将遗体放入坟坑时,任何人都不能大声喧哗,也禁止哭泣。据说這是对逝者的尊敬,大声哭泣会吵到逝者,会使逝者不安静。我当时看得出来,很多人都是强忍着泪水,有的在用纸巾擦着眼泪,但都不出声。接着就由阿訇来念经,那经文特别长,所有的人都要默哀,最亲的人都要跪下,最后阿訇做总 结让所有的人来接最后一句经文,就算是仪式结束了,随后人们开始铲土封坟了。遗体上不高处盖上了一块石板,大家开始你一锹,我一锹的往坟坑里铲土,注 意不是往遗体上直接铲土,土不能直接洒在逝者的遗体上。最后,大家齐心协力在坟坑上堆砌一个高高的坟头,在坟前插上一个临时的牌子上面写着逝者的名字,当然是临时的,据说要到明年的這个时候才能为逝者立碑,碑的材料是大理石的,同我父亲的一样。在离我堂哥坟不远的地方有个插着的牌子上用红字写着一个人的名 字,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般人坟前牌子上都是用黑字写的,而這个逝者坟前的牌子上用的却是红字,我注意到了那个逝者太年轻了,只有20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這么年轻就过世了,的确让人觉得惋惜。

埋完我堂哥,根据穆斯林葬礼的程序还要宴请来访者,公墓也会做生意,将饭庄直接开到了墓地旁,要由亲属选择杀一只羊或牛以祭奠逝者。无论是杀羊还是杀牛要取决于来访者人 数定。据说,活着的人吃下去的东西就相当于世者吃了。我也搞不明白这其中的玄机,但还是跟着去吃了,心情不好也吃不下多少,离开时心里总觉得空荡荡的,再路过父亲的坟时,我默默的看了很久,脑子里也想了很久,没有头绪,但都是些珍贵的回忆。

安顿好母亲后,便回到了多伦多,這段日子还是沉浸在悲思之中。在整理照片时发现了一张非常珍贵的片子,那是老父亲2006年来多伦多时我抓拍的一张,现在仔 细端详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太珍贵了,看着父亲抱着我大儿子婴儿时的照片,我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这场景成为了永远,也成为了永恒。人们常说”失去了才知道 珍贵“ 我现在体会尤深!世界上只有父母才是真正最为可靠,也是对儿女最好的,所以我们活着的做儿女的人们要特别珍惜。都说:”父母健在,儿女不宜远行“ 我都觉得没有尽到孝心,很多人困惑所谓孝心应该如何尽呢?我的体会是尽量惯着父母,由着他们的性子来就是孝顺。别总是跟父母杠头,随着自己的性子来,逆着 父母的心愿无论你给父母多少钱花都是不孝顺。更别提打骂更有甚者还拿起屠刀砍杀父母的那些人都一定会下地狱,因为他们十恶不赦。无论父母有什么过失,都不 应该杀害父母,那会连禽兽都不如。都说人越老就越像小孩子,你只要宠着他们,他们就觉得心情舒畅,一般父母都不太在乎你给他们多少钱花,他们更关注的是你 是不是时常去看望他们,是否经常问寒问暖,让他们觉得在儿女的心目中有一个重要的位置,其实对他们来说就知足了,而对我们这些晚辈来说让老人们顺心就是最 大的孝顺。悟出這一点可并非一件容易的事,要有经历,要有代价方才能幡然醒悟。

這次行程我连续经历了两个亲人的离世,没有参与父亲的葬礼,但我哥的葬礼同父亲的应该是一样的,這就是真主让我补课,这一课补的我痛心疾首,补的我悲痛欲绝,让我的灵魂都为之震颤,给我的精神打击之大前所未有。连续失去两位亲人你们谁经历过?估计泪水全部哭尽了。

今日听母亲讲明天家人一起要到坟地给父亲上坟,祭奠他的灵魂,我无法亲临,但我还是在這里祝福他老人家一路走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加开心。我在這里更多的其实是祝福父亲在另一个世界更加快乐!不是祝福他安息,为什么人们总是祝福逝者安息呢?灵魂跟我们人一样甚至比我们人还要活跃,你不祝逝者快乐,总想让他们睡 觉也太让逝者觉得过于无聊了。

愿真主保佑父亲在另外一个世界幸福安康,保佑他的灵魂神采飞扬,永驻万年。

父亲留给我的是永远的爱,也是永远的痛。

儿子送给您永远的祝福!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聊者 - 2016年4月4日 12:41

    很感人,让人禁不住也联想自己的心事。谢谢!

  2. 2. zjy37 - 2016年4月4日 22:27

    我是一名汉族人,几十年的生命,都是和汉族为伍。在北京,有牛街,羊坊穆斯林聚居的社区,还有遍布大街小巷的清真小吃店和餐馆。但是在生活中,我和穆斯林没有交集,仍然觉得穆斯林很陌生,遥远。前几年,我偶然阅读了《穆斯林的丧礼》,吸引了我,也感动了我。今天又认真阅读了《穆斯林的葬礼-祭奠我的父亲》。穆斯林遍布全球,多数是居住在自然条件比较不好的沙漠干旱地区,但是穆斯林的家庭,宗教的凝聚力极强,令我这个汉族人十分钦佩。如果不同教派的穆斯林能够求同存异,统一团结起来,这个地球世界就会大变样。也祈求穆斯林和世界各种宗教徒,无神论者能够和平相处,共同繁荣。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