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母语教育”及港人英语

字体 -

    几年前,一次偶尔机会在跟一位来自大陆的移民女士聊天时,话不经意地带出了香港人的英语问题。她就无奈地感叹道:“咳,这些香港人(指一起工作的香港移民来同事)的英语呵,你说他们不懂英语吧,他们就句句中文里都跟你蹦那么几个英语单词来。你要真说他们懂英语吧,还真把你气死。他们就尽只能跟老外来些简单句。一到稍微复杂点的问题,他们就说不清楚了 ……”。听到这儿,咱当时立即也有同感。

    凡接触过香港传媒、电视,或接触过香港人的大陆人,都知道港人说话时,无论其句子长短、或繁复与否,总要张口闭口地要掺进那么一两个英语词汇,以助于自己说话。似乎汉语中的词汇都不够用、或者没有可用于充分表达其想说的词汇。比如:几个 PERCENT呀(百分比之几)、生命无TAKE TWO呀(生命只有一次)、好TOUCHEABLE呀(很感人)、工作PRESSURE好大呀(工作压力很大)、好PROFESSIONAL 呀(十分敬业或内行),等等。似乎显得挺“洋气”的。然而,一旦接触过港人的大陆人都知道,其实,港人中,除了个别一些曾经好好地留过洋读书归来者外,他们相当多的人之英语口语水平是十分“有限公司”的。说来说去,也就那么一点“可乐”。有时侯,甚至还比不上不少后期才移民来了北美的大陆移民呢。但,问题是他们当中一些人还并未很好发现自己这一弱点,不少时候还十分自以为是呢。

    由此我想起了自己在这里曾经经历过的一件事情。记得当时香港回归后的那几年,在董建华为特首的领导初期,开始提倡了以母语中文为教育的政策。具体地说,也就是说,中小学校的课堂教学上,除了上外语课以外,要求老师们以中文(其实,在香港也就是指粤语而言)作为讲课的主要语言,而非再是英语。以便学生们更容易理解消化课堂内容和课程教材,更利于专心致志地学习和研究。而老师们,也更易于运用自己纯熟的母语去因材施教。这样师生之间、无论课堂上还是课堂下,都将十分容易沟通和明了,将更有利于行之有效地提高香港当地的教育水平。   

    当时,这一倡议一经在媒体上宣布,便引起了香港各界、尤其是教育届的广泛争议。其实,这一政策是十分实事求是,并且合情合理的。但,有些人就始终不明白其内涵实质的因果关系和原理,以及其最终的意义。而只是简单地在乎表面上,英语程度和水平有可能(其实,并不一定)的削弱。因此,而大加鞭鞑这一政策。其中,也有不少对董建华先生言辞上十分尖锐的指责。经过一番社会上激烈争执和策略上的反复论证后,这一倡议很快就形成了具体的政策,进而转入了分别试行和推行实施的落实过程。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检验,结果,其效果多少也再次证实了该政策的英明和正确。可是,对此仍在私下不服气的异议并未因此立即消音。   

    有一次,咱到所居住的公寓的阅览室里看报中文纸(主要都是些港、台媒体)。这时旁边也有着那么几个香港背景来的退休人士,在看了一篇有关香港的报道后,正在“慷慨激昂”地讨论些什么。原来,当时,香港的“明报”和“星岛日报上正报道着有关当时香港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从内地访问和考察结束后返港时,对记者谈论有关考察内地后的感受。其中有这么一段感言,其原文记不清了,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十分惊讶内地人、特别是年轻人那种如饥似渴的刻苦学习精神。尤其是内地人的英语水平提高地非常快,超乎了原来的想象。英文表达的文笔也十分好,可以说,有时侯比香港人的表达还要好。根据不少香港同事、或者贸易行业中,与内地人用英语函电交往的情况看,内地人的英语表达能力,在很多情况下,甚至超过了香港的同龄人。云云。   

    这时候,我无意中出现在他们当中、并且也在一旁埋头地看报纸的举止,引起了他们其中一位在座的相识者的注目。他便主动打断我了的阅读,并把咱介绍给在座的其他人。并指着咱称,这位老哥可能会有什么高见,让咱也来谈谈。我便不解地问他,想让我谈什么呢?

    他便说:“你看看:现在人家报纸上都说了,香港才回归了这么几年,香港人的英语水平,就一下子被大陆人的英语赶上来了。你说说看吧,这是不是董建华所搞的‘母语教育’政策的失败吧?你看,他还要继续搞什么‘母语教育’,简直就是外行、没水平、什么都不懂。在这样下去,香港人的英语水平就要被大陆人全面赶超上去了。你说,对吗?你说说看,你是怎么理解这“母语教育”政策的,是否也觉得董特首十分愚蠢吧?”            他整个说话的口气显得十分着急和有着那么点“愤青”哩,心情十分为香港英语之“落后”情况“打抱不平”。其他旁听者,则若有所思地听着,似乎也有点默认他的“英明论断”了。但,同时也在望着我,期待着也能听听咱这大陆来人的看法。似乎已经使咱到了非得谈不可的处境了。咱在琢磨着:好吧!说就随便说一通吧。反正,简单点就是了。

    就个人一管之见,咱认为,陈方安生当时也只是这么一说,而事实上,还并非至于香港人的英语就真的退步了。然而,即便说香港人的英语真的被内地人“赶超”的说法能够成立的话,那也跟现行的“母语教育”政策毫无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香港是一个曾经被英国人统治了一百年的地方,而且,还一直以英语作为官方语言。而且,在教育上,也一直用英语作为课堂上教学的主要使用语言。然而,中国却是个绝对被汉语统治了五千年历史以上的国家。而且,一直以来,也还就仅仅以汉语作为官方语言。因此,按理香港人的英语水平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退化”的,起码,也不可能这么快地在一、两年内发生。可是,为什么,香港人在回归后,偏偏就是在这么短短的几年,就出现了这种所谓的英语被“赶超”的危机感呢?或者说,出现了英语“退步” 的现象呢?那是因为,香港人的语言和文字习惯和概念的根基,始终都是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土壤之里的,他们实质的母语还是中文(指粤语)。他们天天放学或者下班回家后,立即说回中文;人们之间私下里沟通的、最普通的生活用语,也是中文;即便是那些官场上因工作需要而说着英语的公务员们,他们之间私下里的对话,也还是中文。然而,对于英语,他们也只是为了使用而学习,为了使用而使用而已。他们之间即使因故不得不用英语说事表述,那大都只不过是些满口港腔的、中式句子结构的、基本用着简单句的、无甚文采而只是平铺直述的、根本不地道的英语而已。尽管他们被英语“统治”了一百年,可至今英语的基本发音还无法过关。听着他们说的英语(除非你本人不甚谙英语)真有一种欲钻入地底下的感觉。他们欲发音“THREE”,却总发成“FREE”;欲发音“FREE”时,却又总发成“FEE”;欲发音“THANK YOU”时,却总只能发成“FANK YOU”。等等毫无仿效价值可言

    然而,另一方面,在殖民统治下的殖民文化教育里,又使得他们在自己母语 —— 中文的学习上,无论其受教育程度、还是受熏陶影响程度上都远不够地道和坚实。而凡学过外语的人都知道,坚实的母语基础,对学好外语是十分重要的、是绝对密切关联的。凡汉语背景出身、而其外语说、写、读能力均强者,无一不是都有着坚实的汉语基础做支撑者。所以,这使得香港人到头来所学的、所说的、所写的和所用的英语都是些无甚文化根基的、不扎实的、漂浮状的英语。所以,香港人中几乎未见过类似经常出现在中国国家领导人身边的那种出色的中英文现场翻译的高级英语人才(无论口译还是笔译)。当然,他们也可以自以为是地说,他们也根本不需要这种人才。

    而就普遍程度而言呢,由于香港人的中文功底不够深厚,其本身内在的中文文学素养也相对不够被强化(咱这是跟内地人做比较)。而另一方面呢,其英文却又本能地需要有一个在其大脑里、先将中文概念转化为英语结构后再表达的过程(其实,汉语华人者,这一问题都基本类似),所以,其英语的表现结果就必然属于欠缺文采类的。而反观内地大陆文化人的中文背景,则一直都比较强,因此,必要时,其心中要表达的中文词汇也相对比较丰富多彩。自然,当其再转换成英语概念时,供选择的词汇也就较为游刃有余了。这就是大家所看到的(就普通人而言)、即,凡较有些英语基础的大陆人之英文函件,往往写得比香港人更文采些的情况。所以,可以这么说,“母语教育”的政策是绝对有利于英语之提高的,而非属于反作用。(我这里所指的提高是指:中国人学外语方式之外语水平的提高、是指中英文翻译和相互使用之提高、往来互译之相对之地道。而绝非指类似老外那样说的那么地道的程度。因为,在中国的大地上所学的外语,无论再好,也不可能跟人家土生土长的老外那样地道。这是肯定无疑的)。   

    再一点就是,内地大陆人中通英语者,都比较懂得自觉地增加些简易英语读物的泛读学习,以增强些地道的英语表达方式。这也是内地人英语进步较快的原因。反观香港人,他们除了学习课程资料和所修专业之英语之外,课外外语的泛读自觉程度就相对比内地人差些。也许这是他们仍自我地满足于自己原有的优势的缘故吧。   

        再一点就是,对于香港人而言,以前对中国内地的印象大都较为封闭,也没有好好地与之交往过,根本就没有好好地了解过内地的教育水平。与此同时,在刚接触大陆人时,其心中又十分瞧不起内地人(这绝对没冤枉他们,而是确凿事实),把内地人都统统当成不通英语的土老冒,多少有这那么点“轻视”,并私下以“表叔”呼之。因而,导致他们对内地人的英语水平的判断失误。他们许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其实,自改革开放以来,大陆的外语教育水平已经相当提高。大专院校中,都普遍有着坚实的、高水平的外语教学的师资和人才。外语教学和培训的手段也十分先进和行之有效,根本不亚于香港,并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内地学生们的刻苦学习程度远比以前强,对外语学习的重视程度也远比以前不同。这就是香港人忽然间发现内地人英语几乎“赶超”他们的原因。根本就不是什么由于董建华推行实施母语教育战略的原因所致。

    一个人,如果自己退步了,还找不到其真正的原因,而只是一个劲地一再钻牛角尖地自我误导,那么,这种“退步”即使目前尚不至于,但还真的将会导致弄假成真呢。

    咱的一通“管见”后,旁听者若有所思,再无语。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逸山堂 - 2010年4月2日 22:31

    a nice article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