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直面枪口惊魂瞬间 [原创]

字体 -

        人生几何,若偶遭遇过被偷盗或抢劫钱财的事,当不足为新奇。但,却鲜有面对枪口的机会。可只要是有过哪怕就那么一次,也真够让你终生不忘、记忆犹新、惊恐如昨的了。而咱,还却真的“不幸”地经历过了这么一回的惊险瞬间。

         说起来,也是多年前,自己曾被一国内大型的国营外贸企业派遣到南美某国常驻工作期间的事情了。

         顺便说一下:那可是一个有着不到三千万人口、在世界上属于中等略偏小型的国家。历史上曾经是西班牙帝国时期所征服和殖民统治的国家。所以,其国家的官方语言为西班牙语。18217月份宣布独立。其在国家政治社会制度上,实施的是西方民选式的所谓“民主制度” 的国家。国家政治上一直比较动荡不安。国家经济上,尽管曾出现过前日裔的藤森总统在1990年至2000年执政期间相对较为“繁荣”地有所好转了一段时期之外,此前的历史却总是较为落后和贫穷的、此后也未见有理想的改善。社会治安长期不好,贪污、贿赂、腐败较为盛行,人民生活较为贫穷困苦。

        所以,即使其行使了西式“民主政治制度”了几十年,至今,在世界上,它仍一直属于贫穷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其国家各方面的情况,还远比中国差。而这一切,都是在国外生活之前所无法了解和体验得到的。所以,不要以为西式民主制度就能包治百病、肯定“救国”。咱当时被北京总公司从下面省份的分公司抽调派遣出来这么个穷国常驻工作,主要还是因为咱曾经所学过的专业所致。

        闲话休扯,言归正题。当时,我们的常驻代表处的代表总共为三人,一位业务领导、两位业务人员,全都懂些外语,英语、西语全涵盖了。办公和生活也全在一个地方。地点就位于其首都市内,离海边不远的地方,而却稍远离繁杂脏乱的市中心。我们所处的该区域,在当时,应属于当地经济上较为宽裕的人们的住宅区。其周围的治安环境还是相对较为不错的。中国派驻该国的使领馆和商务处也在该区域内、离我们不远。

        由于当年国家外驻机构经费有限,为了节省外汇开支,除了业务上的专职领导和人员以外,公司既不国内另派、也不当地另聘勤杂人员。而我们当年常驻国外的所有津贴补助(算是工资吧)也就每月130美元左右,吃、喝、拉、撒自理。

        所以,我们仨除了整天忙进忙出地业务开拓工作以外,为了节省当年那么丁点儿难得的“个人外汇”收入而尽量避免在外用餐,就还得负责自己伙食的烧煮。由于大家天天工作和生活在一起,所以,在支出上,其实也就是大家合伙后,月末再费用分摊。可在具体下厨干活上,就要涉及到谁来干那锅、碗、瓢、勺的活的问题了。而我们仨大老爷们,在这个问题上,却个个都是 “饭来张口”、那种“好吃懒做”的主。所以,除了刚开始那会儿还曾有过的那么点虚假“积极”和“客气”以外,谁都不欲再“踊跃报名”。那怎么办呢,不能“三个和尚没水喝”吧。这时候,领导开始做“规矩”了:三个人开始轮流当一回为期一周七天的“伙头军”。由于众口难调,所以,该周当值者,可自行根据自己所好、自行定夺该周所需柴米油盐酱醋菜的采购。各自按照自己曾经跟父母或家里人那学来的那点“烹饪”水平“值班”当厨。用餐者也只能“享受”或“忍受”,只说“好”话,不说“坏”话。煞是有趣。 

       可是,由于该领导当时那点开车新手的能力和水平都“太臭”,再加上,他的“官位”那点“谱”摆在那儿,所以,基本上都是我和另一哥儿们俩,周末开车到位于市中心的唐人街的菜市场,或者是到位于附近跨越几条马路之后的一家规模中等、名叫:“TODOS”的超市去买采购。该超市的名字“TODOS”,按当地的语言解释,其实是“应有尽有”的意思。  

      这天周末的星期六,上午十一点左右,阳光明媚,暖风和煦。我和那位同事,哥俩又结伴开车来到了“TODOS”超市采购。

        我们俩进入了超市后,一块儿一边推着店内的集购小车、一边“收购”着。约么过了四十分钟,采购完毕,我俩便推着车子往“收银处”的闸口汇集,拟付款走人。那天是周末,人也显得较多。几个收银口都正排着长龙的队伍轮着付钱呢。那么,我们也找了中间的一行队伍排了起来。通常超市的收银闸口都是面向着商场的入出口而设计的。人们进入了超市的门口之后,便顺着鱼贯般地推开入口闸进场自选购物。完事之后,又顺着鱼贯般地经出口闸收银台交钱后,穿越门口离开。

    这时,我那同事哥儿们却让我先排着,他想回头再到就近的货架去似再找些什么。我一个人,则在那儿静静地排着队,还不时地东张西忘、漫不经心地等候着逐个地往前挪。当我所处队伍的中央离收银台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我就突然就感觉到整个队伍前方似乎有着争执或或者大嗓门的吆嚇声,同时还随之夹杂妇女恐怖的尖叫和哭喊声。但,由于当时几行同时在那儿排着的队伍都挺密的,再加上前面的人都挡着,我也一时看不见什么,那一刻也没往太复杂里想。

        然而,就在这几乎与此同时的那一刻,处于我队伍前方的人们、甚至周围的人们突然出现骚动、纷纷转身欲散开、后撤、就地蹲下或卧倒(准确地说:是趴地上)。。。。。。。就剩我还楞着兀自“鹤立鸡群”地站在那儿瞪着两眼、不知所措地惊愕和发呆时,只见在我前面所有的人们都躺卧后的前方,已经有一支黑乌乌的手枪枪口在指向了我。枪口的背后,只见一个蒙面歹徒、两眼露着凶光、正手持着它在向我大声地喊着、喝斥:“Quieto! Quieto! Atras! Atras……”,他在向我示意着:不许动,并后撤!我瞬间本能地反应着,并顺势快速扫视着前方发生的情况,只见:总共进来了三个蒙着双眼以下的整个下半张脸的持枪抢劫歹徒,正把持着前方的出入通道闸口,欲实施抢劫。其中一个右手持着长枪(咱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武器。反正,不是重机枪、不是驳壳枪、不是三八大盖、不是火箭筒、也不是肩扛式导弹,所以,只能以“长”、“短”论处)、手指始终触及板机、可枪口却朝着空中地扛着的歹徒,已经把出入口正门那两扇大门关上,并把持和阻止着人们出入。这时还正在强行阻止一对上了年纪的、已经买完东西付了钱、正欲匆匆离去的老夫妇,喝令他们立即退回商场内勿动。与此同时,只见另一歹徒,手持手枪正逐个地强行拉开每一个收银柜台下蓄装着货款的柜筒。只见他:一手持枪,用枪口生硬地顶戳着那早已惊恐万状地哭喊、并且也已经双手捂着脑袋、就座位上被吓得乖顺地把脸埋伏在大腿上的收银小姐的背部或后闹勺,并继续喊着:“Quieto(不许动)! Callate(别声张)!”,而另一只手则同时强行大把、大把地把钱柜子里面的钱给尽量掏光。而再另一位用枪指着我的呢,则也同样地一边从其就近的钱柜子里抢掏着钞票的同时,一边枪口扫指着现场内所有的我们这些客户、持续地监视着人们的动静。 

       看那情况,估计该超市的大门外至少应该还有一至两人在“放风”配合着。 

       当看到那黑乌乌的枪口正指向咱时,那一刻,咱确实是,顿时大惊失色,本能地赶紧就势蹲下,就担心他“走火”咯。惶恐中也顾不上地上是否不干净、是否不卫生了,咱仅接着就是趴卧在地上。惊慌中咱也忘了当年大学接受军训时所学过的规范之卧倒该是如何地动作了。再接着下去的就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地整个趴伏着。在趴卧着的同时,再偷偷地环视一下咱周围的人们:个个都在大眼瞪小眼地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呢,安静地话都不敢说、气都不敢喘。只是偶尔地听到个别孩子因不知原委而被惊吓的哭闹声、并夹杂着大人呵护的哄劝声。 

       再持续了约么二至三分钟左右,估计是歹徒已经完成抢劫后而匆忙离去了,只见咱周围的人们都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而咱呢,当时还在小心翼翼地以“安全第一,其它顺依”的潜意识原则,继续地在那趴卧着“不敢造次”呢。这时,当确实有旁人跟咱示意说:“Ya se fueron. Ya se fueron. Ya no pasa nada”,意思是说:他们(当然是指那几个武装抢劫的歹徒)已经走了、离去了,不会再有事了,可以站起来了的时候,咱才惊魂未定地、颤悠悠地强壮着胆子站了起来。然后,拍拍身上的尘土强装镇定自若样子。原来,歹徒确实刚才逃遁离去,估计警察已经接到了报警,正呼啸着警车赶过来呢。 

       咱这时才想到要回头找一找咱那同事哥儿们,想知道他刚才事发的时候,都藏哪儿去了,是否也被惊吓得像咱那样狼狈不堪。这样今后好歹也能有个“同病相怜”者。正想要找他呢,他就突然“露脸”了。原来,事发的那一刻,他那小子正好在超市内较为里面的肉类柜台那边。当其也远远地发现情况突异、形势不妙时,便立即就地闪身进了人家工作坊里头藏匿了起来。比咱更安全无恙、从容不迫,连地都不用“趴卧”。

    整个惊险的经历过程,好在也只有衣服弄脏,没人受伤。

       汇合后,我俩便赶紧推车去付了款,收拾了所购物品后匆匆离去。才刚上车、启动、挂档、起步、走人的这会儿工夫,警车也呼啸而至。是晚当地的电视和第二天的媒体也均报道了这一抢劫事件。

        也许是余惊未散、余忌未消所致吧,以至于自那次惊险的经历之后,我们起码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再到那间叫“TODOS”的超市去买菜了。因为,其名字含意为“应有尽有”的同时,连持枪歹徒抢劫的事情也“有”了。而是“舍近求远”、到位于市中心的唐人街去买菜。 

      今回忆起来,仍有点后怕。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朵朵 - 2010年9月27日 17:17

    哈哈哈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哦

  2. 2
    加国无为 - 2010年9月28日 08:38

    博主一定是一生难以忘怀了,保护自己,爱惜生命。

  3. 3
    西北狼 - 2010年9月29日 08:59

    够安全的了!没有体会过,子弹从耳边擦过去的感觉吧?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