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金正日身后,谁与争锋 [原创]

字体 -

      前不久,朝鲜的最高领导人突然因心脏病突发,而突然逝世于他工作视察途中的火车上。这引起了世界的惊讶和瞩目,更引起了朝鲜全国上上下下一片沉痛的悲哀痛哭之中。从国际媒体的文字和画面的专题报道中,可以看得出,他的突然去世,对朝鲜人民而言,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悲痛的。也可看得出,朝鲜人民对这位领袖的感情,是发自内心崇敬爱戴的。      然而,他的去世,竟也引起我们国人不少的自发的感慨或感言。除了官方外交上的正式唁电和悼念表述以外,网上自发写诗撰文佩服、悼念者有之,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也有之。似乎他的逝世在中国的之影响力,一时还超过了他父亲金日成当年的逝世。几乎可以这么地说,其程度还似乎差点都要有那么点儿“世界级”的味道了。

      尽管朝鲜是个名誉上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但是,它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利之更迭,是以终身制、再加上倍受世人非议和恶言相向的绝对封建世袭制度。其实,在下内心里,别说十分不以为然了、简直就是看不惯朝鲜这种假“社会主义制度”之名、却行封建落后世袭独裁之实的国家。

       先且不说这种落后的封建方式,为何目前在其国家之所以仍然有着可以存在和延续的适应土壤,然而,却侧面说明着一个问题:事物只要能平衡,就不会倒下地继续自行运转,就会安全。如果一旦失衡,事物就会倾倒而不败、不再运转,当然,也就不安全。

      然而,在这种古老过时了的封建世袭更迭领导人的制度下,人们的是:这种看似落后且不公平的方式出来的国家领导人,能否更有能力领导和驾驭着整个国家继续稳定、安全地往前发展。

      可你还别说,从国家领导之才干和驾驭国家的能力技巧来说,他政治和外交手腕还真是拿捏得滴水不漏、确属一流。朝鲜是一个在地理上政治地缘位置十分敏感脆弱的十足的贫穷落后的、综合国力弱小的国家。而且还连年遭遇灾荒,经济严重依赖外援。金正日自从其父亲那儿接手当时的那仍然贫穷落后、一直面临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的封杀打压的朝鲜17年以来,他不但要倾力成功地巩固国内政权、安定政局、稳中求胜,他还得在外交上战略战术上,十分小心翼翼、技巧成功地去应对和周旋于美(联手日、韩)、俄、中大国之间的掣肘和牵制之中求带领朝鲜之生存。

      这些年来,当美国为首的霸权主义在世界各地到处乐此不彼地大挥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核武扩散、反恐怖主义、民主人权标准的大棒,到处干涉打杀,今天推翻这一个、后天颠覆那一个、然后再分裂另一个等、而且还屡屡得手的时候,国际地缘政治之局势现象环生、国家面临着险峻的国际风云的时候,金正日领导着朝鲜,纯熟地运用着孙子兵法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政治斗争手腕和技巧,根据自己国家所处于和面临的实际国情,以不得已而为之的所谓“先军政治”的国策,具体“战术”上又以非常理出牌的方式,从容不迫、沉着应对、见招拆招、软硬恰当、一次次成功地在险恶的国际危机中化险为夷,成功地制衡着美、俄、中世界大国之间在朝鲜利益上为了各自利益的激烈角逐,成功地驾驶着国家的这艘航船,继续安全、稳定地行使着。

      其“大手笔”之代表作堪为(本文无意、也没本事探究中国对金正日朝鲜时期的外交之利弊或成败问题):利用国际战略对手的判断失误,准确分析、判断和拿捏国际政局时空利弊之关键机会,果断单方面地断然退出那对朝鲜单方而言、确实是形同虚设多年的《朝鲜停战协议》、火候拿捏屡试射导弹、成功研制核武器及延坪岛炮击之事件等等,一系列借力打力、见招拆招、以弱胜强之卓有成效的“迂回穿插”政治外交手腕。屡屡成功得手地在大国间国际政治利益角逐中、化险为夷地将这一切纳入服从和有利于自己国家的最高利益的轨道,保证了自己国家和人民在大国夹缝中的生存空间。我想,这该正是其个人之所为能赢得了国际上其敌对国家势力之嫉恨、惊赞和无奈,同时,还赢得了不少中国民众的惊叹和佩服之原因。

      当然,我们国人中,也有不少是由于朝鲜政权之封建世袭色彩更替之冒牌“社会主义”的原因,且其又一直奉行“先军政治”的国策、未好好地改革开放、发展国民经济、尽快地使其国家和人民摆脱贫穷落后的局面,以及未能摆脱其经经济上长期过于依赖中国生存、从而加重了中国的经济负担等之原因,而反感和讨厌朝鲜这世袭的“金家皇朝”的。所以,我们不少人也就跟着其国际敌对势力的“感觉走”、一起去咒骂其“独裁”、“专制”等了。

      其实,在这世界上,从来就不曾存有永远的朋友,而只有着永远的利益!在国家政治上,无论世界上哪一个国家,其所有一切对外的“好坏”交往,无一不是在以自己国家之根本安全核心利益为出发点。正所谓孙子兵法所言之: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

      因此,中国所有之外交政策,也无一不应该以此为根本之考虑。国家间之所谓“友谊牢不可破”时,那也是两国家间之各自之根本的切身安全利益仍相对地像物体平衡那样而“牢不可破”的时候。世间一切物体之可持续运转,无不归功于其内因和外因之相互作用而平衡。平衡则运转,运转则安全,安全则生存。而失衡则不转,不转则危险,危险则不存。故而,这种“牢不可破”之所谓“友谊”,一旦出现任何的一方做出了完全失衡于另一方的根本切身安全利益了的时候,这种所谓“友谊”就立即不“牢”而“破”了。而朝鲜,作为一个联合国机构下法理独立的国家,其最高统治者及其领导层,也肯定得这么唯自己国家和民族之根本切身安全利益是图,准确、果断地拿捏定夺涉及攸关国家之绝对核心利益。所以,就其国家和民族利益而言,这本来就无可厚非!因为,对手一着之不慎,既为自己之得手!

      如果人们设身处地切身为其朝鲜设想一下:假设不是由于那签署了这么多年的《朝鲜停战协议》一直人为地无法转为《和平协议》,假设不是由于失策地硬将韩国拉入《防扩散安全倡议》,假设不是由于美国一再根本不愿意承诺不军事入侵朝鲜,又再假设不是由于俄、中(尤其是中国)无法完全承诺确保朝鲜的绝对核保护安全,那么,金正日有可能会那么“不按常理出牌”地强行研制出核武器吗?这就是一切事物的因果关系之循环往复。因此,金正日之所以一直坚持制定和奉行“先军政治”之国策就完全可以理解了。而他之所以能成为其国家和人民所爱戴和敬仰的民族英雄或“英明领袖”,也就不难理解了。而他之突然之去世而带来其全国之确实悲痛,也就可以理解了。

      在国家地缘政治的层面上而言,中国和朝鲜在国家安全之根本利益上,也是相互依赖、互有需求、唇亡则齿寒。实际上,朝鲜也就是中国东北边境一道十分厚实的战略缓冲区。其实,我们根本没必要太过于执着地在乎人家国家政体是否什么“冒牌货”,也无需过于在乎其国家最高领导之更迭是否“封建世袭”。免得还显得人家说什么“干涉内政”。只要,其国家政权和国家政治态度上能确保倾向着中国的安全核心利益就成了。至于其最高领导人是否或如何“世袭”、而他们上上下下又都可以无奈地接受,那中国又何必过于替人家“皇上不急太监急”呢?如果不是美国跟韩国有着军事同盟,通过打压朝鲜威逼着中国,亡中国之心不死、把军事威胁逼到了中国的东北边境上,中国也还不至于对朝鲜那么多有紧迫的“援助”感、那么多“切身核心利益”之不惜任何代价感。所以,最可恶的还在于那远在背后的美国。       实事求是地从国际战略来说,朝鲜之不统一,其实,还更加有利于中国的对外“宏观调控”和“微调拿捏”,更加符合于中国国家和民族之长远的根本利益。因此,可以判断的出来:如果什么时候朝鲜半岛南北政府果然真的“国家统一”了,那也将就是中国和朝鲜之间产生摩擦的之时、将产生领土纠纷之日。还很可能产生国家间战争的事情。当年越南南北统一后,对中国的伤害就是最典型的“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所以,结论是:朝鲜半岛南北之统一,将绝非中国之福音。      这就是所谓的什么叫做“政治”、尤其是什么叫做“国家政治”了。总之,金正日世代朝鲜,仁者见仁,智者见者。他之身后,谁与争锋。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