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乎、回流乎,安全依归 [原创]

字体 -

      自中国改革开放多年以来,先后“此起彼伏”地经见过了分别以亲人团聚、婚嫁迎娶、出国进修或留学、独立或投资移民、或偷渡、或所谓“避难”等方式时低时高的出国“移民潮”。现在,这几年,也随时见闻不少的移民“回流潮”。真是一时无从论其对错了。

      还记得自己,在上个世纪的80时代中期,被单位委派出国到南美某国常驻工作的几年期间,由于业务和生活的对外联络,经常会与当地的一些新老华侨们交往。他们当中,最能跟我们驻外办事处熟络交往者,也就数那么几个当时在国家改革开放之初,从中国移民到当地广东人了。

       由于大家都几乎来自同一个地方,所以,他们跟我们“玩”在一起,也特有乡情的亲切感。因此,自然就在平时的闲聊中,不经意地流露出些当时还是“新移民”的感叹和“苦水”。

       原来,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在国内广东时,都是有着正常的国营工作单位上班着。就是因为,经历过“文革”等太多政治性“运动”的国内政治动荡、又看见国外归侨们穿着“光鲜”、也听人们说“洋”生活比国内“好”,所以,他们才千方百计地通过早已国外老华侨了的“七姑八姨”等亲戚,帮忙申请出了国。而且,在当年那较为封闭的年代里,其申请过程、时间和等待还颇费周折和煎熬。最后,好不容易才总算成功出了国。还未清楚真正的好歹,便这么稀里糊涂地先后举家出国,换到了一个陌生的国度去谋生了。

      出来后,他们才发现,现实并非他们原先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来,他们国外那些帮他们积极申请、担保出国的老华侨亲戚们,其实,早已没什么“人情味”了。人家之所以那么主动“好心”地帮他们弄出来,其实,也另有其私下从不言明的“小算盘”在打着。原来帮他们主动“好心”申请的亲戚们,经过几十年的父辈代艰辛打拼和积累,早已经营开了些铺面大小不等的生意。自己每天不得不“捆绑”于店面,就总脱不开而太困身。而如果不得不雇用些当地人吧,也就不得不按照当地人工行情支付工钱。即便自己营业受益,也并非支付不起。但,毕竟“忠诚”可信度而言,总比不上,这帮国内来的“亲戚”新移民。而且,从这些来自国内亲戚移民身上,那些当地华侨亲人们,可以享有的最大好处是:

       1)他们对自己的“忠诚”度上,起码更可信、可靠。更何况,你这么全力以赴地帮这些国内亲戚担保人申请出来,实现了其出国定居愿望,那么,他们心里起码有着感激和报恩想法。因此,将比较“听话”好使。

       2)一旦他们出国后,帮自己打工看店时,不但相对信得过,而且,即使无需按市场行情支付工资,他们也无话可说。更何况给了他们一份可够糊口生存的收入了。而且,移民亲戚来的全家都可以这么帮自己“便宜”打工。还是一落地侨居国,便可立即有工作而“无后顾之忧”,还更应心怀感激和幸运呢。

       3由于他们移民出国时,大多数都已经介于4050岁左右,又拖家带小着出来,手中也没什么积蓄。而且,文化水平也不高,体力已属于“日过中午”。同时,他们不但没什么外语基础,还更难学懂当地小语种。这意味着,欲以当地语言社交,根本不可能短期实现。他们还将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更无可能有能力离开帮他们申请出来的当地亲戚,而到社会上另谋就业。

       4)综上所述,对付这些已毫无“退路”可言的“中国乡巴佬”移民亲戚而言,将十分容易操控和使用。即使给他们的收入仅够养家糊口,他们也绝无另外的选择而说个“不”字。而更为肯定“唯命是从”任由使唤。

       这么一来,他们移居到了目的国侨居后,基本上就只被安排在当地亲戚手下“打工”了。尽管人家还“管饭”、“管住”等,收入却低微地“反正饿不死”。住房也只能是一家人挤在当地“亲戚老板”安排的店铺,或工作间里搭铺。此外,也无再多能力,试图做更多的“富裕”消费。因此,就更不可能“买车、买房”了。人家就是要让你:想都甭想!哪也甭去!死了这条心!就在我这老老实实地呆着,埋头苦干!且还不能“犯上”出走!更是别幻想积攒些路费,以便哪天能“回国探亲旅游”的任何可能了。那些当地的“亲戚老板”们,绝地不会出钱让这些大陆新来移民亲戚,有任何的“回流”机会。

       这些新来咋到的“乡巴佬”移民们,经过了一段生活经历后,才逐渐觉悟到这些问题。当觉悟自己这辈子已没啥指盼了的时候,却悔之晚矣。已经是毫无退路的他们,也确实是无法摆脱这个结果而无奈地忍气吞声的面对着。如果还想有什么“翻身解放”的念头的话,那也唯一能只盼着跟随自己移民来的孩子们了。也只有他们待接受了当地教育,懂了当地语言后,才能在其成长时,另谋生计和出路地离开这绝对是居人篱下、被动委屈的环境了。

      然而,他们当中却有那么一个移民,出国之前,曾在广东省某县的一小工厂当过厂长。来的时候,倒是筹措出了那么一两万美元不等。带了出来做“防身”之用,以便看能否有派得上“商机”用场时。当他被自己海外那帮亲戚帮担保申请出来、并慢慢地发现上述被动时,便瞅准了一个机会,仗着那点国内筹措来的“防身”钱,勉强坚定地拖家带口“出走”当地亲戚家们,摆脱了一直居人篱下、永难翻身的被动局面。自己先艰难小打小闹地开始做些生意。结果,还因此跟那些帮他担保申请移民出国的当地亲戚们,彻底闹翻了脸。连“亲戚”都没法再做下去了。

      所以,每当这些“乡巴佬”移民们,每跟我们这几个从中国被派出常驻当地工作的“老乡”们,相聚玩在一起时,他们总“羡慕”我们的同时,便时不时要跟我们倾吐些他们移民过来遭遇的这类“苦水”。他们毫无夸张地说:假设现在要有那么一艘远洋货轮,可以免费载大家回去中国的话,相信绝对会有众多的当时“新移民”们马上一呼百应,卷铺盖、睡甲板也情愿地一拥而上,一走了之。

      我们笑着反问他们:那他们当初为何又那么削尖脑袋地要这么移民呢?他们答道:还不就因为,当年国内太多政治运动、人心浮动,没意思。而同时,国外回去的华侨们都显得“衣着光鲜”、“出手阔绰”等原因嘛。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离开那个一直以来都始终属于贫穷落后的南美“民主制度”小国,也已经20多年过去了。一切都早已经时过境迁、地换人移了。后来的中国,也伴随着不断地变革开放、快速发展,迅猛进步好多年了。

      然而,即便如此,移民出国的现象却从未中断过。只不过是,后来的“移民”们,无论其学识还是经济能力结构之起点,均普遍比以前提高点罢了。如果还有什么可说过去之“移民”与当今之“移民”现象,会有什么明显的不同之处的话,那倒当数:现在有着不少“移民”出国的同时,也伴随着不少早已“移民”者“回流”中国发展、谋生、甚至定居的突出现象。这就是有别于上世纪8090年代时的“移民”现象之所在。

      这也侧面地说明着:中国发展建设之迅猛成就、生活水平以及个人创业机会等,确确实实比以前更加多了。这便导至不少仍然“年富力强”的人才式的“海归”人物们,以“识时务者为俊杰”而“回流”着。以便寻找更多的机会,欲试图“打造”自己在经济上出更为无“后顾之忧”的余生来。而与此同时,也可以侧面看到:即使中国目前那举世瞩目之发展壮大和辉煌成就,却仍然问题无穷、隐患堪忧,让不少普通或“成功者”的移民们,总忧患意识着自己未来在“祖国”这块土地上生活的“安全感”不足。这而也同样导致不少以“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国人,择机移民出国定居再说。

      其实,从这些无论是“移民”还是“回流”的现象当中,我们都不难看出:人们的这一切行为之定夺或拿捏,全都以“安全第一”为依归。

      以前,当国家贫穷积弱、内忧外患、列强凌辱、民不聊生的年代,有条件的人们出国、侨居国外,包括移居、偷渡港澳地区等,完全是为了能够找到一个安全谋生环境。即使国外再困难,只要政局安稳得能足以让自己有机会自食其力地安全生存就成。

      中共夺取整个大陆政权后,建国初期举目苍凉、百废待兴,也就更有着不少上述移民现象的同时,也反过来,有着不少不同背景的“海归”。而无论其“出”、“进”,都不外乎从自己最根本的谋生、发展的利益出发:寻找一个自己认为可以最终安全生存、稳定见家立业的国家政局环境。

      上个世纪的60年代至80年代初期,前后众多以各种名义和方式出国、到港澳侨居、定居地众多大陆移民们,其主要着眼点:1)不外乎中国政治“运动”较多而带来难以确定的因素太多,而同样地还在于欲有生之年,为自己或家庭的未来谋求一个更有利于自己安全谋生和稳定发展的国家政局环境。

      而自上个世纪中国文革结束、步入国家改革开放后至今,国家各方面都已经赢得了空前发展,取得了举世公认巨大成就。也使得中国的综合国力得到了迅猛地提升、而日趋步入强国之林。然而,即便国家已不断富强后,人民安居乐业生活质量之被公认提高、也理应更加有利于回馈于国家政局的稳定向前发展时,却为何反倒仍有不少的移民潮持续涌现?

      究其原因,这一切有史以来从未间断过的国人出国侨居国外的“移民”现象,都八九不离十地与人们潜在着预感:国家当今政局之是否稳定、或国家政局是否潜在未来动荡之隐患等类的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说到底,这种国家政局之稳定,就直接涉及到具体国民自己本身之谋生、或生存有否安全保障的切身利益。即使目前有着不少属于中国违法违规的贪官污吏、土豪权贵等之类,为了能将自己贪赃枉法得来的财产得以“洗钱”为“合法”化,而以家属子女移民国外的方式或现象,其实质内涵,也完全归类于为其自身“以防万一”之安全着想。

      而这种移民国外定居在去向国的选择上,人们基本上都是根据自己的特长和切身利益而“择优”取舍。也就是说,即使拟侨居国的国情并非人们所想象那么好,但,只要衡量其仍适合并有利于自己自身综合条件之谋生和发展者,那么,自己就大胆地往该国移民侨居。然而,即使有些国家的国情条件,正如人们所普遍认可好的国度,然,只要发现那并不适宜自身综合条件到那边谋生和发展时,人们也会果断放弃,或改换别个国家前往。

      每个地方,无论其国家政体如何“民主”、抑或“民主”与否,其国情都各有好坏。然,只要合适自己就行!也就是说:人们移民之最终目的,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追求自己有能力安全谋生为切身利益之最大化。而跟有些别有政治动机图谋者所臆想杜撰的所谓“移民是为民主制度”说法,毫无必然之关联。仅跟哪里最适合于自己发展和谋生有着根本的、必然的关系。

      简而言之,尽管这一切与国家政局好坏有关系,但,与国家之政治制度没有必然之关系。因为,我们也看到,世界各国都有着程度不同的“移民”社区。即使再先进的国家、再“民主” 制度,也有着相互间的“互往移民”。有欧洲人移民到北美同时,也有北美人移民到欧洲。加拿大也有人移民到美国,可也有美国人移居加拿大。见到更多的却还是,来自不少发展了好几十年却仍然贫穷落后的、同样是所谓“民主制度”国家的人们,想方设法地偷渡、移民到发达的国家去谋生。这就正应了中国那几句古话:人往高走,水往低处流。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

      然而,对于一个国家政治之现状和前景,也又往往会,因人因事之不同和看问题的角度之不同,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因此,在这几年所谓的“移民潮”中,人们也不难发现一种完全不同于历史现象的是:有不少早已经移民到了国外生活的大陆、香港、甚至台湾移民们,这些年里,还都不同程度地纷纷“回流”中国大陆、香港或台湾。“卷土重来”回归故地重新发展和谋生。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了,不少来那些自非“共产党独裁专制”的港、台、澳特别地区之背景的人们,也纷纷前往到内地大陆的不同的省份和城市里,去经商、办厂、读书、工作、长年发展和婚假定居等。尤其是那些来自港台到内陆长期发展事业和谋生的影视“明星”们,那例子就更是举不胜举了。

      与此同时,多年来也出现了外国人涌到中国去发展和谋生的特别现象。这就以事实说明着,中国政府领导之国家,这么年之执政以来,确实干得不错、十分出色。是让国外的人们,无论华人还是外族人,都看到自己能到中国实现切身利益最大化之希望和机会,所以,才这么向往而前来。当然,那些近年来,移民到国外定居后又‘回流’发展的“移民”当中,也有些人是在举家移民国外、拿了身份并安顿好一家老小之后,再又只身或举家“回流”者。这种现象,也同样地说明着:人们是否要“移民”之定夺,与“政治制度”根本没有必然之关联。而只跟自己能否安全稳妥地发展和谋生的切身利益有着根本的关系。

      在国外,有时自己还会见闻到个别些已经移民侨居国外的华人女士们说道:每次回到中国,耳闻目睹到国内当今那么多社会风气世风日下,道德伦理丧尽,以及真假难辨、好坏不分、是非不明、贪官污吏、腐败渎职等社会的丑陋和普遍现象时,自己还真庆幸全家移民出国定居了呢。否则,自己的老公和孩子们,指不定也让国内这些伤风败俗乱象给染坏了。家庭指不定也早就破裂了。所以,这些移民还不一定想回国生活呢。等等。其实,这类现象都无不牵涉个人和家庭的安全发展和谋生的切身利益。因此,事实也就说明着:“移民”完全只跟自己能安全稳妥地发展和谋生的切身利益有着根本的关系。与有些人不懂装懂所误导视听的所谓“投奔民主”没有必然之关联。

      尽管如此,可却总还有些带着政治偏见看问题的人、或者纯粹就是别有政治动机的人,总会自我误导一些类似:那他们怎么就愿意滞留国外、而还不“回国”发展之类等问题。

      其实,每个人有一本难念的经。而人们之所以“海归”与否,也完全取决于自身谋生安全的切身利益。也许人家年龄和精力上早已远超出了可以再回中国谋职、被聘或创业的时机,而无法“回流”;也许,若家庭“流动”的状态下,总会影响着子女的教育和成长之综合考虑,而无法“回流”;也许,在侨居国已经置业了家当而一时半会儿无法妥当处置,而无法轻易“回流”;也许有人还特别厌恶国内随处有着的官场复杂的人际关系,而不愿同流合污不选择“回流”等。所以,这一切实在跟国家之政治制度是否“民主、民选”毫无关系!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何世界上众多发达或不发达的“民主制度”的国家之间,也有着“互往移民”的现象了;也无法解释,为何现在还有着数以百万计的、来自非“中共专制独裁”的港、台、澳的人们北移发展、定居大陆的现象了;也同样无法解释,现在还居然有“老外们”也想“移民”中国的现象了。

       所以,出国乎、回流乎,无论对错,难言好坏,无关政体。关键还在于:安全第一,其它次之!觉得合适自己的发展和谋生就成!合适己者,实为最好!正如国家政体也一样,合适自己国情的政体,就是最好政体!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mimi - 2012年3月5日 10:01

    占领华尔街,bay街结束了。占领唐人街才刚开始。。。。。。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