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公正在于非双重标准 [原创]

字体 -

      偶然在网上阅读到了这么一篇有关曾经轰动一时的药家鑫杀人案之后续文章,题为《透过药家鑫案看社会本质》,相关链接: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382617.shtml本来也不关咱什么事。可一看到一些得理不饶人、无理狡辩的取闹人和事时,就忍不住要私下里感慨几句。

      就事论事而言,文章作者的通篇东西,显然是愚昧、法盲加不讲理的体现!愚昧就肯定喜欢感情用事!感情用事就肯定无知而法盲!法盲就肯定不讲道理!不讲理就肯定将感情的事情跟司法的事情任意地混为一谈。这就叫做:环环相扣,恶性循环。

      很显然,本来药家鑫案的受害人家属张显一方,确实是该特别受到同情的。而且,司法的裁决上,最终也以受害人家属之胜诉了结了。说得俗一点就是:‘仇’也报了,冤也深了。然而,事情之后相关延续,现在又倒似乎是受害人张显家属一方在继续地“得理不饶人”地无理取闹了。

      首先,从司法认定上而言,犯罪人是药家鑫本人,而非药家鑫的父亲。而药父当初之所以曾经主动地提出赔偿受外人二十万元,完全是由于其心中内疚的同时,当然也是想以此来“主动表现”,来尽量能挽救自己儿子那必然偿命的结局的。这也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可你受害人家属当即就已经高调地断然拒绝。而且,还同时声明,绝对不会以接受此二十万元的赔偿作为“免死”的“交换条件”。这也不见得是错。因为,受害人家属当时一心就是想让犯罪分子,以命偿命,将之绳之法。这样,方能对得起无辜死去了的被害人在天之灵。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然而,后来双方又有许多司法上的矛盾纠结及其犯罪人最终被理所当然地绳之以法之后,那么,这双方当事人的家属,无论在感情上还是在心理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反差变化了。也就是说,原先那曾经提到过的那所谓的“二十万元赔偿”的话题,早就因为“此一时,彼一时”繁复曲折事由之由哲学上之所说的,由“量变”到“质变”、又由“质变”到“量变”之往返交替变化,而发生了性质上根本的变化了。那么,受害人家属拖到对方已经“偿命”了之后,再来旧话重提自己当初曾经十分有“骨气”地断然拒绝的“肮脏东西”,难道不觉得太晚了吗?难道不觉得可笑和有“敲砸”之嫌吗?

      如果你作者认为受害人十分无辜(也确实是)、人的生命价值也根本无法以区区(二十万元)来做代价的。那么,犯罪分子不也同样受到了公平的正法了吗?不也同样以自己的年轻的生命,“罪该万死” 地“抵偿”了受害人的生命了吗?当然,那也是犯罪分子药家鑫害人害己之咎由自取所致,活该!那么,难道此时的药家父母,又不是无辜的“受害者”吗?他们不也不得不面对那无情的痛失爱子的一辈子痛苦的煎熬吗!又不值得其街坊、亲友们的“同情”吗?严格中立地说,药家鑫的父母也绝对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受益”。他们也被自己的孩子给害惨了!

      我们再来看看楼主文中的这段不讲理的谬论还说什么吧,作者文章中说道:“当初受害人家属拒绝药家的二十万赠款后,药家鑫父亲仍然承诺,此钱给张家留着,到张家有需要时就可以来取。这种承诺是重新赠与,形成了新的赠与关系,所以受害人家属去讨要合法又合理。 受害人家属去讨要赠款时,药家鑫父亲又不守信了,拒绝付款。事情到这里,明显看得出来,药家鑫父亲所谓的二十万一直给受害人家属留着的承诺,不过是一种欺骗网民的手段,以博取网民的同情,从而达到咬张显一口的目的。

      作者文章之所以荒谬在于:

1)将药家鑫父母在感情上觉得内疚亏欠受害人的情况下,所对受害人家属张显曾经有过的“承诺”(而且,当时药父还真的将钱送了过去),十分感情用事地将此纯粹为药父良心受到谴责、并想真诚“负荆请罪”所致的当时心态,与司法行为混为一谈。所以,才会有其所谓的“合法又合理”之说。

2)而却又不愿意也将事实上受害人家属当时就断然拒绝的行为,同样视为其所谓“合法又合理”之理据和论据的延续。这就是作者法盲和感情用事的双重标准所在。所以,也没法自圆其说。

3)既然作者可以将药父的首先主动“承诺”,认定为“这种承诺是重新赠与,形成了新的赠与关系,所以受害人家属去讨要合法又合理”,那么,你作者这一“理据和论据”又是否也可以同样地认定和支持着受害人家属当时那高调的“断然拒绝”和“声明”之事实,也同样属于“形成了新的赠与关系”了呢?否则,你无法自圆其说!

4)如果文章作者可以感情用事地认为药父现在不愿意再无辜地“赔”出这二十万元(反正,自己的儿子也已经以命偿命了,也同样是二十万元也换不回来的),便是“不守信用”的行为,那么,人们也有理由反问你:受害人家属张显当时的“断然拒绝”以及相关高调“声明”的事实,以及其在犯罪人“以命抵命”结果之后的今天,他再来说收回原先的“声明”和“拒绝”的言行,这又是否也该算是严重的“不守信用”呢?这就是文章作者之又一道德双重标准的地方!难道这又“合法又合理”了吗?我看,这就叫做得理不饶人,胡搅蛮缠,违法违规还有悖于道德常理!说得不好听一点的话,那就叫做:敲砸勒索。任何司法的东西,也不是可以任由受害人来感情用事地任意曲解和解释的。否则,不但作者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司法之公正也就形同虚设了。

      犯罪已成事实,司法也已裁判,罪人也已咎由自取地被绳之以法。双方的家属其实都是无辜受连累后续“受害人”,在事实上,谁也没有不比谁更“轻松”。所以,即使发生后续的双方家属间的纠纷,也只能是继续寻求司法的途径解决。而非,随意地以受害人之“无辜”自居,而可以违法纠集人马地上门来无理取闹!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