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可虔诚,歪曲则误导 [原创]

字体 -

  —— 看信仰是如何被扭曲着钻牛角尖地推销

          世界上任何事物,都以“平衡”来达至其持而为继之存在。比如:生态环境之平衡,而维持万物赖以附之安全生存。否则,便是“失衡”,则万物之不复存焉;阴阳之平衡而维持世间生灵之繁殖衍生的发展。否则,繁衍无法为继则绝迹;杂技之走钢丝绳必须平衡才能完成。否则,失衡则必摔跟头;同事间关系相处和谐之“平衡”而达至合作配合上之顺畅成功。否则,就会导致事倍功半而废;赛场上抑或战场上之对立的双方,均以攻守之“平衡”而成功克敌致胜对手。否则,必以失败收场。任何事物都以其真实的正面和负面之本质“平衡”的具体现象而产生其之所以真实因果之自然存在。否则,一旦“失衡”,则必然导致哲学上所谓的“量变引起质变”的效应。正所谓:平衡则立,失衡则败。

    而具体到某个事物之是否真实性,也取决于它是否真以事实和科学为依据、非带宗教和政治色彩之真实好坏地就事论事之“平衡”陈述。否则,一旦带上宗教、政治之色彩,就必然导致失之公允的偏执夸张、以点带面和以偏概全等之别有偏颇之用心“失衡”、且极尽钻信仰牛角尖之能事的谬论说法而导致该事物之彻底失真!而这类“谬论”的概念一旦在咱“同胞”的概念中形成,紧接着就必然会在言行上产生完全失衡之夸张扭曲的说教推销。进而,这类夸张扭曲的说教推销必导致忽悠式说假、制假、贩假、卖假等

    前两天在多伦多的加国无忧的网络媒体上,无意中阅览到了这么一篇完全以个人单方面夫妻感情婚姻上经历挫折之后又复合如初的故事、欲牵强附会地牵扯上宗教“信神、信主、信耶稣”就可以解决夫妻感情上出现的类似外遇、失和、离婚、后又复婚的文章 [该文章链接:http://info.51.ca/news/canada/2012/10/12/271114.shtml]

    该文章内容主要是,作者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自己曾经十分顺利赢得的美满婚姻家庭生活:丈夫事业有成、高收入,三个孩子听话乖巧,以及主妇全职顾家而无须外出工作的这么个令人羡慕的美满家庭之经历了的婚姻和家庭失和、矛盾、裂变、又复合如初之曲折的个人婚姻家庭“故事”。主人公从一开始便清楚地交待,由于“人的有限,必然顾此失彼”之缘故,而导致了后来发生的:丈夫有了“外遇”(而且这个“外遇”竟然还是自己“挚友”)、夫妻的失和、家庭矛盾对立、面临离婚等危机。然而,又好在主人公她自己此时已经信了耶稣、信了神、信了主,最后,作者又竟把后来经过种种努力之后挽救回来的夫妻和好如初、家庭复原的美好结局,居然又无端“画蛇添足”地归功于其所谓“靠耶稣一定行”的“上帝耶稣”。整个就是在把一桩本来就是极为偶然和个别的普通个人经历故事,以牵强附会的手法将宗教信仰无限量地夸张至:人们一旦“信神、信主、信耶稣”之后,信徒便可无所不能地“靠耶稣一定行!”之无法令人相信的可笑程度。

    这让在下实在憋不住地要尽量就事论事中立地“言论自由”一番了。大家且先不必去深究其夸张的“故事”之情节是否杜撰或真实与否,就仅仅透视一下其行文论理论据之因果关系是否合乎逻辑地站得住脚吧。

    首先,作者一开始已经明白无误地交待给读者,其夫妻失和、造成“第三者”对婚姻的介入以及家庭频临分裂等之迹象,完全是由于其这么个自我坦白的原因开始的:“人的有限,必然顾此失彼。表面的成功,内里却空虚无奈,每天的营营役役,绍权早出晚归,努力赚钱;我坚持亲力亲为照顾三幼孩及做家务,于是各有各忙,夫妻间缺乏时间及心力作沟通,在六年缺乏保养的婚姻生活中,已不知不觉地将彼此的感情由甜甜蜜蜜冲得淡而无味了…….”等。

    由此可见,这就是该“悲剧”最原始的事出之原因。而跟原本就相去甚远的所谓“神”呀、“主”呀、 “耶稣”呀,毫无任何关系!然而,人们都知道,无论什么问题,凡事都有因果之间的“平衡”关系。而解决了“因”和“果”之间的“失衡”关系,事情也就可以理顺而还原了“平衡”。而其“故事”的整个经历的发展情节之由开始的“坏”而转变至后来的“好”的过程,也都完全按着这种“因”和“果”之间的关系理顺过程而达至最终之圆满的“平衡”结局。跟是否“信神”、是否“信主”、是否“信耶稣”也未见产生必然之联系。否则,作者就无法解释,为何世间上也有着不少类似“经历”或“故事”的例子,可却未见最后能有类似的“圆满结局”。而其中大多的当事人也跟是否“信神、信主、信耶稣”等毫无关系。

    其二,如果按照该作者的所谓“靠耶稣一定行”误导性之逻辑推理还居然成立的话,那么,又该如何解释我们所认识不少周围有类似 “外遇小三”、夫妻失和、婚姻破裂、家庭肢解的经历的亲朋好友们、他们即使也一直虔诚地信着“神”、信着“主”、信着“耶稣”多年,可却也一直无法复婚家庭复原、甚至越离越远事实结局呢?那么,这会否又可以反过来给人谬以其之所以这样“悲剧”,是归咎于“信主、信耶稣”的原因之口实呢?答案也肯定是否定的。

    在下还就正巧认识了某个类似该作者经历“故事”中那主人公的大陆移民来北美的女士。她十几年前与丈夫带着孩子移民来到北美,幸福美满,都各自有工作。女方的工作倒是不太理想和稳定,而丈夫倒是属于白领高薪一族。女方来到北美后,还被某教会说服而虔诚地信了“神”、信了“主”。然而,却也没法“顺理成章”灵验有效地“保障”这么美好的家庭不出现那后来还是由于男方首先有了“外遇”而导致最后分手、家庭肢解的“悲剧”发生。之后,孩子随父亲转入了新家庭。而女方至今,则仍还在不稳定收入的艰难困境中顽强谋生着。

    以至于后来有朋友欲帮其撮合与一位同乡男朋友再婚生活、而女方也确实较为喜欢和乐意发展这段感情关系,可男方却在与其经历一段时间之相处后,也由于实在无法忍受女方那过于偏执得“失衡”得几乎“迷信”般钻牛角尖的“信仰耶稣”而导致男方倍感自己的“信仰自由”却未被其尊重而不得不离她而去。这让她伤心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就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凡事都得有个度,这个“度”之“量”如果表现得过了头,也就必然导致反效果的“质变”而失去“平衡”!进而关系之“失衡”则肯定导致失败。

    其三,该作者的可笑还在于,完全在以点带面、以偏概全地歪曲着事实的真相、而欲达至误导人们认识事物的正确概念。这让咱不禁想起多年前也曾有人,欲误导性地跟咱推销某宗教信仰的那样,谎称:“有位曾经不信‘耶稣’的温哥华的女子,在一次例行身体体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患上了某种绝症的晚期,生命不久了。因此,情绪十分低落。这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有个基督教会的朋友去探望她。在其最困难的时候,带她认识了耶和华,认识到了‘神’、‘主’的存在,以及‘耶和华’对其子民信徒之法力无边的关爱。因此,她便从此信了‘耶稣’。从此,神奇就从此出现了。她安全顺利的度过了医生所预言的生命危险期、奇迹般战胜了绝症。待重到医院复检时,惊奇地发现,该绝症居然消失了,她完全活下来了”等类似的翻版重复故事。可他们却根本不原意提及:其实,癌症患者至98%都是绝对之绝症而没治愈的。而绝大多数的死亡者中,有的是“信耶稣、信主”的患者。而被治愈救活的那么些极少数的患者中,也有的是非“信耶稣、信主”的人。可他们却不拿这种有着绝对代表性的现实来说事儿。却偏偏欲拿极少数之根本没有代表性的偶然现象说事儿。也不拿患者之健康恢复完全是归功于积极的科学治疗所致。这就是典型的以点带面和以偏概全误导性论据“失衡”的说教手法。完全没有说服力!接着就是“失衡”而必然转向至而“忽悠”别人!而“忽悠”别人,也本来就跟“言论自由”没有必然之联系,而却是跟不尊重别人智商有联想!

    宗教信仰乃完全个人自由,本来就应该给予尊重。信仰固然该虔诚,可,若别有动机刻意人为地而虚假,则非见得是合乎思维逻辑和宗教道德的推销。因为,如果将任何信仰神化之法力无边忽悠得太过头了,其结果,也只能会带来物极必反的“失衡”反效果之“质变”,进而演变成了非理性的“迷信”和偏执得“失衡”而无法再有说服力!甚至让人读着觉得滑稽可笑了。所以,这事就让人们懂得了这么个浅显的道理:任何孤立事情或经历之“故事”的讲述,切忌过分掺和太多的宗教或政治的色彩。否则,就极易因为失之偏颇而与人们智商可承受的事实可信度之出入太过于“失衡”而导致其“故事”的完全失真而闹笑话。这就是哲学上所谓“量变必然引起的质变”的效应。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心仪 - 2012年10月15日 10:25

    难得你有独立思考的精神,值得表扬。不管怎么说,人家夫妻复合是好事。每个人归因不同,她认为是信耶稣的结果再加上这本来就是他们家的事,您就听了又如何?人家并没有说信仰是解决家庭问题的唯一方法,所以我觉得不算走极端。

  2. 2
    zhaolu - 2012年10月15日 22:40

    每个人都受一种思想支配,毫无疑问基督徒常常以信望爱为行动的指南和生存哲学。 就如您(云龙)以平衡(实际上是阴阳)加所谓“量变必然引起的质变”的哲学为批判他人哲学及宗教的方法论,似乎从中得到了一种快感。想必您对基督教的反感,要么来于偏见;要么来于所谓的辩证法;要么经历有些人的伤害….. 但还是建议您用您的方法论来思考一下这个故事:

    有一天,柏拉图问老师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老师就让他到麦天里去,摘一棵全麦田里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来,期间只能摘一次,并且只可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按照老师说的去做了。结果他两手空空的走出了麦田。老师问他为什么摘不到?   他说:因为只能摘一次,又不能走回头路,期间即使见到最大最金黄的,因为不知前面是否有更好的,所以没有摘;走到前面时,又发觉总不及之前见到的好,原来最大最金黄的麦穗早已错过了;于是我什么也没摘。   老师说:这就是爱情。   之后又过了几天,柏拉图问他的老师什么是婚姻,他的老师就叫他先到树林里,砍下一棵全树林最大最茂盛最适合放在家做圣诞树的树。期间同样只能砍一次,同样只可以向前走,不能回头。   柏拉图于是照老师说的去做了。这次,他带了一棵普普通通,不是很茂盛,亦不算太差的树回来。老师问他,怎么带这棵普普通通的树回来。他说: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当我走到大半路程还两手空空时,看到这棵树也不太差,便砍了下来,免得错过了,最后又什么也带不回来。 老师说:这就是婚姻。

    世界上有许多东西很简单,但也不简单!?

  3. 3
    朝鹿 - 2012年10月15日 22:47

    爱就是一个简单,但又不简单的东西!

  4. 4
    聊者 - 2012年10月15日 22:57

    回应第2层 zhaolu: 用你这类人的话来说:这里是个“民主言论自由”的地方。所以,你大概也忘了:你这类霸道专横地欲打压我应有的“民主言论自由”的事实本身,就是你对信仰“偏执狂”所致! 你那无中生有的胡说八道,还根本找不出我曾有任何之如你杜撰臆想之所谓“对基督教的反感,要么来于偏见;要么来于所谓的辩证法;要么经历有些人的伤害”。 我可以肯定地在这里告诉你:我十分欣赏西方人那些理智的、懂得尊重别人的“宗教信仰”。而类似你们这些歪曲误导地热衷于连“离婚复婚”、“战胜癌症”都能“归功”于“神仙”的谬论,连有着同样信仰的老外们听了都觉得滑稽可笑!这也正是中国人热衷于制假、贩假、卖假、说假等之原因所在! 根本不值得一驳!

  5. 5
    聊者 - 2012年10月15日 23:03

    回应第1层 心仪: 估计你还根本没有好好地通读完该作者之全文,所以,你才这么断章取义地回应我。等你通读完了其全文后,你如果熟视无睹其确实把一切都钻牛角尖地归功于“神仙”的话,那么,你本是就已经不可能中立着评论这件事的“偏执狂”。所以,你也根本没有任何站得住的理据能说服大家!更何况你这么一两句本来就有失偏颇的歪理,就更加没法说明问题了!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