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劳资制衡管理:雇佣须遵法 弱势无“民主” [原创]

字体 -

    这段时间,忽然发现,咱家那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咱以前的那点“温柔”都不太见了,嗓门的分贝,似也没以前那般“民主”了。而咱以前动辄“理直气壮”的那点劲儿,也“谦虚”不少。究其原因才恍然大悟,竟缘由咱所做的那摊销售“生意”颇为低落了,收入羞涩了。相比咱目前的“不争气”而言,人家她所“自雇”销售的那摊“生意”,却还颇有点“声色”,收入当然也就比咱拿得出手些。由此可见,即使微观家庭之“生态平衡”也一样:夫妻俩谁的“经济”强,谁就自然成了“政治”之主导。否则,就得被“主导”。正所谓:政治就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自然界中生态平衡规律运行十分公正公平,一切以相互平衡、相互制衡而自行调节地实现着万物之存亡与否。平衡则立,失衡则败。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自然,人类之生存肯定也摆脱不了大自然之运行规律。所以,世界上凡出现什么看似不公平、不公正的现象,其实,按其自然界之运行规律而言,均出自上述因果之必然。

    所以,世界上,国弱民贫的国家,无论其国家政体如何美其名曰“民主制度”,即使再“普选”来、“普选”去,其普通国民也无法享有真正实质实惠“民主”机会。而当落实到具体个人的时候,也同样:如果你在个人的谋生追求上,始终无法改善和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和本事的话,无论你在任何国家或地区,即便身处再如何先进发达的民主制度”国家里,该国家里那些看似“民主、公平、公正”之实质实惠的享受,实际上,也始终跟你相见却不相识地“擦肩而过”。这也许就是“弱国无外交”,穷人没民主之实情所在吧。在下这么一说,也许就马上会有人出来“拍砖”了。

    前几天,北美华人媒体网上偶阅这么一篇题为与老板过招:我丢掉了自己喜欢的工作的文章。该文陈述了一位张姓大陆移民,几年前,移民至北美谋生后,求职中的倒霉经历。本来在着一家当地著名的连锁快餐厅,干得好好地,收入也挺符合当时自己的追求。

    可是,后来却发生了参加老板所提议之“经理岗位培训”、临时工作岗位调换、以及紧接着自己在经理岗位竞争失败;为此,自己喜欢且受益的岗位被迫调换后,又费劲地跟老板周旋,方得以勉强恢复;加之再后来又偶发了,上班时跟同事争执而倒霉无辜被推搡至“工伤”而请假治疗;紧接着自己再因工伤”治疗进而导致劳资双方矛盾后,自己向上相关管理机构“投诉”和“告状”所引发系列连环矛盾等,那么一连串接踵而来倒霉事情的发生之后,导致自己被老板从原本较喜欢的餐饮行业职位上解雇了的倒霉经历。文章还提及,期间该老板又如何如何无辜地剥削自己的业余劳动力,与此同时,自己老婆开店经营之生意又如何如何地平时被老板“搓油”等等。

    众多看官们读后跟帖中,同情者有之、打抱不平者有之、支招者有之、抱怨老板者有之、骂港人“歧视”陆人者亦有之,等等,不一而足。几乎都是些非客观性就事论事之感情用事言辞。颇难有一种可综合性简单只说“对”抑“错”的感触。其实,这类求职的倒霉经历,在众多移民海外多年,艰苦谋生的华人中,肯定不少。

    然而,若实事求是地就事论事从作者所述有关当事人之倒霉经历情况来看,往细里分析,你会发现,其实,几乎都是由于对事物认识上的误区、而带来概念上的误解,才最终导致自己了违反事物运行规矩的错误言行之落实所致。

    任何事物都以其真实的正面和负面之本质平衡的具体现象而产生其之所以真实因果之自然存在。否则,一旦失衡,则必然导致哲学上所谓的量变引起质变的效应。正所谓:平衡则立,失衡则败

 当事者误区之一:根据文章作者所述,首先,该当事人和故事之发生的小“国情”背景之一是:肯定出自于一家完全属于由华人经营之连锁餐厅(尽管作者并未清楚道明,但,并非难猜个八九不离十)。而这家连锁自助中餐厅里,全体员工上下,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咱“海外同胞” 们组成的工作人员,且大都说着一口蹩脚的、一听就知道是“中文语法结构”搭配着南腔北调的“官方英语”。

 而在这个世界上,又恰恰华人,是最不能自觉讲民主规距之族裔!无论其背景是来自港台还是大陆,只要是咱汉族人,都通通改变不了其华人族裔似乎历史传统的劣根性:不讲公共法规法纪。只知道感情用事地违规做些人为不公平的事情!在海外,无论你所处于如何再民主先进的国家里,可凡是华人扎堆的地方、凡是华人和华人之间、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在一起,大家都不可能有民主!大家除了可听听那些相互高呼老生常谈的民主口号以外,你也甭指望还真会有什么民主的执着或坚持。到头来真正“还原的,也始终只能是那种传统劣根性不改的、十分恶心的勾心斗角!

    所以,在下还就不怕“拍砖“固执己见认定:华人之社区也好、区域也好、国度也好,还就是永远没法全盘照搬地搞洋人那套什么“民主”好事儿。而只有洋人和华人参混的人堆里,才有可能会有“民主”规矩的影子出现!也只有这种情况下,华人才“被迫”并“快乐”着地接受和实践着“民主”。这就是华人的德性。很无奈!凡事不要天真地误以为,一旦呆在某个“民主”国家了,就一切如自己心里所设想之“民主”了。

    就跟香港那几个成天街头披头散发地无理取闹“立法会”或“行政会”等“逢中必反”的反中为了乱港的伪民主派们一样:英国政府统治一百五十多年里,即使殖民帝国再专制独裁、从未让港人介入过“总督的人事安排,可他们也乖地跟兔子似的,不吵不闹,从不认为那是“独裁专制”、也从不认为是“小圈子”、也不认为是“洗脑”。而一旦中国政府接管回归之后,他们就要“中国人欺负中国人”了。因此,即使中央政府对其再好、再宽容、再慷慨地送钱、送“自由”、送“政策”等地倒贴关照着,可人家还就是不认你这个“好”,却就是只认你在给人家“洗脑”、“没民主”、独裁”等地、欲以“井水犯河水”的方式闹喊着处处跟你中央政府对着干。这也许却就是人们,最早忽视的“国情”背景之一。

    当事者误区之二:遇事未能具体就事论事地从深层本质去分析细考,而几乎都是感情用事代替理智性换位思考,再情绪化地应对跟老板之间发生的矛盾。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当事人还另外忽略是,明知自己天天面临着,买房后还得续供贷款按揭等的家庭经济压力的国情”背景下,在面对工作环境发生暂时不利于己、却又涉及老板利益的变化时,自己拿捏之前,就得深刻认清自己“利弊得失”之形势,应以自己当前最大的“核心利益”,作为考虑和定夺之依归。那当然就是“安全第一”,其他顺之!更何况,这毕竟是人家老板在经营着一个涉及到他老板自己或赢或亏切身利益的生意。无论他是香港人、还是大陆人、还是洋人,此时的老板更多的,还是为其生意的安全经营着想。就这件事情上,就事论事地说,如果就简单地误认为是什么移民区域来源之所谓“歧视”或“报复”的话,那显然太牵强俯会地属于认识之误区了。即便是退一万步、确实为后者使然的话,只要老板确认你当事人的具体表现已无形中“质变”地演化为、将会威胁到其生意之安全或顺畅经营之隐患的话,他就肯定要千方百计让你离开。

    即使在洋人老板开设或经营的企业里工作,作为投资人老板的意志,那也绝对不允许谁能借助外部的压力、来与之强行违背或对抗的!这就更不用说咱们始终不讲约定俗成之规矩或法规制度的华人了。否则,你被开或走人也是迟早的事情。这跟香港那几个成天街头无理取闹地逢中必反、必闹“推翻”本身就是香港之“老板”的中国政府、误导视听地高呼“民主”口号的“长毛”伪“民主”派们,所有胡说八道的歪曲、之根本不可能得逞是同样的道理。

    即使你想合法合规地继续赖着不走,也不是不成。然而,你却不能再固执采取违背老板意志的态度。而是,必须学会现实地面对老板调整你工作岗位的想法。除非你本身就没有该岗位的责任能力,或你已打算不再干下去,否则,你只能尊重和顺从其决定。因为,即使你一时法理依据(这点就是人家先进国家之司法制度管理严谨之可爱之处了,什么都得有法理依据)上能得逞一时地不顺从其安排地想赖在原岗位不动,也并不意味着,老板内心就“心甘情愿”朝夕面对(除非老板本人从来不亲力亲为出面管)着一个他内心讨厌的员工。因为,即使人家老板一时因为相关法规而不便解雇你,然而,他确实也同时有着相关法理依据,可合法调动你到另一合适岗位的决策权利,而导致你觉得不满意而乖乖地自动“辞职”走人。这样,即不违规、也不违法、还省心省力省钱。

    然而,如果管理你的对方只是个老板聘用的岗位“经理”,而并非老板本人或老板直系亲属(相当等于老板)掌管的话,则并无需过分担心。因为,这事儿还有待取决于老板视你个人之能力、还可否对其带来更多利益之得失衡量后定夺。如果你本人方方面面的综合能力,对于老板来说,属于一时不可或缺地、较为突出地强(当然,也得包括当事人必备之英语能力),更何况还从未违规违纪,那么,即使该当值经理”再因某事不喜欢你,他/她也无权未经老板同意就擅自“炒”你。

    然而,如果是经理”把你给“炒”了,那肯定你目前之能力和所处之岗位已不相适应,纯属“万金油”之类,可有可无地无碍或甚至有碍老板之“核心利益”得失,而他也已经征得了老板的同意后,才这么处理。否则,在北美这么个司法独立、法制法规健全的社会管理制度下,根据有关雇佣劳资关系的相关法理依据,单凭某经理”地位的职员,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轻易地任由个人好恶感情用事地擅自“炒”掉下属职员。也正是人家这里这种“依法治国”的司法管控所有企业之国家“制衡”管理,才是人家国家之所以先进可取、以及之所以能“民主”之所在!而并非与国家政治制度有什么必然之关联!因为,在世界上众多“民主制度”落实了多年、却仍然一直处在贫穷落后的国家中所缺乏的,也正是这类公平公正、细化立法制衡之健全管理。这也跟老板是否“香港人”、而当事人又或否“大陆人”,而此事又有否地域之“歧视”等,没有什么根本必然的逻辑关联!尽管海外确实存在港人和陆人之间潜在的相互“歧视”的事实,但,它并非左右当事人在这一倒霉经历中的必然或决定性的因素。

    几年前,自己曾在一香港老板所经营的电脑批发销售的公司里任职。那是一次偶然机会自荐地推销自己而被该老板“相中”的。公司营销队伍为清一色的香港人,俺几乎是唯一能说“国语”者。公司内语言流通为粤语或英语。然而,进公司后幸运的是:尽管本人对电脑确实一窍不通(这还正是老板初听咱自荐时,所窃笑不已之弱项),确实“不辱使命”地兑现了当初自我推销时,曾拍胸脯对老板称:“不懂电脑,并非见得不会卖电脑”之说。个人能量发挥结果之业绩,有过之而无不及地跟应聘自荐推销”时所“自吹自擂”的那样。偷乐得老板常在人前人后特别称道:咱和另外一某“最佳”同事,可都由他相中聘请的。

    尽管如此,当时,咱跟公司某位主管经理(一位纯当地土生土长只能英语沟通之华裔中年人)之间,时不时,也会忍不住不合理问题而不客气“干仗”的时候。为此,咱也告状到老板那了。尽管人家老板也就事论事地承认咱所反映也不无道理,可他还不得不笑着回应交待道:“你在公司内,跟谁吵架,我都不介意。可惟独别惹这个人和另外一个纯洋人经理!因为,他们在公司已经超过十年以上了,且公司也需要他俩!”。可见,咱也没根本没因此而被那位“香港老板”给“歧视”地“炒”咯。

    所以呢,看问题,得看问题之根本实质。而最关键的根本还在于:发展才是硬道理!才可能硬气尊严、理直气壮地面对别人之舍取定夺!因为,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或不变的“雇佣”关系,而只有永远的相为互惠的利益关系。这就是生态平衡中,共存相处之制衡关系!因此,你自己首先得身体健康、完好无伤,然后,还得长本事才成。正所谓中国古话所说:无为明主弃,久病故人疏!这就是“发展才是硬道理”在永远相互利益上的真实体现!所以呢,“弱国无外交”,而弱者也就肯定没“民主”了。

    当事人误区之三:根据该文所述,其实,当事人在竞争经理岗位失败之后,在面对一时无法再调回到自己原来所喜好的岗位、自己一时尚没有更好去处的情况下,完全仍可“能伸能屈”地先服从老板涉及其切身利益的针对性工作安排,继续先暂留厨房里先干着再说。这样,既非留给老板一个无理取闹印象的同时,也乘机熟悉厨房内的运作程序,再相机另图机会或跳槽等。总之,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吧!而好好地自我努力改善自己的英语才是关键之关键,才是海外谋生“发展”之“硬道理”!那时,即使欲另谋同行业之“高就”时,起码,原老板还不至于在你谋职他店时,向对方老板提及你不服从管、难以驾驭等的“坏话”而导致自己在新求职过程中,有可能产生的点滴负面影响。这一点,还正是先进国家的社会道德上,管理“制衡”的普遍手段之一。

        然而,该当事人却似乎并非这么想。而是,先在“经理岗位”竞争失败又失去原工作岗位之后,激化矛盾地向上“告状”强行“胁迫”老板调换回来;而后,又与同事摩擦称“无辜”被打至伤,暨随之而来所产生之“工伤索赔”等问题上,过于感情和意气用事地自我误判,非理智、非策略性地过早采取了一系列动辄向该连锁店总行或相关部门“告状”、“投诉”等致使老板经营上操作为难、以至于还因此会被罚而势必产生后续激化原已潜在之矛盾的“昏招”。这就使得原本还有可能挽回的被动局面,被一一地瓦解殆尽,而导致最终走向了双方水火不能调和之对抗地步!当然,也就同时导致了自己赖以谋生、且喜欢的工作“岗位”失去“安全第一”的倒霉基础和必然丢失的结局。当事人似也应换位替老板思考一下,假设自己是老板,你会无原则大度“民主”地继续容忍着一位顽固地跟你对这干、为难你,且还因此导致你经营上经济吃亏的“危险人物”仍留在自己的店里随心所欲地干下去吗?显然不可能!就好像“中央政府”也不会容忍“逢中必反”对着干的处处敌对的“伪民主”之徒一样。

在这一点上,移民海外大陆华人,切勿再误以为自己仍在国内之旱涝保收的国企上班、仍有感情用事地回旋空间。否则,自己还真会被海外那些、类似香港那几个街头“长毛”伪“民主”们所高呼的民主”口号给误导咯。因为,按照万物生态平衡法制规则,“弱肉”会被“强食”,“劣货”会被“优汰”,“弱国”无“外交”,“弱势”根本没民主”。只有“强者”才可能“反制衡”。

    当事人误区之四:尽管在大都遵规守法的洋人公司里,他们也同样根据自己公司的“核心利益”之得失来定夺员工之去留,然而,他们处理的手段却似乎十分合法合规地技巧无懈可击。比如:对于老板来说,当已经有了方方面面均更好可替代你之位置的人选,而你却不再有其原利用价值目的、却还成了其额外不必要之费用包袱时,那么,老板就必须设法让你走人了。

 由于在北美,根据当地有关的劳资雇用关系的立法规定,在所聘员工已经合格合理雇用超过了半年以上的试用期后,老板不能以毫无具体说得过去的理由,便只任由个人无端好恶而“炒”人“鱿鱼”。正常情况下,洋人老板又是采取什么手段让你走人呢?那就是:看似合理或明升暗降地调整你的工作岗位,导致你综合能力上非己所长或非内心乐意而觉不适被迫走人;或,减少你上班的钟点工时,甚至把你正常全职上班的工时待遇,减少调整为兼职性质的工时待遇(part-time),让你“开工不足”,以此导致你收入上的降低而被迫就范不得不辞职走人!而且,还显得体!

    可见,老板最初曾明着让该当事人去接受所谓“经理上岗培训”之举,很可能就意在借此把你从原来的位置“调虎离山”,以便安排后来综合能力更为合适者代替之。若当事人内心不满的话,也可达至变相逼其自动走人的动机呢?而笔者却可以肯定地认为:十之八九是由于该当事人之关键的英语能力不利索所致。这恰恰又正是餐厅服务部门与客户沟通之最关键的因素。即便由该当事人做该老板,也不得不这么定夺。然而,该当事人,当时似乎未能从中“洞察”出老板这一看似合理、实为“明升暗降”举动之征兆来。却仍然自我感觉良好而未能及时察觉自己在原岗位上,对老板来说,早已没有了可充分利用价值之潜在原因。

    到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变化才发现不妙时,似已为时过晚。这时,当事人在与老板沟通未臻理想的情况下,便以法理“”到该连锁店之管理总公司的做法,方得以勉强讨回原岗位。很明显,老板是在十分不情愿情况下被迫勉强接受的。他也是因为考虑到经营“品牌”连锁店,所必然承担相关之规则制约、为其所经营之“分店”的安全利益而被迫接受的。本来,这的本身就是一种“隐患”着的“双刃剑”潜在着。

    这里不妨举个例子参考:记得两年前,一位同事小伙子,伊拉克族裔人。长得十分帅气聪明,工作上反应灵敏,业务一直属名列前茅之一。可他的最大的毛病就是:时常得意得过于自我膨胀,忘乎所以而目中无人得难以管控。经理们对他常犯的一些非原则性违纪违规问题,也总一时没法有效地住他。后来,他还甚至非理智地失控到了,在公车私用时,在外不能自我节制地严重违法违章交通规矩、严重超速被抓被罚,而导致公司车用保险金额之无辜倍增。惹得公司经理层们真的想将撵走了。怎么撵呢?公司经理们哄他说,决定调他到下辖的一家分店去当个部门经理,且收入前景更好。他呢,毕竟年轻,好高骛远的同时,也忘乎所以得没反应过来,不知深浅地“欣然领诺”前往。结果呢,却事与愿违地“倒霉背运”。一个月后,便闹着要“恢复平民”回来原处时,这下好了,经理们一会儿说:人员已满编、或一时没办公地方可安排等借口来搪塞敷衍、或称,即使回来也不可再享有原先某项待遇等,让他先在家歇着再说。

    待到他最终委屈求全地被“成全”回来后(因其业务确实较强,公司衡量再三仍需要之),当即学乖了不少。并一再悄悄地跟咱诉苦道:他自己如何如何被“忽悠”了、“亏大”了,云云。同时,也没忘了一再“提醒”咱:千万别听那帮“混蛋经理”们所谓“提干”的忽悠!就这么好好地在这儿干下去,还更挣钱等。逗得咱捧腹不已。

    而这里的洋人公司的老板、经理们,正是经常拿这一阴招来把一时没法违规“炒”掉的员工,逼其自行走人的。也许,这也正是楼主看问题之误区之一。从长期而言,老板心里肯定也认为,自己被迫接受的事情,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当事人误区之五:然而,在后来双方继续合作的期间,又另倒霉地发生了该当事人跟其同事发生工作争执而被推搡倒地严重受伤事件。在是否轻伤不下火线”地要求回到店里上班的问题上,面对老板决议时,又发生了文中所涉及大陆移民中那类惯常不守规矩、弄虚作假、感情用事“误判”如下:

    当事人“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他一再给老板打电话要求回去工作。第四天老板终于同意他回到餐馆。老板说,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承认打架(事实上,也是当事人无辜被‘打架’),一个是自动辞职     然而,当事人却“觉得委屈,他既不愿辞职,也不愿承认打架。最后,要求老板辞退自己,因为这样就可以申请EI(北美失业保险金)。但遭到老板拒绝,老板说,这不是辞退,是开除”。     而这当中的误判在于:1,其“觉得委屈”的结局,是当初老板被迫违心接受其“换岗”时就已经埋伏下了的。自己本该就有思想准备;2,在北美这种凡事均以相关法理为依归的司法严管的社会里,为了自己的安全,老板更不可能违法违规、自冒风险地把根本非属“辞退”性质的事情,感情用事“照顾性”弄虚作假地跟国内“开假证明”似的以“辞退”关照你能领取“失业保险金”!更何况你跟老板还潜在着历史的矛盾了。而这类“开假证明”、“假病假条”等之类的弄虚作假之现象,也正是中国法制管理失控,国人热衷于制假贩假泛滥成灾之所在。 大陆移民中,目前不少人,自以为聪明地弄虚作假、诓取滥用EI(失业救济金)来支配私下求学等的违规现象,也总有一天会类似今天北美政府所开始反制华人“假结婚”、“假难民”、“假避难”“假投资”等一系列“假货”移民一样,自作自受地自我殃及池鱼。     因为,“辞退”一词,在英语的用法为“Lay-off”。该词义严格地说,相当等于国内之“下岗”的意思。是指:在目前的企业不景气的情况下,该“职位”人员已过剩、或暂无相关的工作分配,故必须策略性裁员。待此岗位工作繁忙时,再重新招回上班。而从理论上而言,在辞退”的这段时间里,老板是不能另外再招聘同一岗位职员的。即使又需要人时,被辞退者,应是最先被招回的对象。除非后者此时已另行找到了工作而不再回来或自愿放弃。这就是该老板为什么不愿意让当事人“享受”辞退”待遇之原因。因为,即便该老板能大发菩萨慈悲地弄虚作假给予当事人辞退”待遇,也会给老板带可能负面之风险。

    而这些,却又正是许多大陆移民们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而感情用事、不公平地瞎蒙乱猜成为,什么地域之间“歧视”之所在。错误的认识,带来了错误的判断。这就势必导致后来一系列恶性循环地再向上“告状”、再“恶化”到直至当地职业安全及保险局[WSIB](注:该机构之目的在于保护雇员避免在工作场所中受伤或染病,并在受伤时得到帮助。根据法例,大多数的安省雇主都须寻求职业安全及保险的保障。当雇员在工作中受伤后,雇员可直接向WSIB申请索赔,WSIB会在调查复核后进行赔偿,雇主无须自行赔偿。雇员受雇并受薪于WSIB认可受保的雇主,如果雇员在工作场所受伤或染病,在六个月内可提出索赔 直介入,而最终导致老板内心已铁定不再愿意调和回原合作状态的僵局。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又见证国家司法独立而社会法制“管理制衡”的又一体现。

    当事人误区之六:另外,让我们继续再来看文中所述,张姓当事人如何一再感情用事地误判形势,又刚愎自用、固执不化而导致最后拿捏失误的具体过程如下:

    当事人“一边治疗,一边向总公司反应,最后总公司告诉他处理结果:把伤养好,回去上班。得到这样的结果张强终于松了一口气。

   “因为工伤局的介入,老板最后被迫当着工伤局的面和张强签了协议,协议规定张强继续上班,老板需要保证张强的工作安全。

   “签了协议后张强就回去继续上班了,但老板重新给他分配了工作,规定他只能做清洁和擦门窗。张强说,我的胳膊还没好,抬不起来,如何擦门窗?老板这不是故意刁难吗?张强再次求助工伤局,工伤局答复这是老板的权利,但答应继续与老板协商。协商结果是老板答应每周两天做服务生,其他时间做清洁。此时张强边上班边继续做工伤局提供的物理治疗。

    “几天后,老板再次找到张强,由总公司出面与张强和太太一起协商,老板提出给张强8000加元作为补偿,然后张强自己辞职。张强当即拒绝了,结果老板问:你想要多少?张强说,我一分也不想要,我只想治好伤,回来继续工作。谈判破裂了。老板直接说,你被开除了。但是按照法律规定,工伤接受治疗期间不能被开除。老板无奈,只好再次招回张强上班。就这样,等张强的治疗结束后,老板马上把他开除了。”    从这段叙述里,很显然地看出,其实,这时老板已经深思熟虑地反复衡量再三,最后做出其长痛不如短痛地宁愿花钱消灾、自亏$8000元(这也该算多少讲点“仁至义尽”之规矩了)也在所不惜地欲坚决让楼主自动请辞走人之决定。这也说明了该老板对该职工之忌讳和“伤脑筋”之所在了。

    然而,问题却出在:楼主明知这么长时间以来,老板在感情上已经根本无法跟他继续下去的情况下,而且,也出现过人家欲花钱消灾让其尽快走人的机会下,居然还不当机立断地见好就收,以便好说好散地尽早脱身“苦海”,另谋他就。却选择了其最终都仍然一样剪不断,理还乱”之同样的“开除”结局、且还失去了至少那$8000的老板补偿、也拿不到失业基金补偿的倒霉后果。这就典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真实写照。即十分不明智,也没点骨气!有道是,强拧得瓜不甜。即使老板再因某种规矩而被迫暂留用着你,难道他有可能会让你高高兴兴地干下去吗?这就是张姓当事人认识问题误区而导致“钻牛角尖”之处了。       综上所述,移民海外谋生的华人应该可以认识到:感情用事地逆向违规面对劳资雇用的矛盾关系,并非理智可取之“民主”追求。而能力弱势者,也难以在生态平衡的竞争环境中享得到实质之民主”。大家在海外谋生,首先,还必须得学会与时俱进地自我学习、自我完善,方能自我增值、自我保护。这正是孙子兵法之所谓“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也。而英语,本来就是移民北美所必须、非学不可的东西。而当事人,平时却没有好好地关注过自己这一问题。却要等到以为人家要让你当“经理”了,才匆忙地“口渴才来打井”,不被动才怪呢!还是邓小平说得对:发展才是硬道理。其实,这十分富于哲理的话,对个人谋生也十分管用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