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用事于李嘉诚去留毫无理智【原创】

字体 -

其实,国家政治的事情,就其本质而言,本就不应该感情用事!而国人就喜欢动不动就拿国家政治来感情用事,以替代就事实本质上做理性的思考和判断!结果,便自我按照自我歪曲客观之事实,而自我误导出很多违反事物实体内客观运转和发展的自然规律。因此,便必然衍生出动辄商业行为还的所谓“上报国恩”等之类的自我误导概念!人的概念一旦失误,则必然用于指导错误的实践于言行。这也正是国人总一直热衷于所谓“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的感情用事方式来对待李嘉诚等商业巨头们内心实为其商业核心利益的任何图谋和企图。所以呢,一旦发现人家为其自己的商业利益而无情地转身而去时,不是具体采取客观正确的分析和做自我主客观所有政商形式的判断,而是继续感情用事代替理智分析和判断地自我误导。其实,若论到细化,则国家政治就跟商业生意的本质上,都有一个根本的共性,那就是:就事论事,在商言商。孙子兵法云: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军事原则是这样,商业政治也照样是这样。而国家政治,则更应该是这样!

其实,李嘉诚本次的撤资行为,不外乎就是,其一时对当前一些国家政治在政策因应改革开放经多年实践中出现的正负问题之政策微调,以及其对国内外政治形势作出其未完全吃透判断罢了。反正,国家有自己国家政治的核心利益。而他,在商言商也有其私欲的商业利益。一时无法接轨,则必然导致转轨而各走各的。根本目的都只是一个:各自为实现自己核心利益之最大化而努力!而作为国家政治而言,则顾及的只能是更为广阔的整个大局方方面面政局的平衡和稳定。

其实,以李嘉诚这类华人纯粹在商言商地惟利是图而不在乎凡有悖于其商业利益的其他当地政治利益、而聪明乘隙钻国家或地区之当地司法和规矩空子的经营特点和手法(只能理智地说:可以理解),也只能适合于不甚讲究规矩的唯华人族裔的圈子和环境里,才能可能越做越大。因为,这类钻空子的经营手法,绝对不适应欧美类司法独立公正制度比较健全国家和地区经营发展。除非他并非到那类国家去。因为,他经营服务的对象,基本上、绝对上是华人族裔的世界。否则,一旦离开了华人服务为主导对象的李嘉诚生意,必然走下坡路。更何况,他已基本转由他的下一代接手。而他的俩儿子,都在北美受过教育和生活过,是绝对知道国外司法上对税务征纳之执法独立公正而严厉无情的。所以,他们不可再有曾经香港时期、尤其中共改革而造就其生意高潮的辉煌历史。

这点毋庸置疑!即便成功脱离,也最后不得不回来。除非他只想平淡稳定即可,而非再继续扩充。

为何这么说呢?尽管关键的原因多得俯拾皆是,然而,最为要命关键一点的是:在非华人为族裔的国度里,即便随时研读和跟踪不少当地法律文件时,已根本不似在香港的华人文化土壤里处处的中文版本。而是外语文法和生词都大量十分拗口难以自行轻松研读驾驭下去,已不利已尽快融入当地“水土”展开其较为复杂规模的生意。而在西方,即便找华人律师,他们也根本会在乎挣你这些费时费脑而吃力不讨好的“翻译费”。因为,人家当地的律师行就十分挣钱。即便找当地的翻译公司解决,也只能是解决一时,不见得及时应对得了随时不同针对性法理的翻译应对。而就他们家族目前个人英语的能力,也肯定忙的应付不过来这类繁琐的翻译。而李嘉诚本人的英语,也许就更是长期吃力了。以他这个年龄段,还有兴趣和精力研读那么多英语信息吗?尽管华语媒体也不少,但,又如何比得上英语更为直截了当来得快、定夺快呢?所以,根本无需太担心其之去留。更何况:人走后,还会自有后来人。

而李氏家族生意一旦离开大陆、甚至香港而专往完全非议华人族裔为主要社区的国家或地区发展的结果,将无非是两个结局将来:

1)生意因不适应当地严厉的法规管制之“水土不服”而导致规模萎缩并走下坡路。此时,要么认命地循规蹈矩地“守业”之平淡发展;要么,
2)不愿意任命而还是选择“回头是岸”地被迫加入“回流”大军返回香港,重新轻车就熟争取恢复回原先的上升通道。因为,国人还是会继续“认购”期李嘉诚品牌的。这就正好印证了,香港生意场的那句老话:做熟不做生。

李嘉诚是绝顶聪明的人。他当再度衡量去留之得失!即便真的一时“斯人已去”,也根本不足惜!只要别的地方当地法规不适于其经商特点和手法,也照样自动回流其原“发祥地”!人的一切考虑,统统基于“安全第一”,其他依次!就跟候鸟之对其季节性之栖息地之舍去定夺似的,思维上同样没什么本质之区别:都是“安全第一,其他次之”!所以,根本无需再傻乎乎地继续自作多情地感情用事于商业行情和国家政治!

愚以为,恰如其分的做法应该是:斯人已去,任其自然。客观就事论事评论,以免自我误导而无益。既然多说无益,也只会说多错多,言多必失。任其自然,再继而听其言,观其行。宁静致远,别有景致。

而所有的一切,凡事都必然有好、也有坏。这才是正确看待事物变化的太对。因为,李嘉诚之离去,必将留下其走后已开发过了的较为有基础了的市场空间和商机,而自然而然地便因此让位于更多有抱负的后来者!因此,谁又知道中国那么潜在能量的“马云”们,不会正在暗自庆幸,而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呢?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聊者 - 2015年9月28日 19:13

    补充转载附上网上看官及楼主针对主题帖子内容之问和答如下:

    看官质问:
          香港对于商业人士目前经营风险陡增,是不争的事实。李的家族企业经营规模大且涉及多个行业。而中国的经济发展稳健,世界各国都在搭车,李的企业如何走的了?

    楼主回应:
           中国有句话,叫做: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其实,你跟帖的问题,楼主帖中内容已经在这一段落中回答你了: “其实,李嘉诚本次的撤资行为,不外就是,其一时对当前一些国家政治在政策因应改革开放经多年实践中出现的正负问题之政策微调,以及其对国内外政治形势作出其未完全吃透判断罢了。反正,国家有自己国家政治的核心利益。而他,在商言商也有其私欲的商业利益。一时无法接轨,则必然导致转轨而各走各的。根本目的都只是一个:各自为实现自己核心利益之最大化而努力!而作为国家政治而言,则顾及的只能是更为广阔的整个大局方方面面政局的平衡和稳定”。

           在下愚见以为,其实,从公开的媒体上也可以看出,正是因为新一届政府上台后,所有涉及国家政治的举措,都显而易见地更为倾向于与世接轨严格的法理管控(其实,这是好事而非任何坏处)。因此,早已惯性于以前政商之迂回于“乱中取胜”商机者,肯定一时不得不有所不适或举起未定。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在曾经的“大踏步前进”打了个“歼灭战”之后,再以“大踏步后退”以便缓冲局势的变化。安全第一,静观其变,再图进退。这就是“孙子兵法”之运用于商场。其实,在商言商而言,这也没什么错。一切以自己之最终胜败为对错与否。正所谓:“合于利而动,不合于利而止”。“先为不可胜。不可胜在己,可胜在敌”之准确的商业竞争战场解释。其实,从中,我们还是应该学习到很多东西的。起码有一条很关键,那就是:千万别感情用事的谬以为,你主动赠送给人家很多的“政治待遇”之后,人家就同样在涉及人家商机核心利益的时候,也会感情用事地“报恩”。这就是很多国人的政治“盲点”。结果,只能是最终不得不承担自己误导自己失误的后果。 

           公正独立地说:李嘉诚是个十分出色的商业战略家。在商言商而言,他十分有洞穿未来商机的战略眼光。几乎每次都拿捏准确、进退有据,始终掌握着自己在商机上的主动。不得不令人佩服。犹如一位出色的军事统帅指挥辽阔战场之运筹帷幄似的,很有大气魄。 你所谓的“而中国的经济发展稳健,世界各国都在搭车”,则正好印证了其它来自早已习惯于法治健全约束的国家的商人,则更为不在乎经商法规之健全完善,以便公平竞争。而非靠其它非纯商业途径。所以,有些事只能是:只可意会,无需言传。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