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飞,哭你真就这么走

字体 -

        2016年12月26日那天,正直辞旧迎新之际,我在美国探亲度假。突然噩耗传来:我发小最要好、且最为真挚和密切的同学朋友 —— 魏建飞,因病重不治而不幸于广州去世,享年60岁。悲痛饮泣,追思无限,感伤至深,遥望南天,触景生情而特以此诗悼念之。
       魏建飞,在海南时,1973年高中毕业之后,也曾经作为知青上山下乡。后经高考上了大学,毕业于中山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生前曾任职广东省政策研究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省委副秘书长、省政协常委委员。他为人正直,公平公正,平易近人,谦恭亲和,真诚坦荡,健谈睿智,乐观豁达。而且,才华横溢,睿智干练。且还位高低调,朴素清廉,言谈修养颇具风范。
        他已故父亲魏南金,是中共资深老革命、副省级高干。海南岛建省之前,曾任职海南区党委书记,以及广东省外经委主任。对其子女魏建飞等的家教,却始终从严教养、积极鞭策。故,建飞自小就从无养尊处优或盛气凌人之类的不良现象。再加上建飞后来自身努力之成功表现以及其平时谦恭亲和的为人等,同学、朋友们都很喜欢他、欣赏他。在当今这么个物欲横流社会里,在我心目中,他是众朋友圈里,属于公认为真正意义内涵的“好人”。也常是众多朋友同学聚会时,众望所归的核心人物之一。他不幸英年病逝的噩耗传来,大家都非常悲痛,真情伤心非同一般。

我哭,只缘由,

噩耗袭来恰似北风寒流,
很痛、很痛、锥心刺骨穿透。
你不顾及冷风中绝望的亲朋好友,
真这么无奈抛弃一切地一人远走,
孤独地向西、向西、而不再有任何回眸。
真这么忍心大家不舍地痛心泪流,
孤独地向西、向西、而不再眷恋任何挽留。

我哭,只缘由,

你自住院起就一直让人揪心发愁,
可,还是没人情愿往坏里担忧。
我们一直默默地祷告祈求,
现代医学的发达能奇迹般把你挽留。
却仍无法阻止死神把你强行带走,
甚至还不让你伸出欲最后的握手,
更冰冷了辞旧迎新在即的二零一六。

我哭,只缘由,

就在之前的不久,
我跟你拨通电话的那头,
你微弱的嗓音已明显中气不够。
却还一再宽慰大家无需担忧,
乐观医学科技进步总会奇迹常有。
你坚信我们还会重来相拥于握手,
再来碰杯那以茶代酒。

我哭,只缘由,

才在去年的聚首,
你还笑称做了手术不久,
已康复痊愈不再担忧。
你爽朗开怀交杯着以茶代酒,
还笑盼这种聚会该经常多有。
众人的相拥合影仿佛也就昨天不久,
却竟定格于大家永别的握手。


我哭,只缘由,

你健康敏捷的潇洒谈吐挥手,
无法让我置信你会被病魔潜身已久。
你出身门第却从不自恃尊优;
你位居高官却从不摆谱派头;
你德才练达却总谦恭正直更显人品气质丰收。
你诗风修养于坦荡随和的诙谐说逗,
让人难忘你顽童时便执着于美好追求。

我哭,只缘由,

天妒英才把你这么强行英年带走;
无法最后再目送你鹤西孤往的远游;
无法再见你临行匆匆不舍的那点忧柔;
无法再感受你那双有力摇感的握手;
无法再感受你手舞足蹈的动感歌喉;
还有呵、还有:
朦胧飘渺中遥远的那头,
好像忽隐忽现着你微弱的挥手,

似仍不想让大家再继续为你这么泪流……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