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笔译技巧中感受母语功底之成效

字体 -

       欲考究母语功底之深浅,如何影响着翻译质量的效果时,不妨自我刻意体验和感悟一番,也许会居然发现:

       1)当面对一段自己所学之专业的外语句子,在有着工具书可依赖的情况下,即便查核了所有生词,仍然无法搞明白该段句子真实意思,抑或,也难以将其翻译出母语语感文法通畅的文字时,这已经说明了,完全归咎于自己的母语基础不够扎实所至; 

       2)同样,在上述同等的假设条件下,当面对一段母语文字句子,可就是难以将其语意顺畅地翻译至外语时,其实,说到底,也无不归咎于自己的母语功底不济而无法帮你大脑中准确地释义和选用外语遣词造句所至。当你无意中感悟到这么个道理时,会颇觉有意思。

       就笔译而言,尽管无需口译那样得现场当即快速准确应对着翻译,却也更需要严谨措辞的文笔,而更能感受到母语功底实为笔译技巧运用之重要依赖。否则,有时即便外语上疑似理解了,却也未必能在遣词造句上互译得出母语、或该外语本该习惯说法的准确译文,而导致对象为母语之读者,在语感阅读和理解上,均难免拗口或难懂,而无法达至该翻译内涵之预期效果。

       由于笔译的细节过程,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依靠或通过查阅字典等之类的工具书来完成。因此,这一翻译的过程,已经无关乎于:译者原来之外语单词量之多少的比较了。因为,一旦都不得不依赖工具书时候,所有的译者,实际都已经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又非闭卷考试或比赛,已无关乎于你原本大脑记忆里所储存的单词量之多少了。即便比别人少,也同样可以在工作室里凭字典翻查出来。因此,无论是外语翻译成汉语,抑或是汉语翻译成外语,此时就更加明显地体现在:取决于译者本身的母语功底的深浅、而对所需翻译之文字词意之准确拿捏了 

       如果说许渊冲教授为将中国古典之唐诗宋词较为系统地分别翻译成英语和法语版本的第一人的话,那么,将中国古典诗词较为系统地翻译成西班牙语的第一人,也该算是现侨居西班牙的原广州外国语学院西班牙系教授陈国坚先生了。陈国坚教授以其西语学术探索不止而厚积薄发之博学、再结合其深厚的汉学功底和翻译技巧,在他以前先后汉译西之中国古典诗词版本的基础上,最终更为系统和完整地将“唐诗三百首”都成功地给翻译成了西班牙语。无论从许渊冲教授、还是从陈国坚教授的翻译力作中,都无不鉴证他们母语国学之深厚功底,而倍受行家和读者之由衷钦佩。

       而陈国坚教授之汉译西“唐诗三百首”的质量和效果,还倍受西班牙学术界高度欣赏和评价,并倍受当地媒体认可及推崇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力。从而使得中国古典文学最为精髓之诗词文学在西班牙颇受当地学术界之睹目和关注。甚至,还有当今西班牙著名学者诗人,在研读了陈国坚教授的古典诗词汉译西版本后,还跃跃欲试地模仿中国古典律诗的风格来尝试自己的创作。

       不久前,原早已侨居西班牙多年的原中国西班牙语学术界的权威级翻译教授之一的陈国坚,了解到我意向业余时间里,欲抽空尝试西中诗词的互译时,便择选了西班牙当今著名诗人作家之一的Manuel Moya 、用其母语西班牙语所创作的两首、意在仿效中国古典唐诗风格的洋诗推荐给我,以满足我个人业余尝试的爱好。 

       转来的这两首西班牙洋诗,其实,若对其研读,并非难懂。若将其较为准确地翻译成中文自由体诗歌嘛,也并非难事。然而,若将其表达的手段和风格,译如类似中国古典诗词的格式以及韵味,却委实不得不在母语的语感上好好地动一番脑筋、下点功夫。不妨就斗胆将该原文西语的诗文,尝试分别翻译成两种格式的版本,以作感受之比较如下:

       第一首,西语原文题目为“RIQUEZA《富》”,倘若配之自由诗译文的话,应为:

RIQUEZA《富》
Siendo pobre, Lee, me has agasajado.
李,正直穷困潦倒时刻,
是你呵护了我。
En tu choza,
在你的茅舍,
pasé los días más crudos de este invierno
我得以度过,
这寒冬最酷冷的时时刻刻。
y no faltado el arroz al extranjero,
未曾缺食果腹于路陌,
ni la palabra amiga a quien tanto sufre.
无缺温馨抚慰于陌路。
Sabes que sólo un peregrino
你明白我无非过客一个,
y puede que la muerte
可随时被死亡虏获。
me sorprenda mucho antes
de pagarte como debes.
而无从报答你的施舍。

Ahora que las nieves abandonan la montaña
此时此刻,
大雪已远离山壑。
y en las laderas, antes blancas,
那白茫一片的岗岭山坡,
orgullosas se abren las peonias, partiré.
正得意盛开着牡丹花朵。

Te digo adiós, amigo.
朋友,跟你告别了。
A quien encuentre le diré
无论际遇谁人哪个,
我都将述说,
que conozco al hombre más rico de la tierra.
我曾幸会过,
大地最富有的那一个。
*****************************************************

       然而, 如果将其以中国传统古典律诗的格式翻译过来的话,则为:

《富》

落魄寒冬客,君恩纳困途。温馨飨陌路,问暖虚寒舒。吾命知难卜,

君施未所图。无踪雪远去,复貌峰峦初。顾盼曾白岭,芳开牡丹铺。

辞君告远去,不舍分离途。论道江湖阔,君心富首殊。

      第二首,西语原文题目为“LAS COSECHAS《丰年》”,倘若配之自由诗译文的话,则应为:

LAS COSECHAS《丰年》

Díle que llueve entonces,
你就告诉他吧,
天正直雨下。
ahora, todavía.
此刻,雨水仍在落洒。
Que no ha dejado de llover y que este año
它下得持续未罢,
serán buenas las cosechas.
又将是丰收年嘉。

Me apena sólo
我惟所痛怀,
que ya no estés, viejo Duan Tsú,
无非你老祝端的缺在,
para sentarnos juntos a escuchar el río,
不能坐陪我共来:
倾听那河流的波拍,
y en silencio contemplar el fuego.
并再,
静赏那篝火的燃开。
**********************************************************

       同样,如果将其以中国传统古典律诗的格式翻译过来的话,则为:

     《丰年》 

        告彼雨纷落,时值未断间。潇泼意未尽,堪预兆丰年。 
        吾怨君非侧,孤缺老祝端。观河坐伴听,静赏火篝燃。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