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历中途爆胎管窥美国统治之软实力

字体 -

       孙子兵法云:“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也”。而孙子这里的所谓“道者”,就政治意义而言,实为泛指国家统治软实力的体现也。

       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之是否称得上所谓的“强大”,就犹如一个人的身体之好坏与否,其实,并非纯粹地取决于表面硬件之“肌肉”大小或强硬与否。而是,取决于其内统治软实力之强大与否。即犹如人之内在肌体健康与否。否则,也不外乎就犹如有一个肌体病入膏肓的毫无实质性健康的虚有其表“大块头”拳击手,病怏怏地成天忙于熬药治病,哪里还有什么战斗力!

       而由此说到美国,它之所以能在世界上始终乐此不疲、肆无忌擅地横行霸道式炮舰外交,并且还屡屡得手。对此,无论有人“爱”、抑或有人“恨”者,其实,都有着坚定的“民意”支撑背景。其所仰仗者,还恰恰是其十分先进的对内政治统治软实力打造下之国家“肌体健康无恙”、无后顾之忧于失控“稳定压倒一切”之政治“维稳”所至!其政治对内统治软实力之于国家社会,普遍性吏治透明、司法公正、杜绝贪腐、礼仪廉耻、诚信道德、民拥政府等,以至于“令民与上同意也”之和谐政局,就势必达至自然“维稳”、不生祸乱的政治收效。而这一切之具体体现于社会,那就是普遍之无不遵规守法、自觉公德、非动辄“功利主义”的人与人之间文明礼让、援手扶持等,由此自然而然地培植出类似中国称为的“雷锋叔叔”式“好人好事”的人伦道德社会软实力的环境土壤。感慨暂且不表,言归正传。

       刚过去的五月份里的某个长周末,我们这里正好有个法定长周末假期。周六下班后,突然决定,在加上俺周二轮休,便觉得稍能挤出点时间,开车长途南下美国探望母亲。母亲88岁高龄了,健康状况日见下坡。十分令人揪心和惦念着。古人云:自古忠孝难两全。而当今的现实却是:分身乏术失忠孝。

       过了两晚后的第三天近中午时分,开始再驱车约九个小时北上的返程之路。

       两个多小时之后,当汽车行进至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名叫Orrstown 的地方后,开始穿行当地山区地带起伏爬山之双向公路。车道为单车道。双向交通车道之隔离中线为黄色的实线,即已经意味着法理不允许超车。而动辄忽上忽下、不时拐弯抹角的路况,则更是证明了这一点。而往北方向爬山行进时,行车走势之右侧为山高态势,而左侧为山势之坡落状。故,汽车右侧的崎岖山路上,总时不时发现一些,此前从山上滚落下来的零碎颗粒状尖利的小型岩石子,散落于路面。

      五月的季节里,山区深林密布,郁郁葱葱。而且,周围除了风吹叶动沙沙声,以及偶尔汽车穿行轰鸣声以外,还安静得很。

       驾驶座上正操作的俺家里那位“最高首脑“,平时那可是逢山越壑、遇河淌水的准“娘子坦克兵”级车手,当年“邓大人”走眼没让她打越南“自卫反击战”,都可惜了。她正开车穿越这片人烟稀少的山区路段上,正往山上爬坡时,却在一个狭窄的岔路口上,转错了道儿。而此时还滴滴答答下起了小雨,淋得地面都湿了。当车上的我俩,仍在有所后悔地讨论着犹豫地缓慢前行时,突然,听觉上感觉到车胎之行进有着“啪、啪、啪”的异样声音,而轱辘的转动也类似“坡脚”行驶的感觉。我顿时敏感到不对劲。便似问非问、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她回应道“没什么呀……不知道……”我道:“不对。肯定爆胎了……”她却道:“那也得开下山再说”,“那不行,得马上停车,让我下车看看……”

       匆匆停车路旁后,我下车一看,完了,果真右前胎爆胎全扁了。再察看零星散落于路面颗粒状小石子,八九不离十,就是刚才碾轧到了路面上有点锋利的小岩石,而扎破了该轮胎的侧边割开了个口子所至。 就这样,当即爆胎抛锚了。      

       这山上,前不巴村、后不着店,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欲打个电话与外界联系都没辙,也就无法联系车保期内的免费路面驰援服务了。周围环境,森林覆盖,静悄悄地,仅偶有个别车辆轰鸣路过。

       她也很快下了车,忐忑不安地问我,咋办?俺安慰道,也只能事不宜迟,自己动手更换临时备胎了。我边说,边到后车厢,卸下工具和备胎,正欲干活。她怀疑道:“你会弄吗”?那咋办?此时已容不得你会、还是不会了。不会,也得会!还是少说废话,争分夺秒吧。

       俺摆开架势,才刚欲开干呢,立马迎头来了路过的小皮卡。司机是个二十来出头、看似穿着着还脏兮兮的工装的小伙子,一脸的络腮胡。路过的刹那,他见状,当即缓车……探着个脑袋车窗上,友好问我:“Hey, brother, what happened? Do you need help?(嘿,兄弟,怎么了?需要帮忙吗?)”。环顾那阴森森、湿漉漉,细雨朦胧的周边氛围,还真担心,他这一走,就不知“猴年马月”才会有人路过了。指不定再耽搁下去,天一擦黑,别突然再冒出来个什么大黑熊、豺狼之类的野兽时,俺这早已无缚鸡之力的身子骨,那无论如何,也绝担当不了武松打虎”角色来“保驾护航”的。到头来,俺还不首先被那野兽们当作“手撕鸡”地给饱餐了…… 免得真的拖延时间太久不值当,故,听到人家这番好意后,俺,不再多想,当即接话道:“噎死,蛇(Yes, Sir……”。 

       他当即道:他马上前面掉头后,过来帮我们。很快,他开着车,回到了我们车身后方停下。他下车后,过来看了看,便立马动手帮忙,且还非得用他车上自备的工具不可。舍用我已经摆好地上的工具。并称,还是用回自己东西上手些。经询问,原来他还是个机械工。刚忙完活儿,打这经过。难免整个穿着看似邋邋遢遢。

       我还正在不好意思,忙个不迭地对他表示歉意和谢意呢,他却边乐呵呵回应道“No problem, no problem……”、边非常热情地当即投入工作,就跟干自己的活儿似的,也顾不上露天下,还正淋着小雨呢。我除了就卸下自己车上的备胎给他后,再啥也没帮上忙。只能一边看着。这时,家里人见我正冒着雨滴一旁看着那位美国小伙子忙活儿,便递给我风衣披上。我接过来,便直接披该蹲着干活的小伙子身上。可人家,还挺客气地婉拒了,称,反正自己也已经脏了,算了。听着,俺都难免惭愧了。

       看着他卸下那爆胎,正欲安装上临时备胎时,忽然,又有一辆深绿色的商务车,从我们来的方向,正尾随着一辆大卡车,借道超过我们的车时,见状也当即缓车趋前、停在了我们车的前方。从车上,也下来了俩哥儿们,提着电动工具,二话为说,也主动加入了帮忙。他们根本不认识先前来的那位已在帮着我们忙的小伙儿。就这样,他们俩便趋前配合那位络腮胡小伙子,把备胎上妥了。紧接着,他们仨也各自收拾工具,分头搬回到自己车上,准备道别走人。毫无任何报酬示意。这不是那什么“雷锋叔叔”了吗?咋会在中国以外地方碰上了……

       我们十分感激。一时都不知道咋报答好。眼看分手在即,一时最令我们者,当然是那第一位。他是整个过程埋头干活儿的人。这时,他已经回到他自己的小皮卡那儿,准备上车走人。我们赶忙过去一再致谢,并想给他点什么以表谢意。他却笑道:他很好,不必客气了。可,我们实在过意不去,仍然坚持在他上车之前,硬塞给了他二十美元。道别后,我又立马转回到我们汽车的前方,也再千谢万谢另一头那俩哥儿们中途加入的帮忙,并握手道别。咳,那可都是活着的“雷锋叔叔”呵……

       时针指向,已经快下午两点。若正常情况下开车,我们还该有六至七个小时的返程赶路。本以为那哥儿俩,也该马上开车走人了,我们也正稍微汽车内务便可启动回程。这时,他俩哥儿们又返回走到我们跟前,主动地提出(他们刚才已了解到,我们正往多伦多赶路回家):由于我们那临时备胎较小,在技术设计上不耐热。每行驶约五十公里,就必须停下来,待其冷却后,方可重新上路,且时速也限于80公里。故,唯恐难以安全穿越眼前复杂起伏、途中人烟稀少的山区路面。风险较大。因此,他们俩刚才商量后,决定开车将我们引导下山,到附近有无线通讯信号或网络的小镇上。那样,我们起码可用手机联系到我们汽车品牌的公司,寻求路面驰援,予更换新胎。要么,或可附近找个专业修车行,更换新胎也成,那会返程安全些。他们真是太诚意好心了。简直太“雷锋叔叔”了……

       说实在的,他们俩的考虑,还确实不无道理,且十分周到。其实,我当时也未必无不担忧过该备胎之于山路行驶风险潜在。可,人地生疏的我们,却又一时没有更好的权宜之计。经他俩一番好意地这么主动建议下,我们除了由衷地感激之外,也当即同意。就这样,他们后来开着车在前面行驶,引导我们走回头路地下了山。

      到了山下一小镇,他们带我们拐进了一便利店停车场,示意我们可借用店铺电话,联络车保路面驰援。当见到哥俩其中一位,进去欲买个三文治午餐,并帮我们疏通老板时,我们赶紧主动抢着帮他付了钱(而另外那位执意啥都不买)。

       经电话联络车保路面驰援一事,结果,也一时不靠谱。首先,我们所处位置偏僻,“远水救不了近火”急不来;再则,即便来了,也照样得把我们拖车不少于一个小时路程以外的专属车行换轮胎。如此一来,我们没法控制时间。那还不如,我们就近寻解燃眉之急呢。正一时没头绪时,他哥俩还特别耐心地在等待着我们这边的结果。同时,甚至还帮联系到了离这儿约二十多分钟车程的、一个名叫Shippensburg的小镇里, 一家较具规模汽车轮胎配件店铺。据说,那店里轮胎品种型号齐全。并再欲开车引导我们到那边彻底解决问题。反正,一时也无更完全之策,我们也就同意了。惟倍觉惭愧的是:太耽误人家时间、汽油和费心了。除了一再道谢,还是道谢……

       到达目的地后(该轮胎店铺名为:Shetron’s Tire Services),那哥俩还亲自趋前柜台,将我们的窘境疏通老板、让能尽量优先解决我们问题之后,这才出来才跟我们告别。我们感激地除了一个劲儿地:“善可求、善可求(Thank you、thank you)”以外,一时还不知再如何表达了。他们却已上车、挥手、启动车子,走人了。忙乱中,老婆还是再次“慷慨解囊”掏出二十美元小费,让我赶紧尾追出约二十米,在他们未来得及拐弯出马路时,截停了他们,并一再坚持请他们拿去“喝点咖啡”。他们也十分惊讶之余,还客气地说:“你们不必这样(you don’t have to do that)”。可我坚持给了他们。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呀,先后耽搁了人家几乎俩小时……

       紧接着,我们回过头来,直奔店老板具体落实换胎的事宜。店员们也派工帮我们把开入车间,并卸下备胎、拟换新胎。然而,意外的是,他们这才发现,其库存竟一时独缺我们所需的那一款规格尺寸的换胎。即便临时订货,也得第二天送至。这顿时让我们陷入了“祸不单行”的感觉。正欲定夺不得不临时在当地过一夜时,该店老板——一个约五十至六十岁的欧美裔白人,却反倒急我们所急:根据我们提供的车保驰援联络信息,主动帮我们联系到了我们品牌车行的地址 —— 约五十公里开外、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一个名叫Mechcanicsburg 的小镇里。而此时,离那边车行服务部门的下班时间(即下午五点整关门),还有一个小时多十五分钟。对方电话中,让我们必须准点前到达。否则,人家“美国鬼子”不会延时下班。挂了电话,决定事不宜迟,立马前往。   

       考虑到,临时备胎时速指标有限、不得高于80公里而欲速则不达,以及还正值下班交通流量之高峰等,倍觉得刻不容缓,争分夺秒。谢过“雷锋叔叔”式店老板后,立即驱车上路。按规定,该类备胎属严禁走高速公路范畴。可我们人地生疏,而导航仪又老导向高速路,也只能一时慌不择路了。思想上也备好了,万一无法准点到达,就只能被迫临时在那边旅馆过一夜。同时,我也给自己单位写个电邮,请准第二天调班。

       高速路上,我们一路控制时速地驱车前往目的地,始终行驶于最旁边的车道,以免影响后面急于赶路的车流超越。然而,由于我们有限的时速,于高速路中,相比实在太慢,也就难免时不时,被个别尾随着我们欲赶超、却又无从借道、也不明我们真相的大货柜车司机,一个劲地鸣笛驱赶着我们加速。而我们,也只能“遵规守法”、无动于衷地“我行我素”着“爬行”了。

       终于,还差5分钟,目的地车行服务部即将关门之前,我们还是赶到了。我们匆匆停靠、奔跑入门、找人报到等动作,一气呵成。公司客服部接待人员,也非常热情、耐心接待。然而,毕竟已到了下班时间,后面车间的工作人员,都已经相继收拾,准备走人。故,客服代表得立马到车间内找人,征求其留下帮忙。过一会儿,好消息来了:还是请到了一位正欲离开的技术人员,同意暂缓下班予帮忙。我们大喜过望。当即配合填写有关表格后交单。然后,要的只是等待。约五点四十五分,顺利换成了全新、准确规格的轮胎。

       付款后已经是六点十五分。归心似箭的我们,早已无心当地留宿过夜。而是,马不停蹄地发动汽车,风驰电掣般驱车返程,于当夜凌晨将近两点,抵达多伦多家里……       

       一次偶发的倒霉经历,却还能以此比较愉快的结局收场。到底是必然,还是偶然?一路上,难免这般感慨万端:莫非“雷锋叔叔”,抑或“雷锋精神”,早已疑似不再留恋“繁荣昌盛”了的“特色”社会主义,而只好“移民”到美国了不成?然而,后来却又因为后来之“特色社会主义”,而把曾经历史上被官媒颂扬、并倡导于中国社会的“雷锋精神”,同样又被后来的官媒电视“艺人”,反揶揄以“搀着老奶奶过马路”为闹剧方式,公开地讽刺、挖苦、和嘲笑了……反而纵容误导道德上之“一切向钱看”地把博取众人的“快乐”建立在了残疾人的痛苦上“红火”的类似所谓的“卖拐”了……

       而美国的社会,尽管并未特别听说过中国的什么“雷锋精神”,可人家政治先进统治软实力治下的社会,还就是致力于打造和完善人们基本常伦道德、精神感召的两性循环社会和谐环境或氛围。可见其长期宏观之常伦道德教育,辅之以微观之潜移默化普及的公德事业若,做得十分好、十分到位。也就是说,毛时代中国官媒之于社会上推崇“雷锋精神”,其实,早已“与时俱进、与世接轨”了。若读者也不妨“一分为二”、尽量中立性地以此有所反思,也许就不再难推理:这不正是为何不少人,在痛恨怒怼美国之炮舰外交之强权政治、霸道专制、欺凌弱小的同时,却又无奈地不得不在理智和思维上,把美国作为首选自己移民海外定居的国家之所在吗?

       其实,若仔细观察,会有意思的发现,美国统治软实力之“治国理政”手法,无不处处体现于:对外,霸权垄断;对内,怀柔民主。难道这不正是值得中国统治高层“与时俱进、与世接轨”地学习的“治国理政”手法吗?当今俄罗斯有史以来少有的最为英明卓越的国家领导人之一普京总统,不也正是这样的吗?普京,对外,不畏强权,果断出手;对内,怀柔细腻,维护民权。而相形之下“特色社会主义”了的中国统治手段却是:对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对内,“贪污腐败,强权征拆”…… 取代了原来之:对外,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对内,倡导雷锋,军民鱼水,官兵一致…… 看官:当今的这一切,也不知该属于“与时俱进”了、还是“逆时反退”了;或者说,该归类于“与世接轨”,抑或“与世脱轨”了……  

      【附图偶发爆胎美国途中照片为证】:

image_01 (4).png

image_01 (1).png

image_01 (2).png

image_01 (3).png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