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事业:哈尔滨公开培训“小姐”的风波 (zt)

2006年11月30日 | 分类: 博采 (全局), 时政 | 作者: 东边日出西边雨 | 711 浏览
字体 -

记者李秀江/哈尔滨市公开举办“小姐”培训班的消息不啻于一枚重磅炸弹。哈尔滨相关部门承受了怎样的压力?当地市民又是怎么看待此事的?11月13日,哈尔滨市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10度,而一个月前该市公开培训“小姐”事件在各大网站的讨论仍在持续升温。

位于哈尔滨市政府办公大楼8层的市卫生局此时正处在风头浪尖,一听说有媒体采访,就如临大敌,上下通报之后还是委婉地把记者“安抚”回去。据工作人员透露,“上面有规定,不允许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哈市公开培训“小姐”的事情发生在10月11日,当天上午8:30分,哈尔滨市疾病防治控制中心(下称哈市疾控中心)性病与艾滋病预防控制所,在哈市香坊区人口大厦4楼会议室,公开组织当地37名“小姐”(女性性工作者,下称CSW)进行了一次预防艾滋病和推广使用安全套的特殊教育。她们在公开身份和职业状态的情况下参加了这次培训。后来又有陆续赶来的CSW,总人数达到50多人。

在《小康》发放的100份问卷调查中,有78%的人支持这种做法,他们表示,“不管CSW合不合法,现实情况是我们还不可能完全肃清暗娼,打击的力度不够,又不进行疾病预防的培训,就是自欺其人、掩耳盗铃,是对社会的不负责任。”另外,有62%的人认为,“这说明政府是支持的,潜台词就是合法了。”可见,在中国国情下公开培训CSW,确实是一个冒险的举动,让人产生了不同的联想。

据介绍,此次培训是一个国际援助项目,其背景是中国正在成为艾滋病高危地区,虽然中国长期坚持“扫黄”政策,甚至对卖淫嫖娼实施“严打”,但各地娱乐场所的“生意”始终禁而不绝。近年来,通过娱乐场所性接触感染性病、艾滋病的比例呈上升趋势,性病、艾滋病防治形势十分严峻。

在《小康》一项“您认为艾滋病的高危人群是哪些人”的调查中,有43%的人选择的是“女性性工作者”。“我们对她们进行艾滋病防治培训也正因为她们是艾滋病的高危人群。”哈市疾控中心性病与艾滋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付悦对《小康》解释说。

“这个项目来之不易,做起来难度也很大,项目管理非常严格,有着非常繁多的指标,每一项指标的考核和验收都非常详细。项目的周期是五年,如果前两年没有做好,验收不合格,以后三年就不会再有资金投入了。”付悦说,“那会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

在《小康》的调查中,八成以上的人表示,“如果我是CSW,不会去接受这种培训,这样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只有10%的人表示“如果能保密就去。”哈尔滨市美合练歌厅的王丽说:“我们也不想一辈子做这个工作,干个一二年攒点钱,还是要做正经工作的,如果公开参加这个培训,被亲戚朋友知道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做这项工作太难了,我们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才打开一点局面。”付悦说,虽然媒体的报道造成了一些压力,但这不会影响今后的工作,培训还会继续搞下去。“这项工作得到了市领导的肯定”。此前,哈市疾控中心书记王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坚定地说:“我们坚信自己做得没错!国家疾控中心虽然没有明确指导用何种方式展开防艾干预工作,但是我们出面对CSW进行培训也是完全符合要求的。”据悉,国家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和黑龙江省卫生厅的领导也都表示支持哈市疾控中心的工作。

在《小康》的调查中,有38%的人认为这种培训“应该长期”搞下去,有54%的人认为应该“根据当地情况不定期搞”,只有8%的人认为“没有必要再搞了”。此次事件中,最尴尬的是哈尔滨市公安局。公安机关在“扫黄”,疾控中心却在培训,而且能一下子找来50多人,这不能不说是扫了公安机关的面子。

据哈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透露,公安部和卫生部为此产生了矛盾,正在协调之中,在没有结果之前,两部门从上到下的任何一级单位都不会轻易接受采访。哈市公安局宣传处秦雷也一再向《小康》解释,“这件事太敏感,实在是太敏感。” 在《小康》发放的调查问卷中,39%的人认为这种培训“肯定会”干扰公安机关对性交易的依法打击,34%的人认为“不会干扰”,27%的人认为“取决于两个部门之间的协调程度”。警方此前已经表示,“卫生部门公开培训CSW,绝不代表警方打击卖淫嫖娼的力度会减弱”。

在哈市疾控中心性病与艾滋病预防控制所主任温迎春的办公室里,《小康》记者看到了两张绘制精细的地图,一张是《哈尔滨市区暗娼人群地理分布图》,一张是《哈尔滨市区男性接触人群地理分布图》。地图上清楚地写着一些场所的位置和名称,并用特殊颜色做出标注。

在《小康》的调查中,有七成接受采访的市民指责公安机关工作不力:“如果公安局早就把‘小姐’打光了,疾控中心还会培训‘小姐’吗?公安局是在要面子,疾控中心才是在做事。”公安机关不仅被市民指责,也受到了相关领导的批评。据黑龙江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员透露,有些省市卫生部门绘制出类似“暗娼地图”的材料,市领导直接拿给公安局长,说人家卫生部门都统计出来了,你们公安局是干什么吃的?

哈尔滨市高俊杰女士在接受《小康》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这种培训是非常有必要的,但是由疾控中心出面并不合适,因为它代表的是政府行为,给人的感觉就是可以持证上岗了,由企业老板去搞这种培训就比较合适了。”高女士的疑问是,疾控中心培训是政府行为,经过培训后的CSW,公安机关还抓不抓?如果抓了下次谁还敢去培训?

对此,在《小康》的调查中,37%的人认为CSW经过公开培训后会成为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对象,42%的人认为“不会,疾控中心会保护她们”。在“您认为公安机关在扫黄工作中应该对经过培训的CSW网开一面吗”这项调查中,54%的人认为“这是两个部门之间的事,不好说。”

卫生部门采取措施保障人民生命健康是其职责所在,但是打击卖淫嫖娼,又是公安部门的法定职责。评论人士指出,疾控部门直接对CSW进行培训,仅是当下的次优选择而已。疾控部门的教育活动,确实“容易让人产生负面看法”。但是艾滋病传播的严峻形势,事关人的健康与安全,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只要做事情就会有争议,如果疾控部门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至少不用冒风险或者承担任何责任。但是,性病、艾滋病一旦泛滥开去怎么办?最终受害的是全社会。”付悦对《小康》说。

据联合国驻华机构公布的数据,目前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84万人。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绝对数很大,艾滋病防治形势不容乐观。如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到2010年,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将超过1000万人。

2005年6月6日,卫生部下发《高危行为干预工作指导方案(试行)》,重点控制艾滋病经性途径传播,但据调查,“哈尔滨只有18%的性工作者全程使用安全套,经常使用安全套的也只占49%,这个比例令人吃惊。”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一种有效治疗艾滋病的药物,也没有所谓的疫苗。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防治,而防治最好的办法就是宣传,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艾滋病到底是怎么回事。”付悦最担心的是,一般的老百姓都不重视艾滋病,都以为艾滋病离他们很远,而艾滋病高危人群中的CSW、同性恋等又是非常隐秘的群体,一旦有 1个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失控,在统计学上,那将是几何倍数的暴增。

中国人生科学学会秘书长关山越认为,在卖淫嫖娼现象不能彻底杜绝的情况下,卫生部门对CSW这一艾滋病高危人群进行必要的干预和引导,无疑是预防和控制艾滋病传播的一个现实选择。不能简单地说“防艾归防艾,扫黄归扫黄”,两者应该而且能够做到并行不悖。因为卫生部门采取的种种预防措施,与公安机关打击卖淫嫖娼,目标是相同的,都是为了维护“公共安全”。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