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对你说,我爱你 (zt)

2006年12月7日 | 分类: 情感 (全局), 情感 | 作者: 东边日出西边雨 | 198 浏览
字体 -

轩知道这一次他和婷的缘份真的是到了尽头。        轩是深深爱着婷的,从认识她的那天起,7年来,无论大事小事,轩都会让着她,迁就着她,只要能让婷高兴,他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婷虽然任性,确是非常贤惠的女子,照顾轩如同照顾孩子一般,无微不至。轩每天都穿着她熨烫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出门,到家后迎接他的是和风细雨般的关心和可口的饭菜。他想他们会一辈子这样恩爱,慢慢地老去,没想到7年就走到了尽头。

        那是在出国以后,轩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婷的情绪越来越不好,经常会莫名其妙地生气,抱怨轩没本事,这不行那不行,说了很多很难听也很伤人的话。轩听着很难过,但他还是想办法去安慰婷。他理解她是因为压力大,心情不好,才会这样。可是无论他怎么劝她,似乎都不起作用,后来婷提出回国散散心。轩舍不得她离开,但又不忍心让她陪着自己担心,所以他勉强同意了。他想自己尽快找到工作,把一切安排好了就把婷接回来。可是轩万万没有想到,婷在回国的那半年爱上了别人。

        毕竟纸里保不住火,婷回来后不久,轩就发现了她的私情,那一刻,他感到了天崩地裂。婷无助地看着他,眼泪一个劲地往下掉。她说她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这段时间她一直生活在内疚和自责中。听着她支支吾吾的解释和道歉,他勉强地笑笑说:“既然你找到了你的幸福,我成全你们。” 婷哭着说:“我知道错了,我已经和他分手了,求你原谅我好吗?” 可是轩已经不再相信她的话,还是淡淡地笑着说:“刚刚爱上,怎么能这么快就不爱了?”

        也许是他的这种随便得仿佛不在乎也不挽留的态度伤害了婷,婷不再求他。她另外租了房子,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婷看着那些曾经共有的一切,如今都要分成两份,看着他给她买的那些衣物和手饰,往日的一幕一幕都涌上心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怎么也控制不住。

        轩看在眼里,痛在心头。轩怎么可能不在乎,又怎么能够不在乎!他是因为太在乎,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从理智上他已经无法再接受她,但感情上他又放不下。他想起了曾经的轰轰烈烈,曾经的千回百转,曾经的热泪盈眶,曾经的黯然神伤,如今却是伤痛欲绝。他多么希望能再回到曾经,回到那爱得死去活来的日子,可是他知道这一切都已渐行渐远了。从来不抽烟的他从此常常深夜一个人走在无人的街上吞云吐雾。

         婷收拾东西的日子里,轩主动承担了大部分家务,婷要帮忙,轩就笑着说:“以后你不在了,这些事情都需要我自己干了,还是让我现在就开始学着干吧。”婷的眼圈一红,轩自己也是鼻子酸酸的,赶紧背过身去。

        临搬走的前一天,轩做了很多菜,轩说着:“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是端起那最后一杯酒,又放下,再端起,又放下,他真想问一声:“你可不可以不走?”可是他知道他无法留下婷,爱情有了污点,这不是原谅和不原谅的问题,而是他无法战胜自己去接受那个背叛的事实,更无法说服自己继续和婷生活在一起。

        婷搬走了。自从婷搬走后,轩就开始了失眠,他常常怀疑地问自己:我们难道真的就这样分来了,永远地分开了吗?有时候他也会反思他们的爱:也许两个人真的不合适,不然怎么会一个转身的距离,她就爱上了别人。更多的时候他深深地自责:如果我能对她好一点,她的爱还会转移吗?

        婷在期待着,她知道自己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她后悔了,她依然深爱着轩,可是她无法要求轩原谅,她知道她不可原谅。她希望时间能治愈轩的创伤,她希望有一天轩能不计前嫌,与她重续前缘。

        轩也知道婷在等着他,可是他现在能给她的只有真挚地祝福和默默地关心。当朋友知道他已经没有了破镜重圆之意,要给他介绍新的女朋友时,他总是谢绝他们的好意。他心里还装着婷,他根本无法接受别人。他对他们说:“婷还没有归宿,我放心不下。”

        朋友不解地问:“可是你们已经离婚很长时间了啊。”

        轩幽幽地说:“如果你要扔掉一个养了很长时间的小猫小狗,当你把它放在路边,你会马上离开它不管吗?”

       朋友摇摇头。他接着说:“是的,你会在远处一直看着它,直到它被人抱走,你才会放心地回家。”

       朋友明白了,问他:“如果一直没有人抱走,你怎么办?”

       轩说:“那我就再把它带回家。”朋友感动了,从此再也不提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情了。

       就这样,5年过去了,婷彻底失望了,她找了一个爱她的人,远嫁他乡。临走的前一天,她来道别,她说:“我只想再对你说一声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嫁给你,我会好好地爱你,不会让你再受伤……”还没说完,她就大哭起来。

        轩的泪水也止不住了:“如果有来生,让我紧紧地抱住你,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让我们一转身就能看到彼此,而不是一个远去的背影。”

      婷走了,轩一个人在酒吧里喝得酩酊大醉,他不停地叫着婷的名字,不停地说着:就让我最后一次为你难过,就让我最后一次为你哭,就让我最后一次为你心碎,就让最后再说一次:老婆,我爱你……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