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白领:不堪性虐待 我雇人杀变态老公(zt)

2007年2月6日 | 分类: 女人 (全局), 女人 | 作者: 东边日出西边雨 | 524 浏览
字体 -

作为女人,她的不幸,难以言尽。自己从农村考上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城里。第一次结婚,儿子不到两岁的时候,丈夫有了外遇:爱上了一个比他大8岁、有家、有孩子的女人。不得已她选择了离婚。离婚后经朋友介绍,她认识了又一个男人。然而,她与这个男人结婚后发现他天生患有肾病,体质本来就不太健壮,却又得了一种只有几万分之一发病率的病。长期服药使他男性功能彻底丧失。她把自己的精力全部放到工作上,试图以此来填补生活中的缺陷。丈夫却因病产生心理变态,对她长期进行性虐待,忍无可忍她雇人杀了丈夫。

  她因为雇凶杀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我见到肖妹的时候,她进监狱正好一年。

  那一天是清明节,监狱安排女犯与家属会见。一大早,监狱里所有给家里发过接见信的人排着队等候,管教队长在点名,被点到的都是家里来人的,肖妹站在那里低垂着头。

  “想你老公了吧?”一名管教开玩笑的对肖妹说。

  没想到这句普通的玩笑话却触及了肖妹的痛处,她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

  “怎么了你这是?!”管教大惑不解。

  “他死了,让我害死的!”肖妹哭着说。

  那一天,直到会见结束的时候,肖妹也没有等到家里人。

  和肖妹开玩笑的那位管教不是肖妹的管班队长,所以她对肖妹的案情并不是很清楚,她没有想到一句玩笑,会击中肖妹的痛处,她觉得自己无意中伤害了肖妹,心里觉得很不好意思。这位管教年龄虽然不大,比肖妹要小上至少十几岁,但是她已经在管教的岗位上工作了七八年,经她管教的女犯杀人、抢劫、吸毒贩毒、诈骗……等等什么类型的犯罪都有,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与各色女犯的接触中,她知道对于那些杀了人的,尤其是杀了亲人的女犯,清明节是个特殊的日子。不管她们杀了谁,杀的人有多可恶,她们都要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悼念死者,用她们的话说:“给死者道个歉。”

  那位管教队长在接见结束后,找到肖妹,对她说:“我不知道你的事儿,对不起。你想怎么着?”

  “谢谢队长,给我找个地方我想哭!”肖妹说。

  于是,管教带着肖妹来到监狱里一个有树的小花园里。

  肖妹面对着树,大声嚎哭。管教站在旁边,背对着她,低头看园子里的草。

  15分钟之后,管教队长把肖妹带回她所在监区的会议室,接受我的采访。

  我见到肖妹的时候,她的双眼通红。管教对我说:“她的情绪不太稳定,刚刚哭过。你提问的时候稍微注意一下。”

  我小心地走到肖妹面前,她急忙给我拉出一把椅子。她拉椅子的动作,让人感觉她无比机灵,那机灵以如此殷勤的方式表现出来,不免让人心里感觉有点发酸。我对她说:“你也坐吧。”

  “谢谢。”肖妹在我的对面坐下。

  “刚才队长跟我说,您要采访我。我不愿意说过去了的那些事,队长做我的工作。”没等我开口,肖妹抢先对我说,她说话的声音挺大,有点沙哑。

  “我是想……”我试图解释一下我的目的,像采访其他罪犯一样。可是肖妹却笑笑,说:“您别担心,我既然同意接受您的采访,那么我会把一切和盘托出的。”

  肖妹的爽快多少让我感到有点吃惊。我看到肖妹头上她那个年纪不应该有的灰白的头发。

  我们的谈话从她的生活谈起。

  肖妹说,她结过两次婚,但真正与她产生感情纠葛的有三个男人。也许是她天生的“克”夫,命里就没有幸福的家幸福的感情,虽然她极尽努力,想过一种许多人都过着的正常、温暖、普通的家庭生活,然而,这个对于一般人来说垂首可得的要求,对她来说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第一次结婚,婚后两年丈夫就有了外遇。

  肖妹说,如果他是因为家庭生活太过单调,为了寻求刺激与人逢场作戏,她肯定会原谅他。但是他真的对那个大他8岁的女人产生了感情,而且那感情比当初对她的感情要强烈一百倍。即便这样她也打算原谅他了,可是,他却得寸进尺,把那女人带到家里,就在肖妹睡觉的床上。

  肖妹觉得自己唯一的选择是离婚,可那是她多么不想见到的一种结果啊!

  在第一次结婚之前,她曾经接触过一个男人。那应该算是她生活中的第一个男人。因为虽然最终没有走向婚姻,但那个男人对她的影响非常大。他是她上大学时候的同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谈恋爱。他们相处了两年。两年的时间,他们朝夕相处,虽然彼此信任、熟悉、没有距离,但从来没有越轨行为。当时肖妹最真实的感觉是自己生活中有个主心骨,这个男人不仅在生活上给了她许多帮助,而且对她性格的影响也相当大。正是因为他事无巨细,无微不至的照顾,使得肖妹生活自理能力简直不像一个女人。快毕业的时候,她想跟他吹,结果,在一个寒冷的没有月亮的夜晚,他为了找她,骑着自行车被汽车撞了,左腿被撞断了三截。那个男人她的老乡,到她家里去过。

  或许,那一次谈恋爱是肖妹的命中注定,但是她没有顺从命运。之所以没有顺从,是因为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有别的梦,还因为那个时候她还不懂得珍惜。

  在她的梦里,男人应该是仪表堂堂,身高帅气。有教养,懂感情,有能力。而张优美她觉得作为男人太仔细太周到几乎不像男人了。

  客观上来,肖妹的自身条件并不是最好。她出生有京郊的山里,父母、兄妹都是农民。自己努力考上大学,第一次却因1。5分之差落选大学本科,她被一所大专业院校录取了,如愿上了一所大专学校的工业企业管理专业。

  大专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一个国营公司。单位同事介绍她认识了丈夫许进。许进和她在同一个公司的不同部门工作,也是山里人自己上学读书出来的。从形象上说,许进几乎令所有的适龄女人心动。在第一次见面后,肖妹便被他吸引。他们认识一年之后也就是1984年,肖妹第一次结婚:和许进这样一个帅哥儿!

  在他们婚前相处的一年时间里,肖妹始终没有想通,许进那么帅气的一个人,要学历有学历,要模样有模样,他会是真的爱上像她这样的女人么?在许进面前,肖妹着实有些不太自信。

  应该说,在这之前,肖妹的生活道路很平常,作为一个女人,在该上学的时候上了学,在该结婚的时候结了婚。婚后的生活也很平常,她很快生了一个儿子。她对自己的家庭生活比较满足。

  肖妹说,如果那个时候的日子就那么过下去,她会跟所有平常人家一样过一种平常的生活。因为在她的性格里,她不是一个有太高要求的人。但是,许进对她的背叛,不仅使得她的生活面目全非,同时彻底改变了她的性格。

  许进和她都在国营单位上班,虽然单位的性质都属于企业,但是那个时候还没有人会去追求个人的所谓发展,他们兢兢业业的做着自己的事。

  许进经常出差,在山西太原,她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比许进大8岁,有家,有孩子。肖妹至今也不明白,许进怎么就看上了那个女人!

  如果许进因为家庭生活太过平常寻求刺激,那么肖妹肯定会原谅他。但是,许进不是。他好像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为了那个女人,他几乎置肖妹和他们共同的家于不顾了:他把家里的钱都给了那个女人。家里没有钱了就去跟朋友借。借钱给那个女人!

  刚开始发现许进有了外遇,肖妹的精神仿佛被人抽走了支撑,她从心里感到乏力。她强打精神坚持上班,尽量不表现。她不想让同事看出来。在肖妹的理念中,家庭的矛盾,她还是坚守着中国传统的“家丑不外扬”的信条。就那么压抑着,一晃几个月过去了。

  在这几个月中,肖妹没有再跟许进同房。不是肖妹的原因,而是许进仍旧忙着他的工作,他还是经常出差,还是老不回家。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倒头便睡,根本不和肖妹招呼。肖妹很是伤心,不是因为生理的需要,而是因为丈夫的冷淡。面对如此的冷淡,任何一个妻子都会暴怒,但是肖妹没有。她压抑着自己,压抑着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渴求。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没有生理要求是不可能的,只是中国女人很不爱表现。多数是因为不好意思,而且我的身体不是很好,所以对那事的要求并不强烈。”肖妹这样对我说。她说她自己是那种相当传统的女人,典型的中国女人,她不会把自己的生理自然需要看得很重,而且客观的说,她的生理要求真的不强烈,只是时间太久没有做了,她感到略微有点烦,尤其是在晚上睡觉前,她觉得没有丈夫在身边心里觉得有点虚空,但并不是那种非有不可。她觉得丈夫的冷淡对她的精神折磨是最大的。其实那个时候,她和丈夫已经有一年多没“夫妻生活”了。

  肖妹想到了离婚。她想,与其这样折磨,还不如干脆离开的好。但是,一想到儿子,她又有点犹豫了。他们的儿子当时还不足2岁,2岁的孩子还什么都不懂,这么小的孩子能否承受父母离异这样的事实,肖妹自己心里没有底。她最担心孩子会因为父母的离异心理产生变异,她很怕孩子不信任她了,会到外边跟着坏孩子学坏,小男孩子在家里没有温暖,享受不到父母亲的爱的时候,很容易自己到外边寻求帮助,万一碰到坏孩子他是相当容易学坏的。她害怕孩子变得玩世不恭。

  离婚的念头就这样闪了一下,很快,肖妹否定了自己。她想,人生不过是那么一回事。丈夫只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女人,和那个女人产生了一段不光彩的关系。那种关系丈夫并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亲眼所见,只是一种猜测。这个时候的肖妹,宁愿相信丈夫所做的一切,真的是自己的猜测,是自己作为女人的一种敏感。她决定原谅丈夫,只要他以后不再继续,不再有别的女人,她还会跟他一起过日子,他们之间有没有爱情并不重要,只要为了孩子,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她愿意牺牲自己。她想,只要丈夫悬崖勒马,她可以不计较他的过去。

  然而丈夫再一次让她跌进了一种无法挽回的状态,她唯一能做的是坚定的跟丈夫离婚。因为她觉得,丈夫连起码的德行都没有,他简直连猪狗都不如。他居然把那个女人带到了肖妹的家里,就在肖妹睡觉的床上!

  于是肖妹向许进提出了离婚。

  令肖妹深感吃惊的是,许进不同意。他居然不同意!肖妹说许进不想离婚的态度非常坚定。这一点肖妹了解许进,一起生活了整整6年,许进的心思肖妹多少能够明白一些。许进爱上的女人比他大8岁,而且对方没有离婚。如果和肖妹离了婚,那个女人也不一定就嫁给许进,尽管许进为那个女人做了那么多事。为了那个女人,许进连家里起码的生活都不管了。许进为那个女人付出了那么多,但是,他不一定会获得同样的回报。许进陷入了情网,那个女人不一定也陷入情网。说不定是为了钱,或者别的什么。

  对于肖妹来说,她并不是一个生性风流的女人,甚至她比一般的女人更保守、更传统。自从结婚的那一天起,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走向离婚。在她意识里,结婚是人生一件非常严肃的大事,就像人的出生一样无法改变。她想,婚姻既然已经成为事实,那么夫妻双方就应当尽全力尽自己的义务和责任。她从来没有把婚姻想得太浪漫,她现实得几乎没有想象。在她的头脑里,婚姻的全部内容就是衣食住行过日子,夫妻双方都要为这个家尽责任。她甚至觉得夫妻恩爱也是一种天经地义的,应该的事。一个本分的女人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离婚的,不管她的丈夫怎么样,肖妹一直这样想。

  然而,许进的行为伤害了肖妹,伤害肖妹并不重要,让肖妹无法容忍的是他伤害了孩子。她觉得丈夫身上任何性质的缺点她都能接受,都能容忍,甚至她准备容忍丈夫的移情别恋。但是恰恰她的丈夫违反了她认为最基本的伦理规则。

  她下了最后的决心跟许进离婚。

  性格上,许进是一个并不太好对付的男人。虽然他自己背叛在前,但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完整,也为了自己的一种虚荣,他想尽办法维持婚姻。在这种情况下肖妹找了一个朋友,请朋友帮忙。

  这位朋友是肖妹和许进共同的朋友。在肖妹一再的请求下,这位朋友找到了许进。

  肖妹和许进协议离了婚,儿子给了许进。

  肖妹对我说,过了几年以后,尤其是到了监狱,她反省自己,她发现自己对许进还是有许多留恋的,许进比较能够善解人意,性格上具有一种男人式的宽容。他惟一的缺点是爱交女人,而且每每动真感情。

  许进和肖妹离婚以后,并没有和他爱上的那个女人结婚。后来他经人介绍又一次结婚,但她“老毛病”一再重犯,搞得他后来的妻子没有别的办法,就是经济上卡他。肖妹在做生意赚了钱之后,也曾接济过许进。当然她是以给孩子的方式来操作的。

  肖妹说,如果她后来的丈夫能够像许进那样开通,能听进别人说的话,能具有一种正常人的思维,正常人的头脑,她肯定不会走到这一步。

  再次结婚,丈夫却先天肾病男性功能彻底丧失

  刚刚离婚时候的绝望,肖妹永远都不想去回忆。

  两年以后,肖妹第二次结婚。这次结婚的时候,她似乎经过了慎重的选择。因为担心两个人的性格合不来,她用了整整一年半的时间进行“考核。”因为她从心里希望这是她的最后一次婚姻。

  丈夫李铁是经朋友介绍认识的。虽然没有轰轰烈烈、如火如荼的激烈爱情,但是她们共同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从道理上来说,她和李铁认识的前提是“谈朋友”,两个人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结婚。所以在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彼此都不由自主的掩饰自己的缺点,尽量表现优点,这是每一对以恋爱为目的的男女都极力做的事。

  对于丈夫李铁,虽然不能说了解的太深,但是彼此也相处了一年多以后才结婚的。李铁也是山里人,和许进一样,自己上学出来工作,他的家里人还都在山里。婚后的生活,虽然不像第一次婚姻那么清纯,但是双方的感觉也不错。李铁和肖妹在同一个公司的不同部门上班,李铁后来因为和人打架,被单位开除了。

  被开除之后,李铁没有太稳定的工作,那个时候国家的改革开放已经完全放开了,肖妹想,她一个人在单位当会计,那几百块钱的收入实在不够家用,她决定辞职下海,自己办一个公司。

  因为肖妹本身是学工业企业管理的,加上她上班以后一直在单位当会计。在平常的业务工作中,她也有意无意的学习了一些经营知识,她开了一个与原单位同类业务的公司。丈夫李铁也便跟她一块干。

  肖妹说,虽然这次婚姻非常失败,但是,她并不后悔。当初结婚是她自己选择的,没有别人逼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愿的。而且在结婚以后,有三、四年的时间生活状况还是比较好的,只是在他得了病之后,家庭关系开始出现危机。

  1995年,李铁得了肝胆管结石。这个病最让人痛苦的是,吃不下饭,经常呕吐。李铁的弟弟给哥哥在北京某大医院联系治疗,医院说手术及治疗的费用大约需要30万元左右。李铁跟肖妹商量此事,肖妹没有犹豫,当时就说:“只要能治好你的病,花多少钱都行。”于是李铁住进了医院,准备手术。

  如果那次手术能成,李铁的病得以治好,那么他们夫妻俩的生活至少可以维持一种相安无事的状态。因为李铁的变态是因为疾病引起的,不是天生的。

  不幸的是,医生在给李铁做手术前的检查时发现,他的结石正好长在了肝管的里边,手术无法企及,原定手术方案作废!医院决定对李铁继续实施保守治疗。

  李铁对这次手术寄予的希望,不言自明。医生的决定对李铁的打击,几乎使这个男人失去理智。因为这几乎等于宣告他的病没有办法治好,只能坐以待毙!

  这个时候的李铁是多么希望有一个亲人的在身边,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妻子能够给他力量,和帮助他一起共度难关。但是,即便是在医院里医生把那残酷的结果告诉患者家属时,肖妹也不在现场。李铁住院,她给他派了车,派了人,但是,她没有放下工作去医院,哪怕是看一眼,说一句关心他的话。医生把李铁的情况告诉了他的哥哥,但是哥哥不能为李铁的生命健康做主。他打电话找肖妹,肖妹正忙于生意,她对哥哥说:“有什么事你就跟李铁商量着办吧,需要钱的时候跟我联系。”

  肖妹以为,在李铁身上,她给他足够的钱就可以了,作为夫妻,她根本没有想过,或者说她没有时间想一想病中的李铁最需要什么!

  得知自己的病连手术也做不成了,李铁当时的心沉到生活的最低谷。表面上他回到家,继续操持家务,而实际上他的心理已经开始慢慢的走向变异。

  每天大量的服用药物,使得身体本来就不甚强壮的李铁更加衰弱。整天到处求医问药,病情却不见好转,李铁的情绪越发烦躁,一种对失去健康乃至生命的恐惧折磨着他。

  性格上,李铁是一个不太男人的男人。他天生的小心眼儿,做事注重细节,心胸狭窄。所以,他对自己的病根本做不到坦然面对。离开医院的日子,他几乎生活在一种对失去生命的恐惧中,他想说不定哪一天他就死了,临近死亡了他都,肖妹却依然视而不见!肖妹是她的妻子啊!李铁想。他的心理怎样去求得平衡,没有人能够了解。那种情况下,肖妹依然忙着她的生意,她甚至都没有认真问一下李铁的病情,她根本不关心李铁的手术为什么不能做?她的病究竟严重到了怎样的程度?……,……

  李铁的孤独无助和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在他被害之后,肖妹才意识到的。在他的家里,除了一个未满成年,需要别人照顾的儿子,还有他那当农民的父亲。父亲一辈子在山里,不认识一个字,他只知道自己有个好儿媳,挣了钱把他从山里接出来,过上了好日子。所以,当儿子和媳妇产生矛盾的时候,他从来都是站在媳妇的立场去教训儿子。不能说父亲不关心儿子的身体,可是一位年近70岁的农民老父亲能够给予李铁怎样的帮助?他甚至不懂李铁患的什么病?更不知道李铁生命所面临的威胁!

  肖妹生意的火暴,曾经引起李铁的猜疑。他以为,肖妹每天在外边忙碌,一天到晚不着家,尤其是在他已经严重到生命难保的时候,她都顾不上看他一眼,连起码的人与人之间的关心都没有,更谈不上夫妻体贴了。可肖妹本人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不懂事理的人。如此冷漠的态度,李铁想她的身边肯定是有了别的男人,他不相信肖妹一个女人,在生意上会是那么顺利。因为,肖妹以前并没有做过生意,她的家里人也都是农民,没有人帮她,她怎么能那么快的就挣了那么多钱?更让他猜疑的是,作为妻子,肖妹和他生活了那么多年,在他的病日益严重的时候,肖妹却不闻不问。如果外边没有别的男人,肖妹怎么能做到那么冰冷?他相信肖妹是有了别的寄托,不然每天忙于工作,忙于生意,回到家以后她对他怎么能够没有一点兴趣?哪怕摸一摸,抱一抱!她连碰他一下的情绪都没有。每当李铁主动想安抚一下她,给她一点温暖的时候,她却表现的那样不屑一顾,甚至很反感?肖妹之所以在肉体上没有了要求,李铁相信她是有了寄托的对象!

  肖妹感觉到了李铁的猜疑,她坦率地对他说:“我现在没有,将来也不可能有。”

  李铁表示不相信,肖妹耐心的告诉他:“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我想你就别硬撑自己来满足我。我在那方面本来就没有太高的欲望,你就别太难为自己了。我是怕把你累着!”

  肖妹对我说,她当时对李铁说的那些话真是发自内心的。对她来说,第一次婚姻之所以失败,就是因为对方有了第三者,那次婚姻对肖妹的打击她永远无法忘记,那种欲死不能的心情,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所以她非常憎恨第三者,她接受不了拆散别人家庭的人,她自己永远不可能做那种在她看来伤天害理的事。她不可能因为自己的行为去拆散别人的家庭,而对自己现有的家庭,虽然生活中她有太多的不满和缺陷,没有性爱的婚姻很痛苦,但是只要她在婚姻状态一天,那么她就不可能因为这样的事去伤害自己的丈夫!

  虽然没有性爱的婚姻是痛苦的,但是曾经在婚姻上受到过挫折的肖妹还是比较珍惜她和李铁的结合。

  那个时候肖妹的生意非常红火,产品价格飘忽不定,商机频频出现。家庭生活的不满足,使得肖妹把全部心思放在生意上。肖妹说,李铁虽然和她一起干,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帮助过她,反倒经常给她找一些麻烦。慢慢的,李铁的身体垮了。以至于不能坚持上班了,于是他称病在家。时间久了李铁的心里又生出了不平衡。

  一个女人在外边奔波,在家里却得不到一点儿关爱。肖妹的心里也不平衡。

  由于工作太忙,肖妹雇了一个小保姆料理家务。李铁说,我待在家里做家务,小保姆就不要用了,于是他们辞掉了小保姆。李铁不上班的时候,肖妹每个月给他两千块钱的生活费。辞了小保姆之后,李铁说家务都由他来做了,肖妹应该再把原来付保姆的钱给他,于是,肖妹又给他加了四百块钱。在她的心里,自己每天在外边忙生意,每个月给李铁这么多钱应该是足够他用的了,她觉得李铁不应该再对她不满意了。到哪去找这样的妻子,家里家外,养家糊口的事情全干了!她没有想到,她给予李铁的并不是作为男人、丈夫的李铁最需要的。

  丈夫的病变导致心理变态进而对她性虐待

  从身体上来说,虽然丈夫的男性功能基本丧失,但是其他正常的生活能力他还有,做家务,照顾孩子全都没有问题,但是,当时心里已经有些变态的李铁仿佛故意找肖妹的麻烦,他不做家务。或者只做他和孩子两个人的,肖妹一身疲惫回到家,常常是一口热饭也没有,不得已她再次提出离婚。

  李铁的病不见好转,严重影响了他的性功能。慢慢的他开始变态。当时肖妹只有三十多岁,从正常的生理上来说她也是需要的。而李铁每每硬撑着张罗,可等肖妹有了情绪他自己又不行。越不行越张罗,肖妹为此非常痛苦,两人为此经常吵架。于是,她向李铁提出了离婚。

  她对李铁说:“不行咱们就分开过吧。我给你10万块钱,再给你一套房子,孩子跟我,由我照顾,你什么都不用管。”

  李铁当即表示不愿意。

  这个时候,肖妹和李铁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六年,他们的儿子已经五岁。

  肖妹对我说,之所以想到要跟李铁离婚,最主要的是,她觉得李铁作为一个男人整天待在家里,什么也不干,既不能养家糊口,又不能给她任何性质的帮助,还整天闹事找她麻烦,她很厌倦。第二,李铁跟她对着干,找她许多麻烦。他曾经在她的公司干过,回到家里之后,他曾经三天两头到税务工商部门举报肖妹,虽然肖妹并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但是被职能部门查来查去,很影响她公司的声誉。她觉得李铁做的那些事,全然没有了一点夫妻情份,只是为了把她搞垮,他是在故意害她。

  肖妹曾经试图给李铁买了一个双排座汽车,让他帮助公司拉货,各个环节肖妹都给李铁铺垫好了,但是李铁就是不好好干,很好的生意他不好好做,结果把客户都失去了。依肖妹的准则,做生意也要实事求是,不能搞欺骗,但是李铁偏不。他故意得罪顾客,为的是毁坏肖妹。一个男人,没有能力干自己的事业,又不好好协助老婆做,肖妹觉得这样的人就不是一个好男人。她认为,一个男人,可以没有自己的事业,因为每个人的机遇不同,当男人的机会不如女人好的时候,他就应该既退到二线,帮助妻子照顾好家和孩子,让在前线拚搏的妻子没有后顾之忧。

  两方面都做不到,肖妹开始和李铁吵架。

  肖妹说,如果当时她意识到李铁的心理变态,她肯定不会那样跟他吵的。可那个时候她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那时候,两人只要吵架,肖妹的衣服和所有家务,李铁便什么也不管,做饭只做他和孩子两个人的,肖妹的衣服也不给洗,最让肖妹忍受不了的是,她回到家的时候,李铁连热水也不烧。肖妹的脾气也不好,面对李铁的所作所为,她想到了离婚。

  从心里说,因为曾经离过一次婚,虽然这第二次婚姻也不美满,但是肖妹还是希望能够维持。她想,对于李铁自己可以忍让,哪怕是表面的,她都愿意,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子再没有父亲或者母亲。她希望孩子能够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但是李铁的行为实在让她无法再继续下去。

  她提出离婚之后,李铁的变态表现的越发变本加厉了。

  此时,李铁身体上的疾病也日益加重,每天大量服用药物致使他无法正常进食,各种药物混杂在一起的毒副作用,把他的身体彻底搞垮了。一个身高1米74的大男人,体重只剩下一百零几斤。

  肉体的变态导致了心理的变态,李铁开始变着法的报复肖妹。

  李铁的变态,肖妹并没有太过在意。两人的关系到了一种冷战状态。白天,李铁依然操持着家务,依然只做他和孩子两个人的事: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服,所有的事都只做他和孩子两个人。晚上肖妹回来问:“没饭了?”他回答:“你不是在外边吃了吗!”肖妹想:“就这样吧,你不给我留饭,我就吃方便面,方便面也没有了,我就什么也不吃!”如果只限于生活上拒绝照顾,肖妹一辈子也不会向李铁提出离婚,更不会对他下毒手。他对她非人的性虐待,让肖妹忍无可忍。

  由于心理上的需要生理上又达不到,李铁原本不太自信的心扭曲的让人无法相信。“我活不长了,也不能让你活的那么自在。”李铁不止一次的这样对肖妹说。

  在第一次提出离婚之前,带着一种侥幸心理,肖妹曾经把她和李铁的事跟李铁的父亲和姐姐说了,她试图让他的亲人劝劝他,并告诉他她是没有外心的。为了孩子和一个完整的家,她不会轻易离开他。但是李铁当时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他到了一种穷凶极恶的状态,她利用夜里的时间折磨肖妹,他假做温柔把肖妹骗到他自己的床上,嘴里说着:“对不起你肖妹,我这个东西不能用了,我会用别的办法伺候你。”刚开始,肖妹真的以为李铁变了,为自己不能尽一个丈夫的职能后悔了。尤其是第一次李铁用嘴亲她的下部的时候,她感动的都哭了。但是,当她还没有从感动的情绪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李铁却使劲咬住了她。剧烈的疼痛……。肖妹哭着求李铁:“放过我吧!放过我吧!……,……。”她不敢放大声音,她怕家里的老人、孩子和街坊四邻听见。那之后,几乎每天夜里,李铁都要把肖妹折磨得死去活来,折磨的她筋疲力尽。在肖妹呻吟的乞求中,李铁仿佛找到了自己的快乐。看到肖妹的痛苦状态,他像是体验到了一种快感。

  肖妹害怕夜。因为家里有孩子,还有老人。她怕她和李铁的矛盾影响家人的生活,她更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和李铁之所以打打闹闹是因为床上的事。

  孩子太小了。那些事如何让她说出口!然而孩子还是知道了。

  那天,肖妹有事回来晚了,她回到家里时,所有人都睡了。李铁也在床上躺着。她轻轻的上了楼,没有洗漱就上了床。她发现李铁并没有睡着。

  “你还知道回来啊!”李铁的话把肖妹吓了一跳。

  “我有事,不是跟你说了嘛!”肖妹说,尽力压制着自己的火气。

  “你说什么了?你什么事跟我说了?你还知道有个我?”李铁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肖妹知道李铁要找茬闹事,她用平静的声音对李铁说:“你别那么大火气。火气大了对你的身体不好。”

  李铁说:“你巴不得我赶快死了,你还知道我的身体不好?”

  ……,……

  李铁拿起事先准备好的擀面棍,朝肖妹的阴道捅。肖妹疼得抑制不住大声喊叫。李铁并没有因为肖妹的喊叫而手软,他继续实施暴行,那是肖妹没有见过的凶狠。情急之中,肖妹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肖妹说,那是她和李铁打架最凶的一次,她想,110来了,这事也瞒不住了。李铁也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他不会愿意把自己家里的矛盾让全世界都知道,都知道他作为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的无能,都知道他因为床上的事天天跟老婆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惊动了110。她想李铁会因此有所收敛,因为毕竟是因为他自己无能,因为他自己身体不好而导致今天的结局。她想,李铁为了正常人正常的尊严,也不应该再这样闹下去了。

  然而肖妹又错了,李铁不仅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警察来了,说:“你们家里的矛盾,互相让让就过去了,两口子的事别那么认真。”他们又对李铁说:“你一个男人,凡事让着点,什么都有了。”几分钟之后,110撤离。肖妹和李铁的矛盾由此没有缓解,反倒得以升级。夫妻间的恩怨转变成了仇恨。

  从肖妹的心里,她情急之中打了110,并不是真的想毁坏李铁的名誉。她只是想家里没有人管得了李铁,让警察帮忙劝劝他,让他有所畏惧。

  然而李铁却想,你不是叫了110吗?这回我让你天天叫!并声称:我活不长了,也不能让你活的好。

  后来肖妹了解到,在她和李铁的婚姻中,李铁心里也是有些不平衡的。当初,李铁是个初婚的大小伙子,没有什么明显的缺陷。而肖妹是个离过婚并生过孩子的女人。可是,肖妹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是把所有情况都和盘托出的,并没有对他隐瞒丝毫。李铁也见过肖妹的孩子,他从来也没表现过异议。

  到了监狱以后,肖妹也常常想,自己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是有很多原因的。她不是故意给自己找理由为自己开脱,但是她觉得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事发之前,她打过四、五次的110报警,那几次都是李铁几乎对她下了毒手,可是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当她最后一次拨打110的时候,她是多么希望警察能够真的把他们俩的事当成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而不是家务事!但是,没有。那是她最最绝望的一次。那天李铁一棍子打下去几乎把她打死了。都快出人命了,可警察仍然认为那是他们的家务事。那一时刻她想,也许她所遇到的事是任何法律和组织都无法解决的。但她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找了当地一个具有相当名气的律师。可那个律师也对她说:“你家里的事,即使是离了婚,也很难摆脱困境。如果对方不同意,法院也不会判你离婚的。即使是离了婚,李铁也同样能找到你,找你麻烦。离婚不离婚对你的生活和工作都不会有什么好处。”

  肖妹真的绝望了。难道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她解决这个矛盾吗?

  在道德伦理方面,肖妹一向恪守传统,不越雷池一步。虽然现实的社会风气和她自身的婚姻条件,有时候真的让她感到无所适从,但是,她想,在孩子面前,她要做一个让孩子尊敬的母亲,在家人面前,她应该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在朋友和社会面前,她不能让人议论,她做一切都要堂堂正正,她一向推崇坦坦荡荡。在家乡人的眼里,她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人,生意做得那么火,她不想因为生活上的不检点让人说三道四。而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肖妹一个女人,整天在外面奔波,丈夫在家里,不能给她任何帮助,甚至连孩子都料理不好。她单枪匹马,里里外外。她多么需要一个男人,给她宽慰给她力量,但是,她什么也没有做!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没有欲望,只是她不愿意!

  每天沉于工作,她不给自己留下品味孤独的机会

  某种程度上说,肖妹是以生意的忙碌填补了个人生活的欠缺,这一点李铁不理解。她把自己放置于类似机械的工作状态中,每天除了工作,应付生意,她不给自己留下品味孤独的时间和机会,她的自制力,自律能力比一般的女人都要强。

  如果李铁能像正常人一样接受现实,面对现实。当他和肖妹已经无法沟通交流的时候,李铁能够换一个角度替肖妹想想,那么他们夫妻的关系肯定不会走到无法相处的地步。

  如果李铁能够对肖妹有一点体谅,正视一切,并用一种正常人的正常心态理解肖妹,当肖妹对他忍无可忍提出离婚的时候,能和肖妹好合好散,肖妹是一个做不出太绝情的事的,她会给李铁一个相对比较好的安置。但是,李铁没有,两人几乎到了无法交流、无法沟通的地步。李铁开始仇恨肖妹,并找她麻烦。

  但是肖妹并没有意识到李铁变态那么严重。她一直以为,两个人是夫妻,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生了孩子。如果李铁对她没有感情,但是儿子是他们两人生的,是他们的亲骨肉,他不会对孩子不利,而她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老婆,她不相信他会真的害她!

  然而,李铁却真的做出了一系列让肖妹震惊的事,她不得不对他开始防备。

  肖妹曾以加油站的名义建了一个油库,这个油库在手续上是没有仓储资格的,李铁把这件事举报到了公安局的防火科。因为这事,防火科处罚决定罚款20—-40万。后来肖妹动用了很大的精力,把手续办齐,才得以免受处罚。

  这使肖妹第一次感到李铁跟她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夫妻情份。

  挣到钱之后,肖妹为家里又购买了一套楼房。家里原来有一处平房,都是肖妹花钱李铁找人装修的。李铁装修的时候,用尺子仔细量,他比装修公司要的价钱还要高。肖妹心里明白,但是她没有跟他叫真儿。她以为李铁是怕她将来不给他钱所以才那么做。

  这个时候,她还是没有拿出时间和精力关注一下李铁!

  于是李铁做了许多不合常理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肖妹对李铁说:“你如果不想离婚,咱们就还在一起过。不愿意管我你可以不管,但是只要你管孩子,我也跟着你。一天不离婚,我不会跟你有二心。孩子是咱们两人生的,你的父亲是我接来的,衣食住行所有费用都由我负责,你只管在家里做点你愿意做的事,如果家务事你不愿意做,咱们就再请个保姆。”即便是这样退让,李铁还是不依不挠,最后,他甚至把不满发泄到他的亲生儿子身上。

  1998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李铁说孩子从家里拿钱了,没有经得他的同意,偷偷拿的,他说不能惯孩子这样的毛病,由此对孩子大打出手,打得孩子一天一夜没有回家。肖妹得知,他连对自己亲骨肉的那点爱也丧失了!这加剧了他们夫妻原本紧张危机的关系,家庭关系进一步恶化。

  肖妹说,最让她忍受不了的是,李铁对孩子也不好了。如果他对孩子好点,看在孩子的面上,她也不想再把自己的家给毁了。可是,连最后一点人性也丧失了,肖妹下决心跟他决断。

  肖妹再次向李铁提出了离婚。

  李铁说:“离婚可以,但你上次说的10万块钱不行,我要20万。”

  肖妹没有想到这次李铁这么痛快的同意了。当即她说:“20万就20万。既然这样,你本来也没有什么生活能力,这20万就作为你的基本生活费。如果你治病再需要钱,我可以再给你。我们夫妻一场,好聚好散,你以后如果再遇到难处,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永远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此次谈话之后,李铁离开家。肖妹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也没有再去多问。她想,他既然已经同意离婚,那她就要一次性把钱都给他。十多天的时间,她没有再见李铁回家。这期间,肖妹做好了离婚前的一切准备,她把20万元现金筹集齐备,等待李铁回来拿。

  李铁回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月。这段时间他去了哪里,都干了些什么,肖妹至今也不知道。

  回到家的李铁让肖妹感到震惊。他一进门就铁青着脸对肖妹说:“你给我20万块钱,我会拿出一部他把你毁掉的。”

  肖妹说:“你什么意思?要是不想离我们就不离。不离婚我还跟你一起过。但是你不能做蠢事。”

  李铁说:“离婚不离婚,对你来说都是死路一条”

  肖妹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别离了。你要毁就毁咱们一家!”

  李铁的突然改变,让肖妹感到害怕。她从单位辞职,自己办公司,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实在是不容易。虽然两次的婚姻都不成功,但是事业上的成就也让她多少得到了一种满足。她不想让自己来之不易的事业被毁掉,她更不想让李铁真的做出蠢事,她决定暂时不提离婚的事了。

  李铁还说:“反正你是没有活路了!”

  肖妹说:“既然你这么想,那么咱们就一起毁吧。其实我也活够了!我整天在外边忙碌,原本就是为了这个家。你的父亲年老多病,孩子小又上学,你又没工作,里里外外就累我一个人,我也受够了。”

  那天,肖妹觉得自己真的是走到了极限。两个人的争吵也你言我语互不想让,他们的冲突达到了白热化。

  那次争吵之后的几天,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表示,如往常每次吵完一样,谁都没有主动认错,但也没有再提那天的事,可能他们两个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都要冷静下来仔细的想想。

  又过了几天,李铁去医院检查回到家,肖妹问他:“情况怎么样?”李铁说:“这回我可真的完蛋了。”肖妹这才发现,李铁的脸上脖子上因病已长满了黑斑,嘴唇发紫。

  “实在不行,就再到医院治治去吧。”肖妹关切地说。

  “把这些药吃完再说吧,住院也够呛,我这病看样子是真治不好了。”李铁低声说,样子很绝望。

  “你别这么想。”肖妹安慰他说:“要不咱们再到市里的大医院去找找人。”李铁看着她,表情怪怪的。肖妹说,那一天,她觉得是他们夫妻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交流。她像一个妻子一样真心的关心李铁,李铁对自己的病虽然不抱希望,但是他对肖妹的关怀很敏感,也有点感动。

  肖妹说,虽然她自己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在外边做生意久了,我行我素习惯了,脾气变得非常不好。又一次两人因为琐事又争辩起来,肖妹说她不记得具体因为什么事了,两人又提及了离婚的事。双方都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出口伤害了对方。

  李铁说:“反正我也活不了几天了。但是你也甭想活。”

  肖妹说:“既然这样,那我也不想活了。就大家一起死吧。”想到自己第一次结婚又离了婚,第二次结婚丈夫又什么都干不了,几乎是个废人。她真的觉得自己的生活实在没有什么意思了。

  “你也不是第一次打我了。我受你虐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因为咱俩的事,不知道多少次惊动你们家我们家,连110都惊动了好几次,我真的觉得这样活下去太没劲了。既然这样,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不会计较的。”肖妹赌着气这样对李铁说。

  “我要是杀了你还得偿命,我要花钱雇个人(干掉你)。”李铁这样说。

  在这之前,肖妹虽然在生意场上混了许多年,也算结识了一大帮各色朋友,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利用这些关系解决她和李铁的事,李铁的话反倒提醒了她。

  “你能花钱雇人,我就不能吗?”她对李铁说,同时也对自己说。李铁的话真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提示了肖妹:与其这样半死不活的过下去,不如想个办法自己做个了断。

  那次,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一说就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之后,肖妹真的发现家里的存款少了三万块钱。以前,她对家里的钱很少管理,只要李铁跟她要她就给,要多少给多少,至于李铁拿钱干什么了怎么花了她很少问津。突然发现家里的钱少了,她担心李铁真的到外边去雇人做蠢事。她对李铁说:“我最近生意上现金有点周转不开了,你把家里的钱给我先用一用。”李铁说:“钱已经没有了。”

  “那你拿那么多钱干什么用了?”肖妹第一次在钱上这样问李铁。

  “那你就别管了。”李铁非常强硬。

  “钱是我挣的,我怎么能不管?”肖妹非常恼火。

  因为李铁跟她说过“要雇人”的话,现在李铁又说不出那么一笔钱的去处,肖妹真的担心李铁说得出做得出。她拿起电话找到了李铁的哥哥和姐姐,问他们是不是跟李铁借过钱。家人都说没有借钱。肖妹想,李铁生活中没有朋友,钱除了借给家人亲戚,不可能有别的出处。但是,问了一圈,所有的亲戚都说没有跟李铁借钱,肖妹真的害怕了。

  她再次找李铁,问他钱的去处。李铁却对她说:“你别看你现在生意做的挺好的,我活不了,也不会让你的生意这样好下去的。”肖妹搞不清李铁想干什么,会干什么!而她天生的性格又不会婉转。两个人的矛盾更加激化。

  这个时候,肖妹油库的门卫告诉她,有一个人在油库周围转悠,说要进去看看,门卫没有让他进。根据门卫提供那个人的体貌特征,还有他去油库的时间,肖妹判断是李铁没错。她知道李铁真的是要跟她过不去了。她开始提防李铁。

  与此同时,肖妹从家里搬出来住。她想把油库卖掉,然后带孩子离开李铁,但是一切都很不顺利。在这之前,虽然她和李铁在家里打打闹闹很多年,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至少还是一家人,表面看上去有时候也还是和和气气。最后连这一点面子也撕破了,肖妹下决心结束这个婚姻。

  然而,只要肖妹提起离婚,李铁就住死里打她。没有办法,她开始和李铁分居。

  因为家里唯一空着的房间住着李铁的父亲,肖妹就住在了儿子的房间。分居的第二天夜里,她突然被一股浓烟呛醒了,睁开眼睛一看,她的被子被人点着了,她挣扎着把被除被子拉了出来,那一刹那,她真的害怕了。望着儿子惊恐的眼睛,她的心灰暗到了极点:李铁真的要置她于死地啊!

  出于安全的考虑,肖妹从家里搬出来,她托朋友帮忙租了一间房子,作为暂时的居所。

  此后,不断有朋友提醒肖妹注意李铁,她不断地听到一些传言,说李铁杨言要毁掉她的公司,让她做不成。对于肖妹来说,那么多年跟李铁打打闹闹她都觉得有点疲了,她不怕李铁伤害自己,她担心李铁去伤害她的娘家人。在他们的矛盾激化以后,肖妹几次拨打110,李铁却说:“这回我让你天天去打110!”于是肖妹给自己的娘家人打电话,希望家人帮她劝劝李铁。肖妹的哥嫂来到她家,嫂子流着泪跪着对李铁说:“妹她脾气不好,但是她为这个家整天没有白天黑夜的。不管她说了什么你不要计较,让着她点儿。”李铁却对嫂子说:“你别劝我,没有用。我活不长……”嫂子说:“现在医学水平这么高,技术这么先进,你的病能治好,肯定有希望的。”

  但所有人的话李铁都听不进去。

  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肖妹想到找个人教训一下李铁。肖妹曾经认识一个叫“三儿”的人,她听说这个“三儿”曾犯过事进过监狱,肖妹想,所有能找的人她全都找过了,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李铁更加嚣张。这次她干脆找个人来点硬的。不管怎么说,李铁虽然不讲道理,但他上过学,受过良好的教育,太过流氓的事他也做不出来,让社会上的人吓唬吓唬他或许管用。

  于是肖妹找到了“三儿”,说:“我想让你帮我追帐。如果对方不给,你能不能有一些办法吓唬一下他。”

  “三儿”说:“没有问题,但是办这类的事回扣挺高的。”其实,肖妹的生意上虽然也有人欠她的债,但都是朋友,她根本不可能采取这样的方式去讨债,她只是用这种方式试探一下,教训李铁有没有别的可行的方式。“三儿”的回答让肖妹感到了一线希望。

  过了几天,“三儿”主动找到肖妹。他说:“你上次说的事还办不办,正好这段时间我们有空。”

  肖妹问:“如果要教训一个人,把他胳膊或者腿打折了,需要多少钱?”对方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呀?”肖妹说:“我有一件挺棘手的事。”那人说:“大概需要两、三万块钱吧。”

  “那你不能干吧?是不是需要找别人?”肖妹问。

  “三儿”说:“我当然干不了,但是肯定能找人给你办了。”

  肖妹想,对于李铁,她真是没有了别的办法,如果他残了,没有力量折磨她了,她宁愿养着他。于是,她对那人说:“那你帮我找人吧,把人打伤了,不能自理就行。”“三儿”当即表示没有问题。

  两次见过“三儿”以后,肖妹以为自己真的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她的心里略微感觉有了点儿底。她想:只要找的人吓唬一下李铁,把他的腿和胳膊打折了,让他不能随便打人了,然后她养着他,也不跟他离婚了。那样虽然日子也并不好过,但是至少她不用每天生活在恐惧中,她可以平静的过生活。

  虽然肖妹想到了这个办法,但是她的心里并不踏实。她搞不清楚社会上那些小流氓们做事是否牢靠,可这件事她又不可能跟任何人商量。一个女人,有知识有文化的成功女人,肖妹在跟“三儿”的两次见面之后,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和“三儿”那类人打交道。可万一“三儿”拿了她的钱不给她办事怎么办?她该以怎样的方法去约束“三儿”?肖妹想不出合适的办法,她觉得她对付不了“三儿”。

  按理说,肖妹这些年在生意场上也跟各种人打过交道,不应该算是没有经验,但是,她的生意圈子里,虽然也有的人不那么讲信誉,但是终归大家都做生意,他们还是遵循一定规则的。可是“三儿”是那种社会上的混混儿,肖妹不了解他的做事规则,只是听人说流氓多是讲意气的。

  想来想去好几天,肖妹打不定主意事情该如何继续往下走。最后她有点想放弃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三儿”又给肖妹打来电话。他问肖妹:“什么人让你恨成这样?”

  肖妹说:“既然你问起了,我也就不瞒你了,我跟你说的那个人是我丈夫。他整天打我,我受不了。但是又离不了婚。有的时候打得我浑身是伤,不能出门见人,班我都上不了。”

  “三儿”说:“那你找我还真是找对了,我给你找的人做这事非常有经验,保证让你出了气,他将来又打不了你。”

  就这样,肖妹和“三儿”商量好了,肖妹先付给他4万块钱,事成之后再给一万。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肖妹想象的那么顺利。那人答应肖妹并拿走了肖妹的钱以后,迟迟不动手,肖妹每天晚上还是要挨李铁打。眼看就要过春节了,肖妹催促他们快点行动。

  结果“三儿”对肖妹说:“人我给你找了,但是人家说四万块钱少了点。”肖妹说:“你只要把事情给我办好了,钱多点我不在乎。”于是她又给了“三儿”拿了两万块钱。

  肖妹这个时候对事情的预期发展已经完全没有了把握,隐隐的她有点担心,她不知道事情会出现什么样的结局,也不知道中间会出什么样的差错。她有点后悔。

  果然“三儿”再次找到肖妹,说:“我找的人说,把他弄残了,可是万一将来好了认出我们来怎么办?”

  肖妹说:“你们想办法别让他看到脸啊!”

  “三儿”说:“那比较难。干脆我们把他干掉得了,爽性做干净!”

  肖妹说:“不行,他是我丈夫。你们要是干不了,把钱还给我这事我不办了。”

  “三儿”说:“你不办了,好啊,我去找你丈夫,告诉他你想弄死他。”

  肖妹明白,她真的遇到了流氓了。眼前的局面她已经控制不了了。她担心“三儿”真的会去找李铁。一旦“三儿”找到李铁,事情不堪设想。

  “三儿”好像看出了肖妹的心思,说:“你不用想那么多了,钱你再多拿点儿,我们把事情给你办利落了。”

  ……,……。

  就那样,一次又一次,那个名叫“三儿”的人不断地威胁肖妹,不断地跟肖妹要钱,到案发,肖妹先后共给了“三儿”14万块钱。

  1999年12月11日一大早,肖妹开车带着“三儿”认识了一下自己家的方位和具体门牌号,同时她把新配的一把房门钥匙给了“三儿”,下午忙完生意之后,她回了自己的娘家。

  晚上7点,肖妹家里来了三个不明身份的小伙子,手里拿着各种刀具。

  第二天,也就是12月12日早晨8点40分,李铁的父亲回到家,看见儿子头东脚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个坐垫盖在他的脸上。那满地的鲜血,和儿子冰凉的身躯,把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吓坏了,他拿起电话报了警。

  法医在现场勘查后发现,李铁的身上总共被扎了74刀,死相极其凄惨。

  那天,“三儿”跟肖妹说好了要动手,肖妹放下手里的工作回了娘家。

  肖妹说,李铁的死,是她先找人干的,但是导致最后的结局实际上是有很多因素的。虽然最后“三儿”说要打死他,她点头默许了。但那个时候事情一步一步走的她没有女白领:不堪性虐待我雇凶杀了老公办法控制了。想起李铁每天非人的殴打,再想想“三儿”的无理纠缠,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了结了。

  案子因为有了肖妹提供的线索,几乎没有费什么劲,在案发后24小时之内凶手便被抓获,紧跟着,凶手供认了肖妹幕后指使的所有细节。

  案发后她向警方毫无保留地提供了全部破案线索

  肖妹说,法律没有治她死罪,那就说明法律也同情她,法律本身是公正的。

  案发以后,虽然她没有主动到公安部门自首,但是她自己给公安部门破案提供了最最重要的线索。那些线索除了她没有别人知道,她之所以在案发当天公安部门勘查现场时,就没有保留的把所有线索提供给了侦察员,她当时唯一的想法是,如果案子破了,她坐牢入狱是自己罪有应得。

  第一天进看守所的时候预审员问她:“对这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肖妹说:“我都把事情做成这样了,我没有什么想法了。这是我应有的下场。”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