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少妇:424个男人也无法满足我(zt)

2007年2月14日 | 分类: 女人 (全局), 女人 | 作者: 东边日出西边雨 | 1,760 浏览
字体 -

 

1955年,我出生于一个作风严谨的家庭,在机关大院里长大的我,有豪爽、不羁的性格。我母亲在性观念上是比较守旧的,但对子女很宽容。

我们小时候从不和男孩子讲话,12岁来例假时都不好意思和母亲讲,那天正好我舅妈在我家,我们俩睡一张床,我不知道她怎么发现的,是她告诉了我母亲,当我从母亲手里接过例假带的时候都不知道怎么用。

12岁时有过第一次手淫,好像是对自己的生殖器好奇,对着镜子,摆弄了半天,没有高潮。

14岁时,有个男人抱过我,隔着衣服摸过乳房,一边抱一边用下身拼命地顶我,在我身上蹭,那时什么都不懂,不知他身下鼓鼓的是什么,很害怕,最怕的是怀孕。

一直到1976年,有很多男人追求,但和男人连手都没拉过。

18岁时已经知道喜欢男生了,曾经喜欢过一个比我大5岁的男孩子,我们连手都没拉过。那时只听一个女友说过,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有东西要放到女人身体里,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是什么。

18岁工作了,和单位里的男同事可以说说笑笑了,但从没有过动手动脚。这几年追求我的男人也不少,但都是连手都没碰过,我也很木,以为别人不喜欢我,是我自作多情。1976年和前夫好了以后,很多过去喜欢过我的男人才告诉我,没想到认识我两三年都没得到我,让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男人得到了。当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早说时,他们都说不敢,而且觉得我心里应该明白。可我那时只知道,只要谁碰了我,我就是他的了,觉得我这一生不可能让第二个男人碰我。

1976年,我前夫他们一批从云南兵团回来的知青,进了我们单位,他第一个吻了我,我就觉得我这一辈子都是他的了(纯得好可爱)。那时也真的爱他。父母非常反对这门婚姻,觉得门不当户不对。逆反心理作怪吧,我认定了他。恋爱4年后,家里才承认有这么个人。恋爱2年后,我们同居,5年后结婚

一天,他晚上带了个避孕套到我宿舍来,结束了我做处女的一切,那种撕裂的痛,到现在记忆犹新。

我们一同考上大学,同学3年半。后来我生了儿子。在这以前没有找到高潮的感觉,我也无所谓,一个月做一次在我们来说是很正常的。

生了儿子后不知怎么搞的哺乳期还没过,又怀了一个孩子,怀上这个孩子以后一切都变了,特别想要男人,怀着的3个月真的是躁动的3个月,潜意识里好像是想通过做爱把这个孩子做掉。但他(她)太结实了,3个月后做了流产。但性需求没有随之消退。

后来和单位一个同事好上了,那时俩人上一个班,休息、工作全在一起。但都克制着自己谁也没碰谁。

1985年终于控制不住了,第一次做爱他很怕,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就结束了,第二次到了高潮,第三次就被前夫发现了。当我问前夫为什么和他做爱没有高潮时,他沉默了,他其实早知道自己有性障碍,但没告诉我。他同意离婚,但孩子太小,他想再过几年,我同意了。毕竟我爱过他,他对我太好了。

1987年我们离婚了,留下了一切,他带走儿子。转

其实我想每个女人,不,应该说每个人,包括男人,都不会满足于一生只和一个人发生性关系,只要有合适的人、机遇、时间、地点,我想都会发生外遇。

那只是婚后第一次越轨,在我没嫁给他前(那时已经和他有过性生活),我也和一个男人有过性接触,那是另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和他有过高潮。所以一直并不满足于没有高潮的性生活,怀了第二个孩子后更控制不了,碰到合适的人,当然会走下一步。

1987年我离婚后,国人已经开放多了,那几年离婚率开始上升,离婚时开始有了“性生活不和谐”的提法。

离婚后和也已离婚的同事同居,打打闹闹到1989年底。

我们都是为对方离的婚,他性能力比我老公强点。

他是为我离的婚,我是为还他的情离的婚,他天天和我打打闹闹的就是因为他离婚了,而我还没离,我是最讨厌打女人的男人,这是男人最自卑的表现。我看不起他,根本不会嫁给他。离了婚,就再也不欠他什么了,他也没有再纠缠打人的理由了,所以可以说是为他离的婚,根本就没打算和他结婚,离婚只是为解脱他的纠缠。

在我和第二个男人同居的时候,也从没想过要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但他那狭小的心胸,似乎一再提醒我应该做点什么。每次因为一点没影的事打成一团的时候,我真觉得还不如做了呢,心里的叛逆越来越抬头。那时我就知道我绝不会嫁给他,一旦离开他我一定放纵自己。

1990年终于和他分手了,代价是差点搭上自己的性命。从那以后觉得日子都是捡来的了。如果那时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既然捡回了现在的日子,就要好好享受每一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省得到了蹬腿的那一天才后悔。

1990年开始天天泡舞厅,同时认识了很多男人,那时身边常保持3到4个性伙伴。有时还真动过嫁人的念头,但后来发现都不适合我。

1990年是多事之年,舞伴中第一个和我做爱的是我的邻居男1,我那时刚学跳舞,他和他的同事男2已经是舞场上的皇帝了,先是和他们俩单独做爱,后来和他们同时做过。

第一次和两个男人同时做的是另两个舞伴男3、男4,那时他们27岁。在那以前已经分别和他们单独做过。

他们曾带来过一个离了婚的男5,比我小几个月,我曾一度爱上过他,可越来越发现感觉不好,他那时月收入4000元左右,但对朋友很抠,对我还好,但我看不上这种人。性生活也从没有高潮,到1997年才彻底分手。

在认识这个男人的第二天,又在舞场遇见男6,他从第一眼看见我,就再也没有放过我,舞会散场时他一直追到我家里,我们一起喝了酒,做了爱。他比我小6岁,为我离了婚,追了我6年,1996年我们分手。

1990年四五月吧,又在舞场认识男7,和他做过3次爱。接着认识了他的哥哥男8,比我小2岁,也爱上过几个月,还带他去过我家,但后来发现他是北京有名的赌徒

1990年7、8月份在舞场上认识了男9,他是第一个能把我带到高潮的人,他能不停地做一个小时,那时才知道交合是那么美妙。他同时也会用手、用嘴把我送到高潮,和他在一起每次最少做四五个小时,达到4次以上高潮。

在舞场上认识的大概有十几个,但都是做了不到一两次就拜拜了。

有时真的很累,看着身边走马灯似的男人,就没有一个值得你动情,值得你去深爱的。我不是不懂爱,不懂情,而是把爱和情看的太重了,不敢轻易去碰它,怕我再次为它付出生命。但有时真的很想,很想好好地爱一个人,把他拥在身边,累了就腻在他身上休息,难受了就在他怀里大哭,高兴了就抱着他大笑,需要了就缠在一起疯狂做爱。都说月老把每根红线都牵好了,我的那一头不知道他牵到哪去了呢?

有时又很怕,怕我真的爱上谁,如果真的再有一个家,想想生活中那许许多多的麻烦事,头就大。而且到现在我越来越不知道我能适合什么人,什么人又能适合我。我甚至做不到面对一个男人3个月不腻。已经习惯了不停地换男人,不动情地去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我是不是很无耻?)。我那么随心所欲的性格,谁又能容呢?

有时也很烦,看着那些盯着你流露着贪婪目光的男人。有时也很寂寞,朋友们都有事,没空陪我,说话、做爱都没有对象,用工具解决完性欲时,真想大哭一场,我想要的是活生生的男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想我的心境会慢慢平和的,这几年就比前几年好多了,多数人也知道我不想要家,情爱的故事也少了很多。等老了以后,我会找个条件好点的养老院,可能会把自己的一生慢慢地写出来。

在独身初期,和很多男人都有很长的故事,那时还没下决心独身,还想找个合适的人再建一个家,所以和有些男人还真是很认真地处过。但最后发现他们各有各的毛病,都不适合我。还有的男人从见我第一面起,就要和老婆离婚,娶我。有两个真的离了,一个让我用6年的时间才打发走,他比我小6岁。一个比我小4岁,到现在还没结婚,我只要说声我想结婚了,他马上就会和我登记去,可我知道,我即使结婚,也不会和他。只有两个男人,我知道如果他们离婚,我会嫁给他们。

(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还试图再次走进婚姻?那个小气鬼和赌徒是你离婚后两次试图再婚的尝试吗?后来没有再想过结婚吗?怎么就一点点变得不想结婚了?请在上面的解释之外再补充一些。)

是的,那时还觉得应该有个家,和他们交往比较多也是真的。但后来接触男人多了,发现怎么就没有一个适合我的,都有乱七八糟不同的毛病。可能也是独居惯了,已经容忍不了任何看着不顺眼的男人在我面前晃了,也就是人们说的过“独”了吧。也喜欢看着家里常有着不同的面孔,现在让我下半辈子面对一个不变的面孔,我还真做不到。

这时和单位里的同事也有四五个做过,但感觉都不好,现在虽然大家还常见面,但只有一个偶尔还做,他现在是单位里的头了,我和他做的时候他还是个老百姓。

你和你的邻居也上床?不觉得这样做危险性很大吗?不怕他的家人或其他邻居发现吗?怎么瞒过他们的?

怎么瞒是他们的事呀。我一直有自己独居的房子,什么时候方便来由他们自己掌握。奇怪的是,所有和我有过性关系的男人,他们的老婆几乎都是我的好朋友,对我印象非常好,愿意和我交往,有了好吃的都要给我留着。有些性伙伴是我的牌友,别人叫他玩,门也没有,只有我叫他老婆才放人。我也很奇怪,看来我是个让女人放心的女人,嘻。今天上班路上,还碰到一个和我有过性关系的同事的老婆,也是邻居,她刚买完东西回来,非让我拿她买的小吃。

现在和单位任何同事都没有性关系了,主要是他们没有一个能满足我的性欲。他们之间谈不谈和我的关系不知道,但我和他们的关系我只和你一个人说过,甚至连我现在最好的小情人,我都没有和他说过。

别的单位我不知道,但我们单位的人可能素质较高,多数是大专以上学历,好像关心别人私生活的人并不多,我私生活中的一切,对我在单位的处境,没有任何影响。相反,看得出来,单位同事对我都非常好,他们非常喜欢我??格。

1990年到1995年是疯狂跳舞的几年。到1994年底有一次我仔细想了一下,已经和48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了。

不久后单位扩大了,又来了很多新人。从这年开始,单位里所有我看得上的男人几乎都上过我的床,大概有20多个吧。只有一个能让我到高潮,其他都不行,所以一般都是只有一二次交往。

从1995年到1998年在疯狂搓麻和唱OK,不过我在这两个圈子里的性伙伴很少。在这几年里单位组织过征婚,我是工会的,这项工作由我带头,这时有两个男人从婚介所认识了我

我那时已经没想结婚了,只是为了工作,带个头罢了。和那些应征者只是有一搭无一搭地处处罢了。

和单位同事的性关系,应该说只有我知、他知,当然只要他不到处乱说。现在看来还真没有到处乱说的,都是知识分子,没必要把自己的个人隐私到处乱说,对吧?而且他们比我更不愿意说,因为他们都有家庭。至于评价,别人当然不会对我说,所以我也从未听到过。

1998年初我开始上网,上网前几个月交结的网友基本上都是纯网友关系,那时多数网友都不见面。3个月后和一个网友有了性关系,他是1969年生人。后来他带来过他的一个同学,我们3个人一起做过。

后来大家改用一种聊天软件IRC,结识的人越来越多,有性关系的也随着多了起来,多数人只要知道对方在北京,很容易就能见面,几乎都是马上就约见面地点,见了面感觉不错,再有地方的话,很快就做爱了。我独身一人住,有这个方便条件。

开始上网后就越发不可收拾了,最多的时候一天3个,中午11点到下午2点一个,下午2点到晚6点第二个,晚7点到夜里第三个。只说几个印象深的吧,很多人都是做一次就分手了,这时我才知道中国男人性能力差的是那么多,他们都需要伟哥。

1999年初,在IRC和一个男孩聊上了,他才23,只要看到我上去就找我聊,不断地在小窗里说着挑逗的话。有一天他喝多了,非要到我家来,我答应了。一见面看他那又瘦又小的样,真烦!轰他走又不走,等他腻到我身上开始做的时候,我才知道他相当能干,第一次我们做了4个小时。

还有一个他先由别人介绍去的我的主页,看完后就爱上我了,到处和别人打听怎么能找到我,1966年生人。第一次见面是和几个网友一起,他和那几个网友一起走后,一个人又回来了,我们做了爱,没有高潮,后来我们用手拷做,有过高潮。他哭着喊着要娶我,吓着我了,现在不敢和他来往。

1999年3月左右吧,我去亚洲交友中心登记了,它给我带来八九个性伙伴,有3个到现在还来往。一个是加拿大回来的留学生,37岁了,他的舌头能让人疯狂,每次和他做爱都能到高潮。

一个是金融界的,34岁。他是我碰到的男人中性能力非常杰出的。人其貌不扬,也是又瘦又小,刚见他我根本不想和他做,可看他大老远来了,而且那天也需要,就和他做了。一做才知道他那么棒。

再一个是从日本留学回来的,34岁。在日本一个女人教会了他捆绑性交,和他做是另一种感受。

1998、1999这两年从网上找的性伙伴,至少有45—50人。

2000年初,我去了一个聊天室,是一个网友自己主页上挂着的,那里的人很固定,大家基本上都认识,外地的也到北京来见我们,我们也去过外地见他们。和这里的5个网友有过性交往,3个是外地的,其中有一个是阿G,这是网友中与我发生性关系年龄最大的男人,50岁,但心理和生理年龄都不像,比年轻人还棒。

两个北京的,一个性能力很差,和他只有一次成功的性交,现在我们只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他比我小几个月,叫我姐。另一个48岁了,是个很有风度的成功人士,因太忙,做的不多,感觉一般。

现在我又转到了另一个中年聊天室,这里被人戏称为“黄窝”,想在这里每天找一个性伙伴,都是非常容易的。只要你进去,就有人问你想做爱吗?

在这里4个月了,我大概算了一下,有20多个性伙伴了。但回头做过的只有3个。

我曾经和别人开玩笑说:“我是姜老太(姜太公的老婆,嘻)钓鱼,稳坐岸边,直钩,离水面3尺,鱼都往上蹦,没辙!”虽然有些臭美,但是实话,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为任何我想要的男人动过怎么把他勾上手的心思。该来的总会来的,是你的跑不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足能说明他的需要。看得上的,给他一个回应(眼睛可以告诉他);看不上的,不理他就是了。

男人见了我,不想和我上床的不多,其实不全在长相,我的性格从不招男人讨厌,为人落落大方,谈吐有一定的深度,非常爱玩,不管玩什么,男人能胜过我的不多,所以和我在一起绝不会乏味。

其实就这么说吧,所有我能接触到的男人,只要我要,基本都能成为我的性伙伴,我离婚时的律师、法官;亲戚里有妹夫、表弟,姨夫用手让我到过高潮,我不喜欢他,没有和他做。

我的性伙伴哪个年龄都有,这么说吧,最小的18岁,我根本不想和他做,可他缠得我没办法,第二次做完后就把他轰走了。最大的一个50多的(我们当年做的时候他50多,现在应该有60多了),是我们单位的领导,为了跳出一个不顺心的小单位,我出卖过自己,我早知道他想要我,那时我对自己的处境太不满意了,只好走此下策,只做过2次,都没有高潮。

也就是说从40年代出生的到80年代出生的都有,文化层次都比较高。我的同事基本上没有不是大专以上学历的,网上网友没有学历的也很少,我周围的朋友连会骂人的都很少,嘴中说话从不带脏字。

我接受不了满嘴脏字的人,但有些人做爱时嘴里爱带脏字,那时听着也觉得感觉不好,但能接受,有时还觉得挺刺激。我曾问过他们,你们做爱时那么胡说八道的,平常生活中会不会不小心说出来呢?他们说不会。

三十七八左右好像是男人性观念的分水岭。这个年龄以上的比较老式,做爱方式很老套,性交对他们来讲就像一项任务。多数人不知道女人到性高潮时是什么样,也根本不会想办法去满足女人(90%)。这个年龄以下的多数就比较开放了。性交对他们来说就像一场游戏,可以有各种各样方式(70%)。

有些问题我已经无法准确回答了。有过多少性伙伴?我在1994年底的时候还数得清,那时是48个,以后就数不清了,尤其1998年上网后,就更无法数了。到2000年的时候,100多个是有了,不到200吧。2000年之后玩SM,又有几百,总共也有400人了吧。很多都是做一次,感觉不好,就拜拜了,再也不会有联系。

始终未找到一个各方面让人都满意的伴儿,其实我挺想找一个能和我同居一段时间的人,我怕我越过越独,我觉得我性格有些地方已经改变了,真有一个人老在我面前晃,我还真有点受不了。

关于爱、性、情的态度转

阿G是东北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每天忙得脚巴丫朝天,很少有机会来北京,他前天来电话说准备“十·一”前,也就是24号那个周末争取来一趟,但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成行。他只有每年的年底和年初能轻松一点,那时他可以有机会去澳门赌一把,能去世界各地转转。我觉得和他好像只是一种牵牵挂挂的情,谈不上爱。他是第一个能让我在心理和生理上同时满足的人。当然和谐的性能更好地激发出人的情,我想如果他也和其他男人一样在性上满足不了我的话,我不会那么牵挂他的,可能有过一两次来往也就罢了。

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是惟一的,和任何人都没有过。喜欢的满足不了我,不喜欢的有些倒能满足我。和阿G在一起的这种身心合一的感觉太难找啦。也可能是我太挑。有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男人,他在性生活上能极度满足我,我会爱上他吗?我试过,不行!试到最后,我虽然非常想和他做爱,可一见他,我脸就拉下来了,说不了几句话就轰他走,等他真走了以后,我又会好后悔好后悔。

我这人很挑,对有些人我根本不会全身心地去和他性交。很多男人看我对他们没什么兴趣,他们都是草草做完就走了。所以,性交对我来说也是心情性交。

喜欢:只要不讨厌他(她),可以接受他(她)的谈吐,能够和他(她)海阔天空地神聊,能够玩在一起,有表面的交流,就行了。

情:他不在身边时能想起他来(也就是牵挂),和他有感情上的交流,多数有性生活,但不是非常在意他,知道他和别人也有性关系时不会太在乎。我对已婚男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知道他有家,他不属于我,不是我的东西我要是爱,不就太可怜啦?所以我不会傻到去爱。

爱: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那是刻骨铭心的,觉得对方伤了这份爱的时候,能感觉到心在流血。我之所以这么多年找不到爱的感觉,大概和自己对爱的要求太高有关系。别看我自己在性生活上不那么克制,但我绝不允许我爱的人或爱我的人再有别的性伙伴。我如果不爱他,我可以什么都不在意,但如果我真的爱上了,我不会再去找别的性伙伴,他如果去找别人,也说明他不在意我,那我也不会再爱他了。我不会爱一个不在意我的人!只要爱上了,我就会为这份爱负责,他也同样要为我负责。当然,如果我不再爱他了,或他不再爱我了,这份责任也就可以免了。

我从来就不信爱能够一生一世、海枯石烂,没有一个人能做到,谁也不会适合你一辈子,只能适合一阵子,或一个时期。所以爱应该是有期限的。

我不知道你是否被“情”和“爱”深深地伤过,伤到活不下去的时候?我为它死过!100片利眠灵和80多片其他的药,想都没想就吞下去了。但“阎王爷”看我阳寿未尽,没有收我。可能应该感谢假药吧?我现在的日子是捡来的,当时如果死了,也就没有现在了。我还敢谈“情”?我还敢说 “爱”吗?我目前还不想拿我的生命再下一次赌注。

我是把情和爱看得太重,一旦投入,就把自己的命都一起投入了。我也不是没有得到过爱,而是得到的太多了,多得我都负担不起了。面对一个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生活起来是很累的。我的故事能写一本很厚很厚的书了,经历的太多了,对人生已经看得很透了,后半辈子只想轻轻松多数男人都没有情,换得越频繁越不会有情,多数都是性和谐了才会生情。见一个新的性伙伴时,只能先看他顺不顺眼,做起来才知道会不会有下次,次数多了,有可能生情。和那个其貌不扬、又瘦又小的男人就是这样,原来对他只是性的需求,话都不想和他多说,他来了就做,做了就走。现在有时真的忍不住要夸他。他前几天一来就叫了一声“老婆”,要过去早烦他了,但那天我没说什么,由于性生活的和谐,有点不那么烦他了,在慢慢地接受除了性以外的他。

是否要求情人忠实于自己

你很奇怪我对爱的看法,其实是你还不了解我,我很多性格上的缺陷你看不到。我其实是个很自私、很自我的人,因从小受家人的宠,结婚后受丈夫的宠,在单位受领导和同事的宠。我有时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爱我?一个处处受宠的女人,脾气有多坏、有多自私你应该能想到吧?好吃的、好玩的先想到的是自己,别人也习惯于让着我,我喜欢的东西没人和我争,我想要的东西没人和我抢。我妹妹比我小5岁,但事事让着我,谁见了我们都说她是姐。在这种环境里长大的女人,心态应该是很不好的。

有一次两个网友议论我的时候就说:“谁要是让她爱上,就太惨了!”我才发现他们那么了解我。是的,我会把我爱上的人当成我的私有财产,我不会和任何人分享!你想要别人可以,你找一个,我会找十个,然后我们分手。

和我交往的多数男人都是除了他夫人再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即使有,也不多,而且多数是过去时。在和我交往的时候除了夫人身边就没有别的女人了,我要是知道有,就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他。但他们都知道我身边不只一个男人,他们从没嫌弃过我。

对于自己与性自由的态度

两个人彼此都喜欢对方,相处时间长了,一时控制不了自己,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是很正常的,这几年通奸也不是什么犯罪了。当然,最好不影响各自的家庭。如果影响了,也说明那个家庭本身是不稳定的,一个稳定的家庭应该是任何因素也影响不了的。

真想请方先生做个社会调查,有多少人的婚外恋情(当然是指有越轨行为的)导致了家庭破裂,有多少人并没有影响家庭生活。我相信没有影响家庭生活的是多数。现在大概多数人不会因为一时冲动做了一次出格的事,就一定要拆散各自的家庭重新组合。前几年人们把通奸看成是一种犯罪,现在随着“情人”的非违法化,通奸好像也非违法化了。实际上“通奸”这个词是带有污辱性的,在俩人自觉自愿的情况下发生的性交,用“奸”字来形容是很不适当的。其实只要他(她)的心在你这儿,你管他(她)的性器给谁使用呢?如果他(她)的心不在你这儿了,只是性器归你使用,又有什么意义呢?你接受或强迫他(她)做那种无情无爱的性交,和强奸又有什么区别?当然你是自愿接受或是自愿付出的,但对对方是不是一种心理上的强奸呢?其实人最怕的就是心理上的强奸。强奸,生理上的伤害很容易恢复(当然不包括未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来说生理伤害也是很难恢复的),但心理上的伤害有时是要影响人的一生的。

其实我能想到,你心里也有很多不能和任何人讲的话,谁也不会把自己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有些话根本无法和家人、和同事、和朋友进行交流,这时,网络是你最好的发泄场地。我有时允许别人在聊天室里用小窗口对我胡说八道,就是觉得中国人过得太累了,很多话根本没有地方没有对象倾诉。网既然给我们提供了方便条件,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伤害不到谁,为什么不让他说呢?很多人从此后和我成了好朋友,见了面才知道,网上满嘴脏字的人,多数是非常腼腆的小伙子,有些甚至不敢用正眼看你。

总之,我的处世原则就是:我不去干涉、骚扰、妨碍、破坏任何人的生活;你也不要干涉、骚扰、妨碍、破坏我的生活!至于他自己对自己做什么,对喜欢他的人做什么,只要他施与的对象能接受,也不妨碍别人,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对他的行为去进行什么指责。

现在我选择独身,有时真的很放纵自己,只谈感觉只谈性,谈情和爱太累,而且对自己越来越没信心,不敢对任何人负感情上的责任,有了感觉就上床,做得好就有下次,做得不好就没有下次了。我喜欢和结了婚的男人交往,我决不会破坏他们的家庭,他们的夫人有些还是我很好的朋友,奇怪,我怎么没有觉得愧对她们?是不是因为我从来没想夺走她们的男人?喜欢和他们做爱的原因,一是不会有纠缠,俩人没感觉了,可以随时分手;二是相对起来比较干净,起码有他夫人看着呢。我现在才知道男人的性能力差别那么大。从几分钟到几小时不等,能做几小时的太少了,大多数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女人,难怪很多女人找不到高潮的感觉,是男人根本没有把她们开发出来。我和前夫就是差不多一个月做一次,每次什么感觉都没有呢,全过程就结束了。可我现在,一旦有了高潮体验,几乎天天都想要。我没有和吃过伟哥的男人做过,可我相信,中国至少有70%的男人需要它。

单身有时给人感觉就是情感的乞丐,当一个人在某一方面一无所有的时候,就可以被认为是某一方面的乞丐。但乞丐自有乞丐的自在,富豪也有富豪的难处,世间多情者自知苦衷。家徒四壁时,我连门都不用锁,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会丢,无牵无挂,无所顾忌,不用为了讨对方欢欣而委屈自己;不用为了对方的感受去出卖自己,不用挖空心思去投其所好;什么都不想得到,我什么也不必付出,不买东西我当然不用付钱!不花钱,也不用玩命去挣,何乐而不为呢?芽感情有时会变成包袱,中国人生活得够累了,已快不堪重负了,有些累是无法摆脱的,要生存就必须受的,有些累是自找的。我真佩服那些苦中找甜,苦中找乐,勇于挑重担的朋友(不带一丝挤兑的成分),因为本人绝对没有这个勇气。不是任何人都敢背这个包袱的,很多人采取了逃避的办法,所以量力而行吧!你有那个体力、有那个精力、有那个能力,你当然要当仁不让了,哈哈,我也想找一个有能力把我像“包袱”一样背起来的人,只是我太胖,把人都吓跑了,呜———,好伤心,谁有不受苦就能减肥的高招?请赐教。

我是个生活很随意的女人,不愿意给自己任何压力,想做的事就做,不想做的事从不勉强自己做。

我是个我行我素的女人,从不在乎别人或邻居说我什么,当然他们也不会当着我的面说什么。现在的邻里关系我想你也清楚,“老死不相往来”,单位同事也没必要对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天天议论什么。反正当我的面人人都说羡慕我潇洒自在的生活。

我现在的性行为和性观念,在多数国人眼里还是不容的,我从不卖淫,没从和我发生过性行为的任何男人要过一分钱,我要的只是那种感觉,那种到达高潮时无比兴奋的感觉。我能把情和性很好地分开,能和一个只要看着顺眼(当然我很挑,让我看着顺眼的男人并不多,人家都说男人好色,不知怎么搞的,我也好色,喜欢和帅男人做爱)的男人就上床,真不好意思。网络提供了这种方便,不管你进到任何一个聊天室,都会有男人主动问你:“想做爱吗?”

到现在我已经活了40多年了,尤其是自己生活的10年,碰到过各种形形色色的男人,但真的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真不多。走出情与爱的圈子后,和男人的交往也就只剩下“性”了。这么多年,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对我无情,是我怕,只要发现有动情的,我就快快地逃,嘻!再也不敢招他们了,所以后来我身边几乎都是有家的男人了,和他们在一起很轻松,谁也不会侵犯谁的利益,我要独身,他们要家,共同需要的是“性”。

我只知道我自己适应这种生活,因为我不用负担子女,也不用为另一半负责,我也不想拆散任何人的家庭,不会对社会带来危害,更不会因为妒忌去犯罪。但我并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能做到这些,也就是我不明白这种生活会不会适合大多数人。

我觉得最好的社会制度就是,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当然是不妨碍别人和不给别人带来危害的生活方式,怎么样能过得更顺心更舒心些,就怎么样过下去。对吗?

为什么会讲给方刚听转自

我看过很多你写的社会调查,非常喜欢。我喜欢真实,喜欢简单,喜欢不修饰的人生,更喜欢那种不加任何评论的报道,只报道事实。

我一再说,我之所以说给你听,只是一种发泄,因为很多事情说出来,你能理解我(从书面上看)。

我可不是光想讲给你听,我还想听你的故事,我需要的是交流,是互相的。有空多讲讲你,我想更深地了解你,我不想和一个我一点都理解不了的人交流。我也不喜欢无味的男人,如果只是和一个学者交流学术问题的话,我不会有兴趣的。明白我的意思吗?我需要的是心与心的沟通,需要的是朋友间的交流。

我不管你在做什么工作,做什么调查,我只想要让我能和你继续交流下去的动力。你也清楚我们俩的目的不同,我不敢设想、也没有精力设想今后合作的结果是什么,只知道你赶的机会很好,正好在我不管不顾非常想说的时候,正好在我不管不顾非常想写的时候,正好在我非常需要找一个能理解我的人和他交流的时候,你是撞在这个枪口上那么合适的靶子

我是个很情绪化的人,那一段是我最想写,最想找人倾诉的时间,就那么合适地找到了你,可惜,运气不好,是你最忙的时候。现在再让我写,我真的不知道写什么了,突然觉得面对屏幕,脑中一片空白。

我对性的观念你应该很清楚,让我违着心说什么,是我万万不愿意的,但如果全都说实话,一般人根本接受不了,为什么有很多话我只在信里和你一个人说呢,就是因为我实在没说的地方了。

关于艾滋病

我从来没怕过艾滋病,我也不想去检查,起码我知道我现在没有得它,也没有任何性病。至于将来真的不幸染上了,我想会有当医生的朋友愿意为我实行安乐死的。我已经和你说过,我现在的日子是捡来的,已经多活了很多年了,我知足。我这辈子已经没有白活了,只要我想做的,能做到的事,我都做了,我抓住了我生活的每一天,享受了它,挥霍了它,我没什么好遗憾的。

你对艾滋病那么了解,你会经常去做检查吗?全世界那么多人,有谁因为有过不洁的性生活就去做艾滋检查呢?我知道艾滋病有潜伏期,时间不等??人。没准我现在也是个带菌者,嘻!可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对于没有治愈办法的病,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是的,这样会很不负责的传给别人,那也只好是他为“性”做出了牺牲了,就像我如果被别人传上,也是为“性”做出了牺牲。

人只要活着,就有各种各样得病的机会,怕,又有什么用?得了癌症不一样可怕?还有其他很多莫明其妙的病在等着人们,你防得过来吗?死于别的病的人,也不比死于艾滋的人少呀?你非常小心地过一生,或为了怕艾滋一辈子不做爱,可你能一辈子不吃饭吗?人吃五谷杂粮,能不得病吗?你不死于艾滋,就不会死于别的病了吗?我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我的命没那么值钱,我活得够本了。

是的,对喜欢和信任程度不同的人,我有不同的对待。G和我说过,他和小姐做,那些小姐都是备着套的,你不带,她还要主动给你带上,而且和两个小姐做的时候,每换一个人,她都要主动地重新给你换套。我知道他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但不知为什么,我相信他,而且那是他很多年前的事啦,他说:“早就收山了,只是年轻时荒唐过。”当然我不会全信。怎么说呢,只能说我喜欢他,也不太在意自己的生命,如果真的让他传上了,我会认了,绝对是无悔的,会非常平静地去选择安乐死。

有个聊天室里的男人都是有很多性伙伴的,他们在那里干的就是不停地找女性伙伴。现在我很少在那里找了,我可不敢得病,我要得了性病,传染的面就太大了,为了我,也为了大家,我家常年备有避孕套。  我在很多地方都写过我家就像个大旅馆,或者说是网友俱乐部,常有人在我这里住的呀,很多男朋友都和我没性关系,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说过我对朋友、情人、爱人有很明确的界线,我家里经常有朋友在这里过夜,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是非常正常的。很多朋友都知道,也非常相信我,因为他们都相安无事地在我这里过过夜。

 

分享博文至:

18 条评论

  1. 不好,把我上个留言删除,BLOG就正常了。

    趴趴 [ 评论 @ 2007年2月18日 21:56 # ]
  2. 这是一个古旧的筷子笼,装过象牙筷,也装过快餐一次性筷子,被众多的筷子磨得有一点掉漆.

    路过 [ 评论 @ 2007年2月18日 11:57 # ]
  3. 趴趴猪年快乐!恭喜发财!祝你今年有上上好的运气…………

    HAPPY NEW YEAR!

    东边日出西边雪 [ 评论 @ 2007年2月16日 10:19 # ]
  4. 豬年快樂!恭喜發財!

    Happy New Year! Keong Hi Huat Chai!

    趴趴 [ 评论 @ 2007年2月16日 10:05 # ]
  5. 俺去看看,谁敢骂趴趴呀?

    东边日出西边雪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5:30 # ]
  6. 怎么不再整一篇呀,我要坐沙发.拜早年~~~

    趴趴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3:56 # ]
  7. 我那里有人骂我呢,哈哈,我直接公开他IP

    趴趴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2:54 # ]
  8. 国内可以看到51BLOG.改好了?这样舒服多了哦

    趴趴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2:42 # ]
  9. 我看过美国的一个调查报告,美国男人的平均做爱时间是3分钟。我想你接触过的中国人男人都应超过这个时间,所以应该为中国男人骄傲。

    替天行道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2:25 # ]
  10. 你把QQ留这不管用呀,俺是从加拿大热线转过来的,国内就能看到51的皮儿,这个BLOG,她怕是看不到了,如果你去古狗一下,或许能有些收获吧……..

    424个用过的,有啥吸引力呀?费那劲呢!

    东边日出西边雪 [ 评论 @ 2007年2月15日 11:47 # ]
2 | 1 »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